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德令哈之殇

德令哈之殇

作者:微甜 2016-02-06 13:59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那一年的四月,德令哈的雨水出奇地多。原本干净的街道被冲刷得愈加干净,街道和广场上原本稀少的行人也愈加稀少。

那一年的四月,德令哈的雨水出奇地多。原本干净的街道被冲刷得愈加干净,街道和广场上原本稀少的行人也愈加稀少。这个寂寥的城市,在很多时候,像是一座空城。隐逸,荒凉,所有美丽而略带伤感的词汇都会合适地被用来给她以形容。

在昆仑路上的小旅馆住着的田殇,每天黄昏都会坐在宽宽的窗台上,点根烟,在烟圈的升腾中,望向西南的方向。远处的清真寺在夜色中渐渐失去轮廓,对面的建筑亮起绿色的霓虹。楼下的马路上偶尔有车呼啸而过。

田殇已经记不起自己流落到这座城市的具体日期,只记得从火车上走下来的时候是凌晨四点。凌晨四点的德令哈火车站寒冷而安静。有开夜车的出租车司机过来搭话,被她生硬地拒绝了。从背包里拿出事先准备的地图,看准方向后她就毫不犹豫地沿着宽阔的公路向市区走去。

找到住的地方,已经近七点。打开房门,看到铺着白色床单的单人床,不待脱下衣服就疲惫地躺了上去。

田殇在梦中又看见自己曾流离过的那些地方,敦煌,喀什,塔尔寺,青海湖,玉树……她第一次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到了自己行走时的表情和心境,顿时觉得无比悲伤,最终在哭泣中醒过来。

躺在床上,田殇望着窗外灰白色的天空和延伸至远方的树木枝桠,忽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这半年来的居无定所,让她在遇见陌生风景,产生新的记忆的同时,也渐渐失去了一些能力,比如与人交谈,还有,时刻保持清醒。在大多数时间里,她问自己的一些问题,所得到的答案都只是空白。

田殇点了根烟,走到窗前。这傍晚时分的德令哈犹如一幅灰蓝色晕染开来的图画。她喜欢看楼下安静的昆仑路,以及远处模糊的清真寺和延绵的山脉。

抽完烟从旅馆走出来的时候,德令哈的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柴达木西路上的小商店里放着辽阔的藏语歌曲。夜风从巴音河的方向吹来,冰冷而湿润。

滨河路的形状出现在田殇的面前时,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这用石块和泥土堆积而成的小路是她想要寻找的。

坐在河边的石阶上,田殇感到从未有过的安然。遗忘曾有过的一切,原来可以如此得容易和简单。

那个夜晚巴音河给田殇带来的一切,直到她离开德令哈的时候,还让她心存感激。在德令哈住着的日子里,每天清晨沿着无人的街道走到巴音河,坐一个上午,或者一整天,已成为她无法更改的习惯。中午,或是晚上回来的时候,去河边一家汉中夫妻开的店里要一碗凉凉的米皮,看着店主调皮的小儿子打闹或欢笑,这样的生活,让她忘记去想归程。这样的生活,若能一直持续下去,算不算作一种,幸福。

那一年的三月,安息辗转流离于西北的各个古寺间。从西安的大兴善寺、慈恩寺,到西宁的塔尔寺,再沿青藏线抵达拉萨。在甘丹寺、哲蚌寺、以及大昭寺、小昭寺的檀香和佛像中感到前所未有的安然和沉静。这些金色光芒笼罩下的温暖角落,终于由地图上的小小标识放大成眼前真实的存在。这种感觉突兀而令人兴奋。

安息在拉萨待了十天。他每日清晨出门,在布达拉宫前的广场上一坐就是一上午,热衷于看那些路过的藏族老阿妈和表情羞赧的小女孩。有时他也会去八廓街,让自己混迹于那些嘈杂的人群,体会来自于内心的强烈的疏离感和类似生存着的幻觉。

在从西安到拉萨几千公里的沉寂路途中,经过平原、高原、河流、戈壁、湖泊……从一个繁盛无比的大城市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城镇再到荒芜绝望的大片高原,安息觉得已经失去了辨别自己生存与否的能力。这场身体行走的流浪,在很多的时候,更像是灵魂的离群索居。

在拉萨的第十天清晨,安息在一家破旧的小书店里读到一首海子的诗。泛黄的书页上印着的繁体字迹散发出寂寥的味道。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故事

  

下一篇:西安旅程故事

  

本文标题:德令哈之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43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