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失去

失去

作者:鼓手小姐 2016-02-07 01:00 来源:鼓手小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挤牙膏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高中的往事。那时起得早,洗漱的地方是走廊正中的一个大水池,一次可以站好多人。女孩子们听到早起的闹铃声,慌慌张张就
挤牙膏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高中的往事。

那时起得早,洗漱的地方是走廊正中的一个大水池,一次可以站好多人。女孩子们听到早起的闹铃声,慌慌张张就跑出来了。头发乱蓬蓬的,脸也没洗,有的拿着牙刷还一脸茫然。我每回都站在一个固定的角落,握一个杯子,很认真地挤上一大截牙膏。

是真的一大截,中规中矩,和牙刷齐平。

站在我旁边的是一个本班的女孩子,我们总是在熹光中默默无闻。有一天,她忽然对我说,你为什么每次都挤那么多牙膏?

我听得我愣了一下,转头去看别人的牙刷,好像真的没有一个是那么夸张的。然后她说,牙膏嘛,清洁牙齿的作用,一小点就可以了,多了会伤牙。

她是个非常仔细的女孩子,每次都只挤一点,不多不少,恰恰好。

我又呆了一下,有点犹豫,可是——广告里都是这么挤的啊。

她听后笑了,你也知道那是广告啊。

真的是很小的一件事。

只是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像涂奶酪似的非得给牙刷涂上厚厚一层,才叫刷牙。报纸上偶尔会看到这类提醒,也会想起女孩的名字。可是,我们后来再没有更多的交流。班上的座位总是调动,她在前,我在后。

我在后,她在前,两人说话的机会并不多。高考忙,高三累,似乎也无交谈的闲情。住的寝室又总隔着几间,知心朋友里,也没有这个名字。也就这样渐渐错过了。

在一起的时候,并不以为意。因为高中的时光是那样漫长,三年的青春明亮到足以挥霍。离别,是一件很遥远的事。很远很远,远到那时的我,真的意识不到。

高考后大家一下子全散了,要好的还能约出来聚聚,再要凑成四五十个人,就难了。

再接着,大一,大二,大三,上了大学的人就像是飞出去的鸟,不想归家。有的在西北,有的在东南,有的去了北上广。中国最北和最南的大城市,都有我们的同学,最远的甚至去了国外。

旧时光是梦里用来惦念一番的东西。

那个清晨,渐渐从我生命中褪去。悄无声息地,非常缓慢地,直到我再也想不起来。我和那个女孩也再无联系。

然后,有一天,我在刷牙时忽然想起了那个清晨。我发现,那个清晨竟会是我与她的一个离别。多么突兀,当时的我们一定都不知道吧?明明是每天都会见到的人,明明两三年的岁月看着那么长,一定会再打声招呼的,怎么就会这样离别了?

离别使人痛苦吗?我以为,这种别离是最使人难受的。它发生在你以为未来还很遥远的幻觉中。

它让你忘了要和这个人好好地说声再见。

类似的小事是非常多的。

小学时每天的早饭,一般都是在路上买了走着吃的。我很喜欢一个饭团的摊子,那对夫妇都是非常和蔼的人。

考上了初中后,就再也不走那条路,不过那座大桥了。直到初三的某一天,兴冲冲想起要吃饭团。可那里,早已没有了几年前亲切的早点摊的影子。

大学回来时,知道我爱吃饭团,母亲有时会去买一点。

有以天,她空着手回来。卖饭团的那对爷爷奶奶不见了,她对我说。也许是不卖了吧,我想。

又过了一些天,饭团摊子又重新摆了出来。

母亲买了早点回来,说,今天我去那儿时,只看到老奶奶一个人在卖。我问她爷爷呢。她沉默了一下,说,爷爷前几天走了。

那一点沉默,是突然而来的难过。

失去老伴的她,不知会再摆多久的摊。

平凡的朝夕中,突然的别离,最使人受不住。这样的经历,想必谁都有过。

我初中时的同桌,回了寝室,那时还是上下铺,一起埋在被窝里听王心凌的歌睡着,一起讨论过选择男一还是男二这种严肃的问题。

有一天,她特别害怕地哭了。一开始我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结果她对我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爸爸妈妈有一天会死这个事啊。

我听得莫名其妙。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在美帝生双胞胎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下篇)?

  

下一篇:早春

  

本文标题:失去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47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