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曾经的我,哪去了

曾经的我,哪去了

作者:梦青衣 2016-02-07 10:0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突然就愣住了,我从何时变得这么市侩、虚伪、客套了?十年前的我、你在哪里?

亲爱的:请告诉我,我是个什么样的姑娘?

许久没见面的大学同学帮忙改了稿子并发给刊物,当看到白纸黑字的刊物上写着我名字的时候,我开心得不能自己。开心之余大呼感谢,各种感激涕零的话被我说起来顺顺铛铛、信口粘来。同学招架不住,婉言谢绝之余说:我还是喜欢你读书时候初生牛犊不怕虎、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样子!

我突然就愣住了,我从何时变得这么市侩、虚伪、客套了?十年前的我、你在哪里?

为了找到那个我,我看了大学毕业老师和同学的毕业寄语,05年入学、09年毕业实习,他们大概是最了解我的一个大团体。我一页一页地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开始顺着脸颊上的粉底往下滴,泪水沾湿了扉页,变成了一个个晕圈,一段段回忆,一个个活生生的同学们!

在你们眼里:我打抱不平、口无遮拦、说话不经大脑,想到什么说什么、路痴、更多的是热心、是我们中二班的开心果!当然,最多的是眼泪,高兴了要哭、难过了更要哭、感动了要哭、伤心了更得哭。那个时候的我单纯、活泼、可爱、热情、敢爱敢恨、无所畏惧、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毕业后的第一年还是第二年?还是更久的以后?

合上同学录,去洗手间把脸上厚厚的妆容洗掉,镜子里对面人儿的脸上写满了沧桑。即使再多保养,再多的化妆品也回不到那些年。那个时候,不饰粉黛、素面朝天,青春在脸上依然闪光得不得了。

毕业后的第一年,我不顾父母的反对,和同学一起前往广东,在中介机构的帮助下,入职一所小学,学校各式各样的同事,家长,孩子们。我不记得自己摔了多少跟头,给生活中交了多少学费,才长成现在模样。

第一所学校在乡下。初入职,脏活累活抢着干。因为从小妈妈就教育我,女孩子要勤快一点,才不会让人讨厌。每天晚上躺在宿舍里,胳膊因为擦玻璃疼得都抬不起来。可是我想:没关系,这点苦算什么?可是没有人心疼你。他们觉得那是你应该做的,虽然你干的是她们班级的教室卫生。

学校招收住宿类的孩子,有一个留守家庭的中学生和一个男老师同住。我有洁癖,每天都要洗澡,有一天洗澡的时候无意间从厕所的窗户往上看,我看到了坐在围墙上往洗澡间探头探脑的男孩子。当时觉得头都大了,叫了一声,立刻穿上衣服出去找校长反应这件事。校长通知了班主任,他承认了偷窥。

我说要么他走,要么我走?校长不同意,觉得一点小事没必要这么严重,夸张。或许他觉得老师走了好招,而学生的生源紧俏。一个劲地像唐僧一样让我淡定,不要冲动,这不是也没发生什么吗?我气愤地说:你以为无关紧要,你觉得能发生什么?发生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你现在必须要给我一个答复!

后来事情的处理结果出来了,我只拿到我暑假的工资600块,我被辞职了。拿着行李和那薄薄的几张纸币,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个不停。我转身走了,再也不想回来,难道我错了?

我有一个从初中到大学关系挺不错的男同学,在那个天真单纯的几年里,我们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如果现在用一个时髦的词来形容,叫:男闺蜜。

初中三年同班,他读高中时我读大专,又是三年,我经常从学校门口坐1路公交到火车站,再坐12路到终点站去看他。汶川大地震的那天,他牵着我的手随着大批大批的学生往操场跑。我们偶尔会打电话,约周末去哪吃或者玩。这样一直持续到他毕业,到外地读大学。而我继续留在那座城市读大专。

毕业后我去外地上班,他也会打长途电话给我。一次,我们班的数学老师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继续上课,学校短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小学老师,我当时想到了他。他刚毕业,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没过两天他来了,然后我 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普通话。因为高中大学他一直没出过河南,学的专业也是机械类的,不需要练习普通话,他也一直没在意,结果不管我怎么教他,引导他,他都是一口标准的河南方言。

我气得跳脚:你那大学白读啦!怎么普通话都不会说!你怎么和别人交流呢!巴拉巴拉的一顿骂!完全没注意到我同学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这样的话学校根本不会录用,第二天早上他就走了,再也没和我联系过。我也不敢和他说话了。我是不是错了?我应该委婉一点,可是我们不应该有话直说的吗?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已经嫁了,你还未娶?

  

下一篇:我的父亲

  

本文标题:曾经的我,哪去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52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