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爱,未曾离开

爱,未曾离开

作者:兰小秤° 2016-02-06 01:09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三个月的时候,母亲便在一个朝阳未现天际的清晨丢下我和父亲走了。自此,我就再也没见过母亲。

Part 1

听说,我三个月的时候,母亲便在一个朝阳未现天际的清晨丢下我和父亲走了。后来的日子里,有人说,母亲受不了苦日子,和别人跑了,有人说,母亲受不了父亲粗暴的脾气走了,自此,我就再也没见过母亲。

父亲总是抽着烟,然后一边抽一边愤骂母亲的无情。这长期的抱怨和谩骂,我恨透了母亲的残忍,也烦透了父亲频繁诉说,尽管他从来没有打过我,也没有骂过我,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冷不热,比陌生人好一点,比亲人差一大截。也许,在他眼里,抚养我只是为了不让别人在背后嚼舌根吧。

很多时候,我巴不得一夜之间,我便能成长为大人,不用再依附他,那么,我便可以离开这个让我厌恶的地方了,逃离家,便成了我小时候的一个梦想。

这个梦想如愿实现是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我搬离了家,住进了集体宿舍。到如今,我依然清晰地记得,离开家的时候,我是那么决然,如同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囚犯。我想,我再也不用在这样的环境生活了,有了一种解放的感觉。我无法给家一个准确的定义,因为这个概念离我很远,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我连这个概念的轮廓都没有,就好比一样从来没在我生命中出现的东西,我无法去描述,更加无法拥有。

可是,我越来越不合群,独来独往,是我生活的状态,我整天和书本打交道,也就只能和书本打交道。慢慢的,我变得越来越孤僻,融入群体,对我来说,是一件挑战性的事情,但成绩却很拔尖。

可实际上,才有我自己才真切地明白,其实,我也想在父母的宠爱下,安然地成长,我也想成为母亲的贴心小棉袄,也想成为父亲怀里的宝贝。每当同学的父母怀里拿着一大堆零食来看他们的时候,我明显地感受到我内心有一股叫做羡慕的情绪慢慢地升腾,直到占据了我每一寸肌肤。而我除了羡慕,更多的是愤恨母亲的无情和父亲对我的不冷不热。

我努力地读书 ,终于如愿考上自己向往的大学。读书的地方,离家越来越远了,而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或者说,我巴不得不用回家。我贪恋外面世界给我的自由,厌烦回到那个家,面对整日抱怨的父亲以及对母亲的各种的谩骂,家,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精神的牢笼,幻灭了我对爱的渴望。

Part 2

后来,我大学毕业了,没有回到父亲所在的城市 ,也没在大学所在的城市,而是找了一个不算繁华,也不落后的城市。彼时的我,就希望自己能安安静静地在这个南国小镇好好的生活。

我租了一个有后院和铺面的房子,铺面拿来做花店,每天上着行政班,晚上就开着花店,我喜欢在植物散发的芬芳中,泡着茶,看着书。自从我搬来这里,楼上就住着一位大叔。高高的个子,瘦瘦的,看起来却很精神,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让他有了几分的儒雅,每天拿着个公文包。

他似乎没什么亲戚,从我搬来,他就是独来独往,每次在楼道遇见他,他都会笑眯眯地和说话。时间久了,我们便熟络起来了。他总说,你这小姑娘真是不简单啊,白天上着班,晚上还要在这个花店折腾,这个年纪的姑娘,能像你安于生活的很少,很少啊。

每次他和我说这些的时候,我都是笑而不语。我严重地缺失安全感,然而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平时慢慢地累积下来的。其实,我多想自己,有父母疼,有父母爱。我无法知道当一个孩子穿上自己母亲为自己打织的毛衣是什么感觉,更加无法知道,坐在父亲的肩膀上,是一种怎样的温暖。温馨的画面,于我而言,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第一次和大叔坐在一起吃饭,是在我工作后的第一个中秋节,那天我破例喝了点酒,和大叔说了好多话,关于我的家庭,关于我这个些年的辛酸。我很清楚地记得,说到最后,我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大叔轻轻地把我抱在怀里,拍着我的肩膀,像哄一个小孩一样。那一刻,我似乎感受到了温暖。

大叔会给我的职业生涯做指导,和他生活的日子,他不仅像我的上级,仔细地检查我的工作,生活上更像一位慈父,把我当成他的孩子对待。他知道店里什么时候需要增加花类。知道哪些是常客,知道,什么季节卖什么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个比我还专业的养花人。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下一篇:修修补补才是生活的常态

  

本文标题:爱,未曾离开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8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