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尼维兰的献礼

尼维兰的献礼

作者:朱岳 2016-02-07 11:00 来源:朱岳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个宁静的黄昏,在王宫庭院中心巨大的狮形喷泉边,年迈的巴萨罗一世入神地读着一本没有名字的古书,从清晨时分起他就开始读这本书了。在书的第一页上

一个宁静的黄昏,在王宫庭院中心巨大的狮形喷泉边,年迈的巴萨罗一世入神地读着一本没有名字的古书,从清晨时分起他就开始读这本书了。在书的第一页上,出现的人物都只有一岁,他们并不是分散在世界各地,而是共同构成一个世界,一岁的国王、一岁的官员、一岁的骑士、一岁的商人……书的第二页,写的是他们两岁时的样子,书的第二页也可被视为一个两岁的世界。全书共一百二十页,在最后二十页里,只有一个人物仍然健在,这位老者独自在夕阳下徘徊,不断追忆往昔,他的回忆逐渐篡改了属于过去的某些细节,从而彻底动摇了前一百页的内容,令其显得模棱两可。这就使得在前面诸页中逝去的人物纷纷活了起来,以另一种面目,幽灵的面目,抵达了全书的尾声。

这次阅读令国王头脑昏乱,他洗了个热水浴。随后,他在浴室中一面铜镜前驻足,透过水蒸气,发觉自己已成老朽。他想,这部偶然发现的书一定是在启示他,选择王位继承人的时候到了。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库鲁特工于心计、多谋善断,但是生性阴郁,残忍好斗。小儿子莫比斯聪颖、仁慈、胆略非凡,他们两个是真正的竞争对手。而二儿子尼维兰身体孱弱,心智也不成熟,他沉默寡言,每天只在王宫的花园中徘徊,观察植物的侧影,倾听夜莺的叫声。他大概更适合当个园丁,而不是国王。

巴萨罗一世暗中想将王位传给小儿子莫比斯,但他又不希望大儿子库鲁特心怀怨恨,于是他模仿童话中的做法,将三位王子召集到身边,让他们去世界各地旅行,一年后,谁能带回最令他满意的礼物,谁就继承王位。次日一早,王子们便遵照国王的旨意出发了。

九个月后,库鲁特返回王宫,他声称无须等到一年期满,他已寻得举世无双的宝物。在国王秘密议事的一间偏殿中,在巴萨罗一世与几位重臣面前,库鲁特从一只锈迹斑驳的铁箱中抱出一块形状不规则的透明晶体。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晶体之中有两支由微型骑士组成的战队。一队骑士身穿绣着白色十字架的黑衣,另一队骑士则穿着绣有黑色十字架的白衣,他们以晶体中的空间为战场,展开厮杀。不过,无论如何厮杀,他们的人数都不会减少,他们战斗的目的似乎只在于展现层出不穷而又精妙绝伦的战法。这些战法令半生戎马的巴萨罗一世看得入迷,他忍不住拍案叫绝,同时暗暗为小儿子担忧。库鲁特告诉人们,这件宝物得自西部沙漠深处一位年迈的隐修者,这位老人曾是圣殿骑士团的创始者之一。

又过了两个月,莫比斯归来,他带回一位纤巧、灵秀的少女,她赤裸双足,一头乌发披散开来,一直垂到地上。她来自遥远的东方古国,莫比斯是在一座深山中遇到她的,当时她正靠在一头老虎背上,为山中的鸟兽念诵奇妙的经文。听过莫比斯的叙述,库鲁特只是嘿嘿冷笑,巴萨罗一世则显出一脸愁容。莫比斯仍然从容自若,他让侍从取来一团丝线,交到少女手中。她以指尖捏住线头,将线团轻轻抖开,丝线随即化作了一缕闪光的金丝。她能点石成金,使水在瞬间结冰,让枯草开出奇丽的花。老国王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位王子带回的礼物无疑将使正处于鼎盛的王国更为富足、强大。于是,都城中敲响了的钟声,人们冒着倾盆大雨在广场上聚集,而后赤脚在街市上唱着圣歌游行,欢庆他们的凯旋,并为国王的健康祈祷。

