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秦王刀人

秦王刀人

作者:三口君 2016-02-06 01:00 来源:三口君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第一次听闻要入宫做刀人时,高惠通并不拒绝。隋朝落败,大唐崛起,乱世年间并不是只有男人才起了英雄豪气,对戎马生涯殷殷向往的,除了吃不饱的

第一次听闻要入宫做刀人时,高惠通并不拒绝。

隋朝落败,大唐崛起,乱世年间并不是只有男人才起了英雄豪气,对戎马生涯殷殷向往的,除了吃不饱的男人,还有吃饱了撑着的女人。

高惠通是后者。

真要是算起来,高惠通在方圆百里内都属于投胎最好的那个人,祖父在地方上是个赫赫有名的老文骨,过个寿辰连刺史大人都要登门道贺,父亲在朝廷当官,官虽不大,好歹也是天子脚下,说起来也是响当当的硬气,高惠通出自书香门第,居然也偏巧生出了大家闺秀的样子,外人谈起惠通,大多都会说“性子野了些,可却是副好模样”云云。

可是高家人自己清楚,高惠通的性子可不止野了一点。

从高惠通出生时,高家为她安排的琴棋书画课就已经排满了十年。高家父母天真的以为只要这孩子学好一身琴技,凭着家族关系,攀个皇亲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做了大,那就是一生荣华。到那时家凭女贵,鸡犬升天也就是顺理成章了。

可是人生如同斗地主,你要是想赢,不仅要抓到一副好牌,更重要的是,不能有一个猪队友。

高惠通作为她父母人生计划中最重要的棋子,完美的诠释了猪队友的定义。她不以成败论英雄,同样也不会以结果谈人生,父母给了她平坦的人生,她却用这人生去掀起波澜。而其中直接改变了她一生的大波浪,就是习武。

高惠通知道,父母是决绝不会同意她的想法,所以她先斩后奏,一封书信修到了五台山,说明了她现在的不便之处,请那里的师太前来教她武功。

于是两个月后的某日晚上,一名尼姑风尘仆仆的敲响了高家宅子的大门,自称是受师太嘱托。高母听闻来意后,赶忙叫来高惠通对质,没想到这丫头大大咧咧的承认了。高母想说这是一场误会,请尼姑回去,可尼姑说回去可以,但来回几个月的旅费自然是要高家报的,这授课费也是一钱不能少的,还要赔偿她推掉其余学生的损失。

高母算了算总价,觉得交了钱不上课太吃亏,想直接赶她走,又怕传出去损了高家的名声,只好吃了这哑巴亏,姑且让高惠通拜了尼姑为师,但有言在先,要保证教学进度。

高母没听过“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也就很难理解为什么同样是学,半年也认不清琴弦的惠通,为什么三个月就学得颇具成效。于是又过了三个月后,和所有武侠小说一样,尼姑在一个深夜不告而别,留下了一张宣告出师的字条,和一个再也没人敢娶的高惠通。

但是说到底还是个姑娘,十里八乡找不到婆家,总还是要找婆家的。正逢李世民海选纳妃,高父高母商量了整夜,最终忍痛决定,送进宫中给李世民做个刀人吧。

第一次听闻要入宫做刀人时,高惠通并不拒绝。

不拒绝的原因有二:其一是高惠通以为刀人就是带刀的人,猜想是女侍卫之流,这对于久居深闺的高惠通来说,是她所能想到最装逼的职业了;其二是给李世民做刀人,激起了高惠通无限的少女情怀。尽管这个当年的热血儿郎已经成为一代帝王,但对于她来说更熟悉的,还是那个驰骋疆场的秦王。

给自己的男神做侍卫,看着他像个孩子一样被自己呵护,高惠通怎么会拒绝。

于是几天之后,高惠通拜别了高家老小,和其余被选中的女孩一起,乘上了前往长安的马车。

长安古道远,一路尽颠簸。

旅途的艰辛,高惠通只当作成历练,在不谙世事的人眼中,天下最苦的事,也不过就是活得不够舒心。她也时不时会打量同行的女孩,大多都有一副还算艳丽的容貌,但若是论武功,恐怕都是些徒有其表。

高惠通真心觉得,自己会是最优秀的刀人。

进宫后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教她们规矩的主事嬷嬷,而高惠通,从来都不是个有规矩的女人。

