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雪狐

雪狐

作者:陈卷耳 2016-02-06 16:00 来源:陈卷耳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风雪夜从前有一位道者,是月老身边的扶冠童子转世,因错牵红线被月老责罚下凡渡劫,于是道者遍览山河,云游多年,渡尽了种种劫难,到最后唯独
一、风雪夜

从前有一位道者,是月老身边的扶冠童子转世,因错牵红线被月老责罚下凡渡劫,于是道者遍览山河,云游多年,渡尽了种种劫难,到最后唯独剩下缘劫。道者心想缘之一事,由天而生由心而定,只可遇而不可求,因此虽蹉跎多年,却并不心焦。

直到那一年,道者游历到一个最北边的小城,城中百姓因不愿忍受寒冬漫漫而大多搬离,城中日渐残破,仅剩住家三两。

北方冬日天黑得较早,而那一日的天色尤为昏暗,大有黑云压城之势,道者决意早早投宿,便朝着最近一户人家走去,那户人家并未点灯,许是人并不在道者也不可知,方走出三五步,道者脚下一滑,竟摔倒在地,原来地上结了偌大一块冰,直把道者摔得晕头转向,再度抬首,入眼的已不是方才那户人家,这一家的窗户外正透着温暖的烛光,道者心下一动,起身掸了掸青衫,便向着这户人家走去。

方敲了几下,屋内的人似乎就急急来应门,“吱嘎”一声,开门的是一位老妇人,见敲门人是一位道者,目光一黯,却强撑出笑颜说道:“道长好啊,这会儿天已阴下来了,道长可是要借宿?”

道者点头,说道:“正是,不知老人家方不方便?”

老妇人忙道:“方便方便,道长不嫌弃的话,快请进吧。”

道者于木桌旁坐下,屋内虽点着火盆,火烧得却并不旺盛,一旁堆着的木柴所剩不多,道者正忧心是否因老人独居,在这冰天雪地不便拾柴的缘故,却见墙上一把强弓擦拭的十分干净,倒像是常有人用的,又疑说非也。

老妇人端上一壶热水,请道者喝一些暖暖身子,道者见她眉宇间颇有忧色,不免开口问道:“老人家,适才急忙应门,是否正在等待何人呢?”

老妇人道:“不瞒道长,小儿渡河砍柴已快半天光景,看这天色,晚点怕是要有暴风雪,若摆渡人停了船,小儿怕是要回不来了。”

道者闻言温然道:“老人家勿忧,您且为我指路,我往渡口处迎一迎令郎便是。”

老妇人虽觉叨扰不适,由于实在牵挂儿子,仍为道者指去了前往渡口的路。道者行至半途,北城风雪已至,风声呜咽雪片倾覆而下,举目所见不辨来处。等道者顶着风雪来到渡口,船夫已把船拉上了岸,四周也不见有青壮年人的身影。雪势有增无减,幸好渡口旁有间船夫搭的临时小屋,道者只好先行进入躲避,小屋简陋,连门也无法闩紧,只有两张草席,随意散在地上。道者勉强合住门,拥着草席缩在小屋的一角,想等待风雪过去再回返,说不定老妇人的儿子早已还家。天色渐晚,但听得风声低吟呜呜然令人昏沉,道者瑟缩间竟昏昏睡去。

然而在寒冷的风雪中人是不应该睡觉的,因为很容易就会在睡梦间不知不觉的死去。夜半时分,道者直冻得牙关打颤,朦胧间只觉有一件极是温暖的毛氅披在了自己身上,轻软又似乎带着余温的细毛随着呼吸一下一下地扑在脸上,身上一暖,睡梦中也甚觉安详,道者一觉竟睡到天光微亮。

一夜过去风雪既停,晨光透过缝隙照入小屋,道者缓缓睁开眼睛,迎着日光,他看到一个周身赤裸的女子蜷缩在小屋的另一角,那女子满头银发肤色莹白,如雪光夺目,道者既惊又窘,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的竟是一件狐皮大氅。

待道者心思稍定,手中捻起指决,心中已是明了,原来这是一只心地纯善的雪狐,半夜里为怕自己冻死在风雪中,竟将她的皮毛脱下盖在他的身上。如此道者心中感动,看向女子的目光不觉间变得温柔如水,却也不敢仔细端详,只得悄然过去将狐皮归还,不过即便如此,雪狐还是惊醒,此番道者得以细看女子容貌,清隽非常果非人间所有。

雪狐惶然注视着道者,许是因仙妖有别雪狐不敢多做停留,眨眼间已变幻狐身,夺门而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寻找自杀案的凶手

  

下一篇:小时候我们都又萌又美!

  

本文标题:雪狐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44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