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辣椒街传说

辣椒街传说

作者:Maha 2016-02-06 21:00 来源:Maha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男孩大姜出生在盛夏午后的辣椒街上。那一天下着滂沱大雨,天上看不见太阳,空气沉得像是黄昏,大姜的父亲出门去参加“学习会”。独自在家的母亲出嫁前
男孩大姜出生在盛夏午后的辣椒街上。那一天下着滂沱大雨,天上看不见太阳,空气沉得像是黄昏,大姜的父亲出门去参加“学习会”。独自在家的母亲出嫁前是读书人家的小姐,身体文弱,临盆前在婴儿不屈不挠的踢打中痛得几乎昏死过去。屋子里没有点灯,也没有钟表,孕妇只好在一片昏暗中死死抓住床板,通过痛醒的次数来判断时间过去了几分几秒。大姜呱呱坠地那一刻,母亲就全身脱力地昏睡过去了,因此没有看到几乎在这个孩子出生的同时暴雨骤停,窗外天空的一角露出了橘黄色的太阳。

大姜的父亲自从出门以后就没有再回来,一周以后,大姜的母亲平静地用一辆板车送走了父亲的尸体。死亡面前的过度镇静似乎耗尽了她全部精力,导致她再无余力照顾刚刚出生的孩子。多年以后大姜的母亲和老姐妹们坐在大榆树下唠家常,一致认为大姜在那种情况下能活下来是一个奇迹。“当时就看出来这小子有福!”老姐妹们纷纷恭维着她。母亲的脸上也露出满足的笑容,她想,其实她们说得也对着呢,我儿子从小就有福气。

然而,起码是在大姜童年时代,他还跟“福气”二字无缘。他幼年丧父,又加上天生近视,鼻梁上总架着一副厚厚的大方眼镜,不算黑五类的家庭成分,这就是他从知识分子父亲那里继承来的唯一遗物。因为这副眼镜他跑不快,不能像其他男孩子一样练武,打架,尽管他的年纪最大,却没有任何一个“帮会”愿意接受他入伙。偶尔有人带他去打弹弓,偷东西,也会一眼就被人认出来,因此大姜的童年因饱受孤立而沉默寡言,又因为沉默寡言而有了太多的秘密。

 

辣椒街上的居民家家户户都做辣椒。辣椒厂里,工人们把附近村民用牛车和背篓运来的辣椒在大缸里捣碎,加上鸭梨,蒜和糖腌成酱料状的物体,再灌到隔壁玻璃瓶厂里做出的玻璃瓶中封口,用大卡车运输到全国各地。这里的空气总带着一股凛冽的辣味,在盛夏的太阳中烤得人肩膀焦痛。人们的手指总是被辣椒的汁水染成红色,眼睛总是睁不开的样子。就连街头打架的男孩子们都把家里的辣椒偷出来一些做成辣椒水,于是有了不输于木棍,砖头和古巴刀的武器,这让辣椒街的少年在小镇上一直保持着赫赫威名。

只有大姜与这些少年不同,他的灵魂仿佛不属于辣椒街,这并不意味着他的手指不是红色,或者他身上没有辣椒街少年独有的味道。事实上恰好相反,大姜身上的辣椒气味就像被人用辣椒水泼过十几次,尽管他一直很爱整洁。他甚至在前胸口袋里隐秘地藏了一把小梳子用来梳头——他的辣椒气味也来自于那个口袋。他有一枚刻着“樱”字的印章,底部沾满红辣椒做的印泥,这个名字就是他的秘密。

大姜始终相信自己是与众不同的。虽然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但他坚信自己的气质就是源自于他——一种不能在特殊年代公开的气质。他想象自己的父亲会拉小提琴,鼻梁上架着眼镜读书,他就算身处在气味刺鼻的辣椒堆中间,身上的味道也一定清香好闻,跟母亲不同。母亲的性格已经被辣椒街熏坏了,变成了寻常的中年妇女,在国营商店和营业员尖声吵架,因为丢了几毛钱在家门口大哭,哭声惊动了一整条街。“其实这都是我的错。”大姜想。他模模糊糊地记得,就在三四年以前,家境没那么差的时候,他还听到夜晚失眠的母亲在房里低声背诵那篇著名的演讲——“但是,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这块土地我们不能够奉献,不能够圣化,不能够神化。那些曾在这里战斗过的勇士们,活着的和去世的,已经把这块土地圣化了”——诸如此类的他听不太懂的句子。那时的母亲崇高而庄严,大姜觉得她可能是一个大学教授。

