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念想——一个人的爱情(二)

念想——一个人的爱情(二)

作者:朱珠 2016-02-07 12:4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如果不是赵晓清,和谁结婚不是一样?

柳阳的人生

当时的柳阳还不知道什么是生活,生活就是永远都是充满了变数,一觉醒来,你永远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你,而踏出校门的那一刻起,生活就已不再是你想象的样子了。

他们那一届,毕业已经不包分配了,要怎么样的开始,各凭本事,或者说各凭家长的本事,柳阳开始并没有担心过这个问题,他父亲属于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富起来那一拨,其实也不算多富,只是比起当时拿工资的人来说,要好一些。后来柳阳回看这一拨人的时候,才发现,这一拨人起来得快,坠落也是相当的快,有的甚至是经历了简单的辉煌后,沉沦得更惨。

因为这一拨人吧,大部分都是在改革开放前生活在底层,经历了太多生活的困窘和冷暖,比如有些是待业青年,有些是没有正式工作而四处打零工为生的人,大多没有太多的知识,借着改革的政策,成为了个体户,财富在急剧地增加,“万元户”纷纷涌现,而与之匹配的精神上的富裕和对财富的掌握和运用能力却空乏得可怜。柳阳就曾亲眼见过邻居的一个叔叔,之前就是在景区给游人照照相来维持生活,改革开放后,开了个小卖部,然后越做越大,商品房政策出来后,成为第一批买房的那拨人。的一开始就买了好几套。后来花天酒地,甚至吸毒,最后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在这一拨人里,那些有智慧、有知识的人却坚定了站在了顶峰,成了知名企业家,不过这也是极少数了。

而当时对于年轻的柳阳来说,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么多,也没有想到过,人在生活的大流中,有时真是身不由己的。他也没料到他的父亲也成为了那一拨人中沉沦的一个。

毕业回来后,父亲已经给他联系好了单位,就在家附近一个国企工厂里的办公室做秘书,虽然是合同工,但还是有很大的机会转正的。柳阳记得,工资是每月180元,在当时也算是比较普遍的工资了。第一天上班时,柳阳穿着崭新的夹克,对着镜子说:赵晓清,等着我,我会好好工作,说不定两年后我会当个办公室主任什么的呢。

带着这样的目标,在那种一杯茶一张报纸为常态的办公室氛围里,来了个热情、勤快、谦虚的小伙子,自然很多工作就落在了他的头上,端茶倒水,拖地搽桌子,接待各种单位到厂里办事的人,到各部门、车间送通知、文件,等等,大家都喜欢叫他去做,柳阳也很乐意,在其他部门时也都会和别人聊上一会,别的部门有事叫他跑跑腿,他也一概包下,一点也不计较。不到三个月,厂里上上下下都知道有这样一个勤快的小伙子,也很好使唤,所以有时哪怕私事也会叫他去办,比如供销科长要开会让他去学校帮接下孩子啊,采购科长让他陪着丈母娘去医院检查身体啊,甚至食堂的李大爷看到他也会招呼他:“小柳,来帮我把这袋米背进去。”同时,那些来厂里办事的人也宁愿先找这个比较好说话的小伙子先打听下情况,牵个线啥的。

就这样,柳阳初期的工作还是比较愉快的,就算有些小小的别扭,他只要想想赵晓清就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了。好好工作,争取早日转正,这样去见赵晓清的时候,会更有能力对她好的。

在这期间,柳阳经常联系以前的同学,打听赵晓清的情况,只是赵晓清似乎和大部分同学都没联系。后来柳阳总算是知道了赵晓清的大概情况。赵晓清的家离柳阳那里不远,毕业回家后,去了土产公司上班,听说岗位不怎么好,就在门市,不过好歹是正式工。但是好像她和那个男孩还没有分手,那个男孩毕业后留在了省城,进了一个不错的单位。这就是柳阳知道的赵晓清的所有情况了,他知道了那个土产公司门市的地址,但是柳阳克制着自己不去见赵晓清,其实也是不敢去,自己跟她说的两年啊,而且自己还没准备好呢。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心里每天和赵晓清对话。

在以后的岁月,柳阳常常怀念自己刚工作的那种单纯的热情,对未来充满着希望。充满着希望的日子真好!

但是生活就是如此,灭顶之灾的来临也不过就是一瞬间,谁也料不到。柳阳永远忘不了,那是他工作的第一个冬天,接近年关了,他像平常一样下班回家,走到家门口,没有像往常一样有妈妈做饭的香味,也没有那两个还在读书的弟弟在院里打闹,家里的门却打开着,隐约传出来嘈杂的声音,他觉得有些奇怪,赶紧加快脚步进了家。

眼前的一幕让柳阳愣住了,父亲坐在沙发上低头抽烟,母亲在一旁低声哭泣,两个弟弟在墙角惊恐地看着,屋里或坐或站的有7、8个人,柳阳几步走到母亲身边,一边冲着那些人问:“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对着柳阳说:

“你是他大儿子?”

“是。你们是谁?”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念想——一个人的爱情(一)

  

下一篇:曾经年少轻狂

  

本文标题:念想——一个人的爱情(二)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54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