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跟我流浪吗

跟我流浪吗

作者:三七 2016-02-06 11:00 来源:三七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阿猫,这样叫我我兴许会回应你,不,没有人给我取这个名字,我只是一时兴起给自己安了个小名,我不喜欢我的名字,对,没有理由。不知道是遗

阿猫,这样叫我我兴许会回应你,不,没有人给我取这个名字,我只是一时兴起给自己安了个小名,我不喜欢我的名字,对,没有理由。

不知道是遗传还是怎样,骨子里就是一股叛逆味儿,身为一个女孩活得却像个男孩,老妈常说我跟我死去的爸一毛一样,倔强,由着性子来。

可是前不久我在老妈的电脑上发现她一直在和一个男人有邮件来往,我仔细看了看邮件内容,发现自称是我爸。我手停在鼠标上不敢再动,不敢再看其他内容。

但在字里行间我偶然发现了他的住址,我想去找他,这个我只从老妈口中描述出来的一个人。我悄悄收拾好行李,一个大背包一个小斜挎,我戴着我最喜欢的牛仔鸭舌帽,在厨房冰箱上贴了一张纸条,就开始说走就走的旅行。

“老妈,我要出去几天,和朋友去她的故乡玩玩,别担心我,你知道我一直都是这么先斩后奏的节奏的,爱你。”

大太阳晒得我眼睛都睁不开,我随手拦了一辆的士,“去机场,”我跟前面那个谢顶司机丢了一句,我打算先把钱准备好,我在斜挎包伸手一捞,没有钱包,我再掏掏背包,连钱包的屁股都摸不到,我才发现我没带钱包。

“oh shit!”

我赶紧掏了掏裤子口袋,摸到张五十,于是我拍了拍司机的座位,去火车站。去火车站至少给五十还有得找,我不想回家拿钱,我怕撞上老妈,她肯定拖着我一顿暴打。想到这我打了个冷颤,把五十块紧紧攥在手上。

好吧,竟然刚好五十,现在的我身上毫无分文,买得起火车票吗,突然一个念头闯进我草泥马正在奔腾的脑海。

我用手轻轻压低我头上的鸭舌帽,走向专门运货的火车,来来往往的人什么味儿都有,我捂着嘴,一对夫妻在旁边告别着,女方哭得死去活来,男的站在她旁边轻轻拍她的肩膀。

越接近运货火车,来往的人就越少,我想趁没人注意爬上火车上的货柜,刚准备用手抓住上货柜的扶梯,有个穿着工作服的年轻男子在另一头大喊,“小姐,乘客火车在那头。”说完指了指方向,示意我离开。

我点点头,这时运货火车发出呜呜的响声,之后车头烟囱开始冒烟,趁那个工作人员一转身,我浑身解数翻进了一个货柜,把门轻轻一关,把包一放,随意地坐了下来。

这货柜里是空的,仿佛我的心跳声都有着回音,四周黑漆漆,火车开始行驶,呜呜直叫,车轮和铁轨的摩擦声通过这铁皮货柜,显得格外刺耳。

我不知道目的地会是哪,我身上半毛钱也没有,只听到车轮和铁轨碰撞的声音。四周一片漆黑,不过有几条缝隙能让外面的光亮渗透进来,我幻想外面正经过着一棵棵绿油油的大树,还有几只蓝色的小鸟在天上翱翔。

tmd这湿漉漉的是什么。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归梦

  

下一篇:故事咖啡馆

  

本文标题:跟我流浪吗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42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