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情锁般若寺

情锁般若寺

作者:昱峤 2016-02-07 10:0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王爷可回府了吗?他的气可消了?”宁宣在被门里的风吹过之后,瞬间感觉全身脱力,脑子里一片空白。

北京城东有座明朝古寺名为般若寺,山门前寺匾为乾隆御笔亲题。清兵入关后,努尔哈赤的一个儿子瑞亲王曾将此寺改建成自己的府邸。

瑞亲王府建造极为奢华,尤其是正中的大殿,上为重檐歇山顶,铺黄色琉璃瓦,朱红色的檐柱,殿顶与梁架上雕有繁复的盘龙飞凤。其精美不亚于紫禁城。历经几百年后,这里如今破败不堪,四周渐被民居挤占,建国初期又迁入了一所小学,因此地处于南市街,小学取名为南市小学,那美伦美奂的大殿遂成为小学的教室与仓库。在这座大殿内东南角里有个暗门,打开下十级台阶是一间约一百平米的地室,里面堆放着很多闲置的体育器材。

1988年盛夏的一天,10岁的宁宣被老师关到这个地室中罚站。宁宣是南市小学四年级的学生,顽皮好动,因此常常被老师惩罚。凑巧那天下雨,新来的班主任因他上课时频频插嘴,一怒之下将他关在大殿的地室中,让他放学后才能出来。地室的墙上挂着一枚五十瓦的钨丝灯泡,但是对于这么大的面积而言,那点光亮实在是微不足道。

宁宣因为是第一次进到这里来,感觉特别新鲜,完全没有受罚的沮丧,他只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开始兴奋地巡顾四周,当他走到西墙正中一扇紧闭的红漆大门前时,门上一样东西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把非常漂亮的大锁,足球大小黄铜质地,锁档为张着口的虎头,锁身装有五个圆形转轮,转轮上刻着很多汉字。

宁宣在昏暗的灯光下勉强可以看清楚是些并不连贯的字。他好奇地转动着齿轮。那锁的锁扣很长,与门环并不匹配,所以两扇门可以推开约半尺左右的缝隙,为了让锁保持平衡方便转动。宁宣用力地将门推开。厚重的木门在鸦雀无声的地室里发出刺耳的喳喳声,突然,一阵冷风扑面而来,仿佛开启了冷冻室的门。

随后,黑暗中幽幽地传来一把年轻的女音:是谁啊?宁宣吓了一跳,他全没想到里面还有人在,他小心地顺着门缝望去,里面一片漆黑。听声音人好像就站在门后,那声音说不出的甜美:王爷可回府了吗?他的气可消了?宁宣在被门里的风吹过之后,瞬间感觉全身脱力,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怔怔地说:我不认识姓王的老师啊,他教什么的。门内又鸦雀无声,宁宣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地听了听冲着门缝里叫:你是哪个年级的,怎么进去的?那声音略带娇嗲地说:我又不想进来,自然是王爷将我关进来的,你帮我打开这锁吧,我又冷又饿的。宁宣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整件事情的不合情理与门内人奇怪的措辞。

他很听话地转动着锁上的齿轮问:这锁怎么开啊,上面的字都是不连着的。门内的声音中透出些欣喜:你识得这些汉字?我听王爷说过,这锁叫做紫铜虎口五环锁,煞是古怪,必要将锁中汉字对成四句诗词,此锁方能打开,可惜我不识得汉字。宁宣听说开法这样有趣,所有的注意力又都回到了那把锁上,他问:那你记得是哪几句吗?

门内的声音娇柔中带着些慵懒说:怎么不记得,当日,他曾一句一句讲给我听,他还说:但愿从此天下太平,不要因为他要去征战沙场而令我们分离,不要像这锁上的诗句一般,说到此处她叹了口气低声念道: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宁宣似乎没有听懂她说的什么,只觉得听着她的声音心里说不出的舒服,此时只想将锁赶紧打开,好把她放出来,于是按着诗句找字转动齿轮。每当对正确一句诗,铜锁就发出一声清脆的弦音,如同古筝,极为动听。大约过去十分钟的时间,当对到孤蓬万里征的万字时,齿轮突然无法转动,宁宣皱眉说:好像里面有什么卡住了,我得找个东西撬一下。

他正要转身去找,却听见那声音甜甜地说:给你,看这个行吗。在此之前,宁宣的脑子似乎停止了思考,他始终模糊地认为是一个高年级的女同学被一位姓王的老师锁在里面,此时突然看见门缝里缓缓伸出一只乌黑干瘪的手,那涂着蔻丹的指甲足有两寸来长,前端微微卷曲。薄薄的手掌上托着一枚凤头金钗,声音说:用这个撬开。宁宣愣住了,然后思维忽然间清晰起来,他在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回想着她奇怪的言语,他只觉得全身汗毛孔一下子都张开了,猛地站起身后退几步,没命地向殿外逃去。身后一阵阴冷的风紧紧跟随,那把娇柔的女声突然变的尖细刺耳:跑什么,你这小杀才,快回来,快把这锁给我打开。

随后那声音又变的娇柔无助带着哭音: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王爷,我再不与你争执了,你说过两个时辰你就会回来,可你为什么……宁宣一口气跑到殿门口,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力气,竟将朱漆大门推开尺许的缝,小小的身子快速挤了出去。

门外雨已经停了,艳阳高照,他惊魂未定地站在似火的阳光下,心跳如擂鼓。学校里值夜班的曹师傅从他身边经过,看见他嘴唇青紫,身子抖得像秋天的树叶,上去拍着他的肩膀问:小子,不去上课,大太阳地里站着发什么呆?宁宣才从愣怔中醒过来,拉着曹师傅语无伦次地叫:大殿里有鬼,有女鬼。曹师傅是个60多岁的孤身老头,就住在大殿后面小院的一间平房里,平时在学校里做点扫院看门的活,晚上负责巡夜。

般若寺地下有宝,已经传闻多年。解放以来这里几次被盗,但是谁也没有找到什么。也有考古专家来过想进入地室考察,因为无法打开那巨大铜锁而作罢。后来传闻渐成笑谈。此刻,曹师傅仔细地听着宁宣的讲述,忽然间追问道:你看清楚了吗?真是金钗?宁宣表情呆滞地点头。曹师傅眯着眼睛想了想然后掏出纸笔记下了那最后一句诗,便匆匆离开。走开几米忽然折返回来一脸严肃地叮嘱宁宣不要再告诉别人,说自己会向校长汇报的。

宁宣没有敢在学校停留,失魂落魄地跑回家去,他的父亲随后来到学校要求转学。翌日清晨曹师傅被发现猝死于他所住的平房里,死时表情恐怖,手里却握着一只精美的凤头金步摇。他养的鹩哥。当时如同受到惊吓般,不住口地拖长了嗓音叫:鬼啊!鬼啊!那声音语调与曹师傅毫无分别。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淡淡茶香

  

下一篇:我已经嫁了,你还未娶?

  

本文标题:情锁般若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52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