大部分人已经将二王子尼维兰忘记了,只有老国王和几位大臣还在企盼他的回归,但这完全是为了让选定王储的程序显得公正、完满,不出乱子。

实际上,尼维兰并没想过继承王位的事情,他的旅行轻松自在。他游历了东方许多城市,那些香烟氤氲的寺庙、潮湿曲折的小巷、清幽繁复的亭台,令他流连忘返。要不是侍从时时提醒,他甚至会忘掉此行的使命。在约定的一年期限将满的时候,他才匆匆踏上归途,他从一支前往克里米亚的骆驼商队那里采购了一批名贵的草药作为礼物。而后搭上了一艘返程的客船。在航行途中,货舱进水,尼维兰的草药全都泡了汤。在抵达自己国度的码头后,二王子发现他已经没有礼物可以献给父王了,他空着手上了岸,多少有些担忧,就在码头附近的一家客栈住下来,想看看如何补救。

与此同时,一位猎人在都城外的森林中打猎,意外捕捉到一头似猪非猪,似象非象的动物。这头动物还有一个惊人的特征,就是它长有一双人手。猎人将异兽带入城中,引来人群围观。一位大臣刚好路过,他感到这动物十分蹊跷,便花七枚银币将它买下,带进了王宫。巴萨罗一世召来御前占卜师达伽,要他说出这动物究竟是什么?达伽看了片刻,便告诉国王,这是一头貘,是一种生活在东方密林中的动物,理应不会出现在本地。而后,他注意到貘的前爪是一双人手,感到十分惊异。他拿起貘的“双手”仔细查看上面的掌纹,那掌纹与人的掌纹无异,其中暗含关于命运的提示。这头貘很配合占卜师的举动,它没有挣扎,温顺地坐在地上,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悲悯。

“将有一场灾难降临,它距离我们很近了。”达伽看过貘的掌纹,转过头,神色严峻地对国王说。巴萨罗一世让达伽严守秘密,在选出王位继承人之前,他不允许任何意外事件发生。

在客栈里住了几天之后,尼维兰忽然病倒了。他迅速衰竭下去,但除此之外并无特别的病征。侍从请来各色药剂师、巫医、哲学家,他们对尼维兰的病都说不出所以然,更无法对症下药。侍从不敢将此事告知国王,便悄悄逃跑了。尼维兰躺在旅店房间的病榻上,无人照顾。他虚弱已极,甚至无力呼吸。在一个寒冷的雨夜,他从极度压抑的噩梦中醒来,望着旅店旧书桌上肮脏的烛台,忽然笑了。笑过之后,他平静下来,没等到清晨来临就咽了气。

旅店老板不知道尼维兰是一位王子,他派人将这个死时已成一把枯骨的客人抬到荒郊野地,草草埋葬。没过多久,旅店老板与几名伙计陷入了可怖的病痛,开始是腹股沟、颈部、腋下像在被灼烧,而后皮肤渗出鲜血,汗水和尿液都变成了黑色。他们甚至来不及求医问药就一命呜呼了。紧接着旅店中的其他客人也纷纷病倒,症状相似,疾病迅速蔓延开来,不久,整个王国都陷入了瘟疫带来的恐慌,人们在手舞足蹈的死神的阴影下,疯狂地焚烧着尸体和建筑物,火光将河水照得通红,河面上漂浮着无数腐烂发黑的死猫、死狗。人们逃离家园,东躲西藏,同时将瘟疫传向四面八方。

王宫中,莫比斯带回的少女是首先感染病疫的。那天,在她与一只小鸟对话之后,就委顿在地,虚弱不堪,很快便抽搐着死去。她轻盈的尸身转眼变成了一只僵死的白狐。库鲁特得知此事,欣喜若狂,他要求当众焚烧那具狐狸的尸体,以祛除邪祟。然而,正当他抱出自己的水晶,想欢庆胜利之时,他发现,水晶中的两队骑士已经衰变为一具具细小的骷髅,倒伏在昔日的微缩战场上。

在前所未见的恐慌、混乱中,老国王不得不率领王室成员逃出王宫,他们日夜兼程,一直逃到王国边缘一座高山上的行宫中避难。王后、两位王子和公主们躲藏在行宫的地下迷宫里,他们点燃插在石壁上的火把,围坐在一只大铁笼边,讲起一个个恐怖或者色情的小故事。铁笼中是占卜师达伽和那头来历不明的貘,达伽正受命找出驱散瘟疫的方法。

巴萨罗一世独自登上高山的顶峰,强劲、阴冷的风迎面刮来,在累累山石之间,他眯起昏花的老眼,远眺自己的王国,它正急速地枯萎、溃灭,就像一个团黑色的火焰,在暴雨中熄灭,化为污浊的泡沫。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旧日记

  

下一篇:我可怜的女朋友

  

本文标题:尼维兰的献礼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53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