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玩意儿

玩意儿

作者:纪离容 2016-02-06 21:00 来源:纪离容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哕鸾宫里住着位废妃陈桂枝。每天晚上,她都会唱一支曲子。她是这么唱的。“傍晚来,怎不见冤家来到。不搊趣,风儿骤,雨儿又飘。霎时间水溢了街和道
哕鸾宫里住着位废妃陈桂枝。每天晚上,她都会唱一支曲子。她是这么唱的。

“傍晚来,怎不见冤家来到。不搊趣,风儿骤,雨儿又飘。霎时间水溢了街和道。倘阻他在中途里,这般景况最难熬。早知是这样的天光也,不如不约他来了。约了你,恨不得一步儿行到。又谁知半路上风雨相遭。檐儿下躲一回,又怕你的心焦躁,拖泥还带水,跌上十来交。巴得到你的跟前也,你缘何又着恼。千金体,为了我,被旁人嘲笑。就如今,输了雨,你何必要煎熬。总教受苦也难把你的恩来报。况且晴的日子多,落的日子少。但讨得你的真心也,晴也好,落也好”。

据说,陈桂枝就是因为这首曲子,得了恩幸。从宫女成了妃子。不过,这只是支普普通通的民间小调。皇上很快就听腻了,她自然也就失了宠。

可陈桂枝好像有点愚笨,不明白喜新厌旧是人之常情,也不明白这儿离至尊太远了,皇上根本不听见。再说,就算听见了,也只能叫皇上心烦。

她夜夜唱,掐着点儿唱。就掐着头一回遇见皇上的时辰唱。陈桂枝一定是这样想的,只要在这个时辰,配上自个儿婉转悠扬的歌声,皇上一定会再次宠幸她。一定。

所以呐,那些个跟红顶白的宫人在背后偷偷笑她,说陈美人这么蠢,难怪不得宠。哪儿像张贵妃,惯是善体上意,能讨皇上的喜欢。

再刻薄点儿的宫女说,咱们宫里头有了陈美人,可用不着更漏了。听她唱歌儿,就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宫人们口中的张贵妃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张贵妃爱热闹,怕冷清。比如说哕鸾宫这等没活气的地方,她可不愿来。比如说她作寿时,皇上年年都要为她请戏班子来宫里唱戏。她顶爱花团锦簇。件件儿衣裳都是掐金描银,色彩鲜妍的。年轻嘛,再鲜刮的颜色也架得住。张贵妃又颇有些气性。据说她二十二岁那年的寿宴上,有个伶人大概是为了讨好贵妃,上前致语时,念了一句诗“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这就是把她比作杨贵妃的意思了。只见张贵妃面孔一沉,向皇上道了句身子不适,转身就走了。连皇上的面子也给撂了。因此,宫里的人都有点怕她。

有一年冬至,宫宴散后,张贵妃却来了哕鸾宫。不是存心的,只是想找个清净地方走走,醒醒酒。恰好一阵歌声拂过夜晚,悠悠扬扬的,好像一直能飘到月亮上去。

贵妃身边的小丫环急急说道,“嗳,又是陈美人在唱歌呐”。

大宫女庭芝啐了一声儿,道,“好没眼力见儿的东西,还不打发人让她住嘴,没得扫了娘娘的兴”。

张贵妃安安稳稳地坐在鸾辇上,抬了抬衣袖,止住侍女动作。认认真真地听完了一首曲子。

宫人各怀心思,屏住呼吸,都以为她要发作。

谁知她却只是笑了笑说,“痴儿大不了事!”

后来,陈美人死了。大家说她那天是疯了。皇上的御辇偶尔路过哕鸾宫。陈桂枝一下子就冲了过去,不管不顾的,像脱了缰的野马。可她还没能靠近天子身侧,便被侍卫杖毙了。皇上根本不记得她是谁,只当是哪个得了失心疯的宫人。

底下的人笑了一阵儿,说了一阵儿。疯子陈桂枝的故事就渐渐地不大有人提了。

再后来,皇上驾崩了。张贵妃成了张太妃。

太妃没有孩子,又是前朝宠妃。新天子乐得演一出母慈子孝——他的年纪比她还大上两岁——赐了哕鸾宫给她一个人住。

哕鸾宫真是大啊,一眼望不到头。连前头乾清宫的影子都瞧不见。有时候,简直觉着整个宫里只住着她一个人。可哕鸾宫真的是小极了,她这一生要看的能看的景儿全在里面了。

这里的时间好像也与别的地方不同。花儿开得特别慢。树木总也不抽芽。就连一滴雨水从鸳鸯瓦上滴落也需要很久很久。张贵妃,不,张太妃有时往妆镜前一坐,看着镜子里那个竹青色或是藏青色衣衫的女人,总要恍惚许久。然后,才慢慢地想起这个人是自己,想起自己在哕鸾宫才住了三个月。可这三个月呀,好像比从前的三年还长。

哕鸾宫的景色一年到头也差不多。无非是红的花儿、绿的树、一方瓦蓝的天、冷冰冰的石砖地。看着看着就腻了。可张太妃不敢腻。要是看腻了,往后的日子怎么熬呢?她才二十六岁。

这一日的晚上落了好大的雪。纷纷扬扬的,远处宫门门槛半截都埋进了雪里,也不见停下。雪光把外头照得很亮堂。

张太妃坐在窗前,忽然想起从前冬天大宴的时候,她陪着皇上就着雪色喝羊羔酒。“多痛快呐”,她轻轻叹了声。紧接着,那支曲子从她心里飘了出来。张太妃拟着陈桂枝的音调开了口,才只唱了一个字,便觉得难听极了。不唱了。

原来我连唱曲儿都不会呀,她这样想。

然后,前尘往事一点一点地聚拢在心间,她得宠不是因为唱曲,不是因为长得好看,而是因为她善于揣摩皇上的心思。皇上想抬谁捧谁,她先一步夸他的好处。皇上想惩治谁,她“恰巧”知道几桩那个人的丑闻。皇上有什么拿不定的主意,张太妃便清清爽爽地把事情分析透彻,最后让皇上自己说出来。她太聪明了,太知道男人永远不希望女人比自己高明,哪怕事实就是如此。

那时候张太妃多得意啊,因为她觉着自己和宫里别的女人不一样。那些会唱曲会弹琴的女人,不过是个玩意儿。显然,皇上也这么想,所以给了她独一份的恩宠。要什么有什么。穿的戴的,尽是旁人见也没见过的好东西。哪怕是她在宫宴上拂袖而去,皇上也没有生她的气。

不过,现在想来,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她也就只是个玩意儿。比唱曲子的妃嫔能高明到哪里去?不,她好像还不如陈桂枝呐。皇上死了,她什么都没有了,孤零零的一个人,连首曲子都没有。

“好没意思”,张太妃笑笑,吞下了一粒金瓜子。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从现在开始,我们好好相爱吧

  

下一篇:辣椒街传说

  

本文标题:玩意儿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46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