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外婆

外婆

作者:叶子绿 2016-02-06 05:0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外婆老家在徽州上庄,如果外婆还在,回头翻翻,她是不是也认识村子里出的那个大文豪胡适呢?

外公外婆去世的时候我还是孩子,那时外公七十,外婆七十九,也算高寿了,这也许是在外公的葬礼上外婆没有哭的原因之一吧,另一个原因我猜是外婆见过了太多悲欢离合。

外婆老家离她后来的家大约有几十里地,外婆一生确实坎坷。她的娘家在上庄,原本我想用个假地名代替,怕人家会人肉我,但是一想,我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谁会在喝牛奶时对这牛奶产自哪头牛感兴趣呢。

外婆老家在徽州上庄,如果外婆还在,回头翻翻,她是不是也认识村子里出的那个大文豪胡适呢?

说她老家在上庄,其实她的根在哪我也不知道,她是抱养到上庄的一户人家。

旧时候不都流行这样嘛,结婚后没有尽快生下孩子就得赶紧抱个孩子来,引一引,后面的孩子就来了!

确实,引一引,后面的弟弟就来了,外婆是养女,自然是不得娇惯。幸好她养父母家是开小店的,她不用去田里做农活,多半的时间是在家做家务顺带看自己家小店。

后来她整理屋子和烧菜技术是一流的,我妈和我都没有得到她的遗传,尤其体现在整理屋子这一点。后来表姐会跟我说些旧时的故事,而我总会在脑海里浮想,一个旧时打扮的憨厚姑娘,在小小的店堂里为乡亲们称糖称盐的样子。

姑娘大了要嫁人,嫁的并不是我的外公,定了邻村柯姓村庄有个小伙,很快外婆就嫁过去。

结了婚不久,柯姓小伙背着包袱去了远方大上海,许是做手艺活,许是做学徒、当徽商,无从考究,那柯姓小伙一去就再也没回。

外婆没有再提过那人,她所有的疑问都深深埋在心底。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去世后表姐跟我说的,我傻傻地问表姐:“为什么呢?他到底去哪了?”

表姐不屑地说:“谁知道呢,也许是死了,也许是发达了另外讨老婆了吧!”不怪姐姐冷淡对待,因为那人跟我们都没有关系,唯一跟他有关系的是我的大姨。

丈夫外出时外婆已经怀了我大姨,一直到她生下孩子,丈夫都没有任何消息。日子的艰难是我们生长在新时代的人无法想象的,外婆裹了小脚,旧时都这样,不然就当大脚婆,那是嫁不出去的。

后来不提倡裹小脚了,外婆自然做不了重活,好在她做得一手好家务,于是带着大姨,做塌粿(徽州一种面食,有馅的饼子)、卖塌粿糊口,母女俩相依为命一过就是十几年!

听故事爱插嘴的我又问,“婆家人呢?娘家人呢?和柯姓小伙一起出去闯荡的人呢?不可能一点没消息,不可能没人管她们吧?”

表姐翻翻白眼说:“大家都过得苦,谁会管她们呢!”

也许是死心了,也许是想通了要重新过活,外婆收起了对远出丈夫回归的期盼,经人介绍嫁给了几十里外的一个有木雕手艺光棍。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九户山村的外来财

  

下一篇:一个会预言的瞎子

  

本文标题:外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40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