当主事嬷嬷将一席褖衣分发下来,告诉她们以后要收起往日的小姐性子,安心候着,等着皇帝皇帝的造化恩德时,她才明白自己来到宫中并不会有刀光剑影的日子,唯有三从四德的妇道,刀人并不是习武之人,而是千百嫔妃中的一种,地位低下的一个。

可是这样养在皇宫之中,和在家里久居深闺之内有什么区别呢。

高惠通想过的是轰轰烈烈,即使死了也会被史官载入史册,多少年后还会被改编成传奇的人生。

于是高惠通逃了,但是并没有离开。

她不甘心,就好像是一个千里迢迢赶去现场听演唱会却在开始前半个小时才被通知主唱身体不适演唱会推迟的消息,无论理由是多么的正义凌然她都无法接受,在这个过程中她更在意的不是对错而是自己的付出,于是她坚持坐在位置上等待演唱会的开场,哪怕那个位置原本就是错的。

期待越久的人越脆弱,膨胀的憧憬吞噬了理智的余额。

高惠通悄无声息的活着,像是皇宫里每个人的影子。期间也不是没有人寻过她,可是只不过区区妾婢,哪里会有全城搜查的重头戏,几个侍卫走马灯似的巡一圈,就当作她是趁着夜色摸黑溜出宫了。嬷嬷们也都明白,一入皇庭深似海,后宫焉比寻常家,以前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想来定是宫外有个相好的后生,此时已经双宿双飞了。

没有人知晓高惠通是如何从膳房小厮那里偷来每日的餐食,也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在星罗棋布的深宫中觅一处小房歇憩,时间久了,连高惠通自己也没有了印象,只是恍惚记得初进宫时,石板路旁有小巧而火红的石榴花,现在也已经是一个个石榴紫的深沉。

是花终谢,是梦却未必空。高惠通这几日时常看着熟透的石榴入了迷,然后她决定给自己一个交代。

她要去找李世民。告诉她自己想做他的女侍卫。

她不知道李世民晚上睡哪张床,可她知道他白天在哪座房。女人的计划向来简单,她要在上早朝的时候,当着文武百官出现在他面前,像一个女刺客一样刺杀他,当剑指向他喉头的最后一刻戛然而止,然后优雅收刀,微笑着自我介绍,让他侧目倾心,当众任命。

于是那一天,第一个来到大明宫的,是一个女人。

高惠通躲在龙椅后偷看,她看日头微醺时大臣们候在宫门外的交头接耳,她看太监们来回奔走的神色匆匆,她看朝政时男人间的口舌之争。

她没看过这些,本能的有些害怕,直到小太监清亮的嗓音念到“有事早奏”时,大家才隐约听到大殿内有一个犹豫的女声:“那个……”

“谁?!”高惠通还没想好怎么说,殿下群臣已然慌乱,太监们架着李世民逃似的跌跌撞撞下了台阶,众人一齐回头,看到一个面容还算清秀,衣装着实不堪的女子站在了龙椅前,她并不知道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女人站在那里,就像是此时台阶下的男人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会有女人站在那里。好在男人们自古擅长找理由,唐朝的大臣们也不例外。

“有刺客!”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这个理由迅速得到大家的认同,于是“抓刺客”的喊声此起彼伏,台阶上的高惠通觉得,他们就像是一群待哺的婴儿。

下一刻宫门大开,十余名剑士鱼贯涌入,高惠通拔剑相对,挑开最前的几人,就一剑刺向李世民的喉咙,与此同时,剑士们的剑也朝着高惠通刺来。

在高惠通的剑距离李世民只有一寸时,她停住了,而刺向她的剑依然凌厉。一剑穿心的瞬间,她不觉得疼,只是胸口闷得厉害,张大嘴巴也喘不过气,这期间又几剑补在了她身上,于是她的嘴再也没有闭上。

“这人是谁。”平复后的李世民问。

御膳房的总厨不认识,后宫的嫔妃们不认识,迎来送往的太监们不认识,终于一个老嬷嬷说:“她好像是之前走丢的刀人。”

“是我的刀人?”李世民问。

“是陛下您的刀人。”嬷嬷回答。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厨房有一只破碗

  

下一篇: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本文标题:秦王刀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7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