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鸿门夜宴

鸿门夜宴

作者:三口君 2016-02-06 01:00 来源:三口君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很久以前,在鸿门堡,有个鸿门饭店。那里有最烈的酒,最硬的菜,以及最离奇的传说。酒烈是自然,那是皇家宫廷的官窖;菜好是自然,那是天

很久以前,在鸿门堡,有个鸿门饭店。

那里有最烈的酒,最硬的菜,以及最离奇的传说。

酒烈是自然,那是皇家宫廷的官窖;菜好是自然,那是天南地北的珍肴;传说少不了更是注定,那是因为这家饭店老板,曾经有个响彻江湖的名号——西楚霸王。

多少年间,就冲着这个头衔,不知道有多少名厨伙夫慕名前来挑战,皆是悻悻无功。功力差些的甚至自断双筷,再咽不下别家饭菜。

也就是冲着这个头衔,多少文人墨客流连忘返,将这小小酒家比作山河大川,挥毫舞墨趁机炒作,试图留下自己的字号。在这地界,你要是说没吃过鸿门饭店的一餐半食,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风流人士,而对于其余酒家来说,鸿门如鸿沟,是他们不敢逾越的禁地。

于是暗涌之上生意兴隆,寻常日子倒也太平。

而暴风雨来自一个月明星稀的夜。

这夜,鸿门饭店的角落里,坐了一个衣衫褴褛的旅人。他从随身包裹里掏出一把切片刀放在桌面,招呼小二上一碗油泼面,然后人与刀一言不发,静默的隐在大堂的喧嚣中。油泼面很快就上来了,他从包里掏出筷子,利索的夹起一根宽面条放进嘴里,嚼了几下,随即吐在了地上。

“叫你们老板来。

”他说。

小二见过砸场子的,但是没见过砸场子前先掏刀的,这气势吓住了小二,他没把他轰出去,而是听话地报告了老板。西楚霸王早已在二楼注意到了角落的男人,听完小二的报告,他阴沉着脸,下楼。

“你就是西楚霸王项羽?”男人问。

“是我。”

“听说你气拔山兮力盖世?”男人接着问。

“是我。”

“听说你这里米饭是南海珍珠粉,面条是东海龙王须,你用一根手指头,就能不见血的活劈一头牛?”

“你扯犊子呢。

“这就对了。”男人把碗向前一推,“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沛县刘邦,你这面不劲道。”

项羽冷哼一声,说你无非是想比比,但是在我这里,比试输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知道,规矩我懂,留胳膊还是留腿。

“我这又不是黑社会,要胳膊腿干嘛,你要是输了,这顿饭,你要付两倍钱。”说完项羽回头,对着厨房喊道,项庄,来人了。

后厨里有人答应一声,风风火火走出一个身后背着两柄剑的男人。他就是项庄,是鸿门饭店的火头主管,江湖人称鸿门烧烤王,此人善使双剑,据说他烧烤不用火,纯粹靠两剑摩擦所生热量,不仅烤出的肉质鲜嫩,还环保。

但凡是有人来鸿门饭店挑战的,都要先过他这一关,然而这一关,就已无人可破。多少个夜里项羽都曾看到项庄一个人坐在瓦檐之上,一个人,两柄剑,几碟小菜,半壶酒,就是一幅山水画,画卷有个名字,叫逍遥的孤独。

每当此时,项羽总会微微叹气,对着项庄轻声说:“你拿的是壶什么酒,一会从你工钱里扣。”

说话间,项庄已经大步流星地来到了众人面前。

这个男人的特点就是快,做菜快,摩擦快,连走路也快。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朴素的刘邦以及刘邦手里那把朴素的切片刀,轻蔑的笑了,就凭这样的玩意,怎么可能快过我的两把清风玄铁。于是项庄扬了扬下巴,问刘邦:“说吧,你想怎么比?”

刘邦指了指门外摆着的烧烤架,“我和你比烧烤。”

“哈哈,居然敢比烧烤,无知小辈,我可是人称……哎卧槽……”没等项庄说完,刘邦已经朝门外走去。

项庄怎能容忍别人快他一步,也三步并两步的跟了上去,二人几乎同时来到门外,看见门庭两侧各有一张烧烤架,项庄占据天时地利,身手敏捷的抢占了左侧那一张,他心里明白,右侧那张虽然看似干净无尘,实为烧烤大忌,这火乃天物,碳归地属,要想把这烧烤做好,讲究的就是天地合一,上下一统,万物皆有其根,不可单破其表,必要时候,连这青铜铁锈,也是能入味的。而左侧这一张,虽然看似锈迹斑斑,却是蕴涵天地之写证,在选器这第一步,项庄自信自己是赢了的。

刘邦并未计较项庄的举动,回身去了没人那张,从自己的包裹里,掏出了一整只山羊后腿,从大小来看,应该是只不大的羊羔。继而他拿起自己的切片刀,开始细致地剁肉。

这一切项庄都看在眼里。这肉是好肉,行家一眼就看得出来。可用这切片刀取肉,虽说能使肉块的大小相对一致,但是颇费时间。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这是项庄一直信奉的守则。

“既然如此,就让你领略电光火石的速度吧。”项庄接过徒弟递上的羊排,开始了自己的演出。

他将羊排平摔在案板上,从身后抽剑,开始了一阵狂舞。他神情激昂,舞姿癫狂,剑锋时而划过羊排,时而指向刘邦,然而刘邦不为所动,依然执拗的剁着他的羊后腿。

一瞬之后,项庄已经将羊排肢解完毕,他大手一挥,几个徒弟立刻涌上,开始七手八脚的用竹签穿肉。而项庄则站在一旁,接受两个姑娘的肘部按摩。

“他这是耍赖。”人群中有人小声议论。

项羽点了点头,“这就是项庄,一个粗中有细的男人。”

众人拾柴火焰高,没一会的功夫,羊排已经被穿好,规规矩矩的摆在烤架之上。而此时,刘邦仍在剁肉。项庄神情肃穆的看着羊排,像是一个将军检阅自己的士兵。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与自负者的最后致意

  

下一篇:一个精分患者的小说

  

本文标题:鸿门夜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7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