大姜开始注意桔樱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一开始以为她的名字是“菊英”,没想到是这两个带着日本气味的字。“听说是鬼子的种哦……”每次菊英走过的时候,街坊间的妇女们总在窃窃地议论,又不免对这个全镇最美的女孩多看两眼。她面颊鲜嫩,喜欢穿红色的连衣裙,梳两条辫子,走在大街上就敢旁若无人地唱歌,毫不畏惧满街钻来钻去的小流氓与戴着红袖章的纠察队。满街的辣椒气味到了她身上不但不让人觉得刺鼻,反而在她周遭的空气中爆裂出一股甜香,那是秋梨和白糖混合的气味,在10月份清淡的秋风中,大姜闻到了这股气味,他有一点晕。

“你有没有听过小提琴声?”他问。

“小提琴?那是什么呀?”

“我也没见过,可能是一种西洋乐器。”

桔樱扁了扁嘴。:“我才没听过哩。怪不得他们说你满脑子资产阶级思想,奢侈腐化。”女孩从他们一起坐着的乒乓球台上跳下来,像一只猫一样地逃走了。大姜有一点失望,他本来以为她会感兴趣,他们可以有更多话题可聊,或者她可以唱歌给他听。他本来猜想女孩的父亲也许真是日本人,也许还是个小提琴手,而桔樱应该懂得音乐和书法,偶尔还能念两句诗。

 

那个下午,大姜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他在辣椒街上没有同类。而另一件他暂时还不明白的事情是:他要恋爱了。

 

那个下午,大姜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他在辣椒街上没有同类。而另一件他暂时还不明白的事情是:他要恋爱了。

 

自从那天关于小提琴的谈话之后,桔樱开始喜欢找大姜聊天。她在满地的红辣椒里给他唱歌,唱《北京的金山上》,唱《天上太阳红彤彤》,唱到工厂里的酱香转了酒香,就带他去工厂的自行车棚里偷车,两个人骑着撬了锁的自行车飞奔上县城郊外的草坡,大姜给桔樱买了五分钱一支的奶油冰棍儿,桔樱在后座咬着冰棍儿,笑得很开心。

“我有一个理想。”大姜说。

“我要开一家牛奶厂,不对,雪糕厂,给你做世界上最好吃的奶油冰棍。

桔樱更紧地搂了一下大姜的腰。她突然摸到大姜的上衣口袋里有硬硬的东西。“这是什么?”桔樱问。

 

“啊,没什么。”大姜说。

 

 直到一个礼拜以后,辣椒街上的居民才发现很久没再看到过大姜,只看到他的母亲,每天清晨和夜晚在城东城西之间来来去去。传言于是渐渐地传了开来,说大姜被纠察队带进了“学习班”,作为资产阶级腐化分子进行劳动改造。“噫,谁能想到一个大小伙子竟然每天都要梳头?”“还有他那枚印章哩,辣椒明明是粮食,他却用来玩乐享受,这还不是资产阶级腐化思想?真是一点不冤。”

桔樱就在这些议论声中穿过街巷,不知为什么,她的手指有一点发烫,只想急匆匆地穿过这条街,走到街尾时她看到了大姜的母亲。那个女人的头上白发又多了,定定地看着桔樱,似乎就在等她走过来,眼神无疑暗示着“就是你害了我的儿子”。桔樱的脸色有一点发白。风把辣椒街里的辣味吹得格外呛人,她竟然无法再移动脚步。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玩意儿

  

下一篇:一个女画家

  

本文标题:辣椒街传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46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