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留守在家乡后,给妻子的一封信

我留守在家乡后,给妻子的一封信

作者:魏立秋 2016-02-07 03:43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如果我的腿脚还好使的话,如果一个月前,我没有在建筑工地里干活,如果我没有从楼上落下来,事情将会不一样了。

亲爱的:

现在,我们的孩子,黑贝,已经饿了三天的肚子。我又给他烧了一碗红薯汤,这三天他都是喝红薯汤过来的。我们父子两个人会在锅里放一些红薯块,煮开了之后红薯盛给他,另外我们会继续喝汤。

后山有一颗樱桃树,这个时候它已经结果了,很大很红。我把它摘了下来,总共有两篮子的樱桃,我真想把它送到远方,会让你收到。可是我的腿脚实在不方便,邮寄点在十公里之外,路途颠簸长途跋涉。我很想一步一步地提着樱桃走到那里,然后花费十块钱,看着包着一小包的樱桃包裹被收走,这时候我会看到你收到包裹的情形。你打开包裹,看到一小包又大又红的樱桃,你知道这是我们家后山上的樱桃树结下来的,然后你会打开来尝尝。我能想象你那快乐的神情。

可是你并不要我这么做,你要我在家好好照顾孩子。黑贝已经上初一了,在离我们家不远的一个集市上。每天早上六点的时候他从家里出发,骑行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这时候应该能赶上上午的第一节课吧。我没有把他送到县城,这将会变得更远,在县城里读书将会增加你的负担。

如果我的腿脚还好使的话,如果一个月前,我没有在建筑工地里干活,如果我没有从楼上落下来,事情将会不一样了。

现在每天晚上我都会从床上醒来,我点着灯坐在床头,看着床头边空空的,就情不自禁落泪了。但我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孩子就睡在不远的地方。他明天一大早还要去上学,不能打扰他休息。

灯光越来越模糊了,我抹掉眼泪,看着自己僵硬又隐隐作痛的腿,就越来越恨自己了,恨自己的无能。这条腿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从一个月前开始,我无法工作,每天还要开销医药费,我们的生活费,还有黑贝上学所需要的费用。我们多年来一块儿积攒的积蓄慢慢地被耗光了。可是我的腿不能不治,生活费不能没有,孩子不能不上学。有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人一块儿坐在床上,在暗淡的灯光下什么也不干,就在那里干坐着,因为睡不着。

你说你要出去找活儿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哭了,很难受。

现在,每天早上孩子吃完饭,站在门口目送孩子骑着自行车向远处驶去之后。我会一步一步地走到送你离开的那个路口,我的腿脚很不灵便,我会走十多分钟到那个路口。站在那个路口向远处看去,我就隐隐约约看到你了,可是永远都看不清。你不断地向这边走过来,可是永远都走不到面前,我总是看不清楚你。如果我走到路另一头的公路边,我会再走一个多小时,以前不,以前只需要半个小时,那时候我腿脚还很健康。

如果我能走到公路边,如果我腿脚灵便,我会看到有可能有你的长途汽车来来回回驶过。一个星期前,我一瘸一拐地穿过麦田地,走到公路边。这花了我整整一个半小时,中途我不得不坐在麦田地边休息,我闻着麦子的味道,这种味道好像它已经熟透了一样。我看着公路的那一边,那边很远,看着回家的方向,那边也很远。

在公路边我看过无数无数趟的长途汽车,这些长途汽车都有可能有你,可是没有一趟汽车看到你下来。

没有一趟看到你背着大包下来,笑着走到我身边。如果你出现的话,你会变成什么样呢?多了几根白头发?多了一条皱纹,长时间的劳累让你的身心疲惫不堪?

我一天一天地等你回来,我甚至认为,就连那拉货的货车上都有可能有你的存在。可是现实总是不如所想。

我们家的孩子是你十月怀胎,小心翼翼地生下的。十多年来你省吃俭用为了这个家,你做过无数无数次的饭,你知道盐的分量,知道织毛衣所需要的针脚,知道孩子的吃喝用的每一个习惯,包括我的。你知道怎么打理菜园,怎么处理播种,知道如何处理日常生活的疑难杂症,知道我的背后什么地方总是有痛痒……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时光摧残的大力神话

  

下一篇:听音石旁的歌声

  

本文标题:我留守在家乡后,给妻子的一封信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49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