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与自负者的最后致意

与自负者的最后致意

作者:三口君 2016-02-06 01:00 来源:三口君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写短篇感觉太仓促,好多事情都是草草收笔,也说不太清楚,唯一的好处就是:我可以写得完……从宾馆走出来的时候,冬天的夜色已经很深了,凛冽的

从宾馆走出来的时候,冬天的夜色已经很深了,凛冽的寒风带着一股呛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我下意识朝四周望望,附近并没有多少人,偶尔有几对小情侣打情骂俏的和我擦身而过,迫不及待朝我身后的小宾馆走去,我暗自笑笑,学校旁的廉价宾馆本来做的就是这学生买卖,今天对于他们来说,都只是稀松平常的一天。

而对我来说,那个人已经被我杀掉了。

那个人是我的室友,和我日复一日的度过了大学四年的日子,终于在大学的第四年被我杀掉了。

那个人叫林桐,睡在四号床。我叫周哲,睡在二号床。

拐过了几个昏暗的街角,学校的主道路猝不及防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路灯刺眼的光线突兀的袭来,我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隐隐有些后怕。我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短暂的忙音之后,电话被接起。

“搞定了吗?”电话那头的人气息有些急促,看来同样很紧张,我于是安慰他道:“很顺利,和预想中的没什么差池。”停顿了几秒,我问他:“你那边怎么样了,没出什么意外吧?”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简单的说了句“剩下的就交给我了”就匆匆挂了电话。我继续走了不远,就收到了他发来的短信:“别紧张,先回寝室,我桌子下有酒。”我在心里笑骂道:“这家伙,考虑的还他妈真周全。”没错,细细想来,假如今晚没有酒,恐怕我也是一整晚都无法入睡的。

他叫阿德,睡在三号床。是个聪明的蠢货。

他的聪明,是众所周知的,而他的愚蠢,我是在一个月前才发现的。

事情发生在学校里的那家东北菜馆,前戏无非是寝室的两个失意男人在大四毕业年无数次吹嘘扯淡中的某一次,直到酒过三巡后,阿德有意无意的提起了林桐,“林桐最近忙着考研,也不怎么和我们聚了。”

“岂止是不聚,每天都早出晚归的,连面都见不到几次。”我夹了口菜,顺着他往下说。

“真不知道这么拼干嘛,好象考上了研就会有工作,简直幼稚的可怜。”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举起杯和阿德碰了一个。对于阿德这种偏激的思想,我不置可否。

安静了一会,阿德突然问我:“哲子,你怎么不考研?”

“考不上。”我言简意赅的回答,毕竟我这样的成绩,还不如早点想想其他的出路来得实际些。

阿德默不作声的看着我,说道:“听说咱们学校的保研路没?寝室里如果有人出事了,学校为了息事宁人,会让知道这事的同学直接保研的,哈哈,想想都可笑。”

“哈哈,那都是傻 逼编出来的,再说了,咱们寝室就三个人,你还指望谁能出事啊?”我一边说着一边点了根烟。

这一次阿德没有笑,而是眯着眼,轻声对我说道:“你说呢。”

我拿烟的手抖了一下,突然觉得阿德的语气似乎不像是开玩笑,我支吾着回答他:“其……其实,我也不是很想考研。”

阿德起身坐到我身边,似醉非醉的凑到我耳边说:“其实,我早就想杀他了。”

听到阿德这么说,我瞬间酒醒了大半。为了化解尴尬,我借口起身买单,却被他一把拽住。

“你不是也不喜欢他吗。”

我不喜欢他?

对啊,我当然不喜欢他。林桐全身都透着一股自以为是的蠢气,好高骛远又眼高手低,明明是最没有能耐的却总是一副教育人的嘴脸,我确实巴不得他死,但眼下更让我担心的,是这个能看出我内心最深处想法的人。我于是坐下,面无表情的对阿德说:“你继续说下去。”

阿德自顾自的帮我把杯子里的酒倒满:“我其实不讨厌他,但是我讨厌背叛。我曾经把他当最好的兄弟,可他什么都不愿告诉我,在我眼里,他就是对我的背叛。”

我笑道:“你就是个疯子。”

他也笑了:“谁不是。”

他举起酒杯:“我已经有了计划。只是需要有人帮我,你要是愿意帮我,我保证不脏了你的手,万一失败也与你无关。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再找别人,只是请你把今天所听到的话,全都烂在这杯酒里。”

我也举起酒杯:“说实话,我不是那么迫切的想保研,也不是那么迫切的想让他死,只是当能够一举两得时,我就特别迫不及待。”

作为和林桐朝夕相处的室友,我们自然知道林桐最大的毛病,好色。他的好色人畜无害,只是局限在偷拍女生照片这些小事上,不过尽管平时他会对女生评头论足,我和阿德都知道,他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所以阿德的计划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找一个女生来接近他,假装和他在一起,再约他开房,之后干净利索的解决了他。

这样做看上去很容易露馅,其实只要注意一点,就可以称为天衣无缝,那就是约他开房,引他上钩,送他去死的,都不是同一个人。

阿德找了个发廊女在图书馆设计了一出偶遇林桐的戏码,林桐果然没有辜负发廊女的演技,只三天就和她确定了恋爱关系,接着如我们所料,林桐开始整日在寝室炫耀他女友的美貌以及爱他爱得多么死去活来,每当这个时候,阿德总会笑着骂他:“林桐,就你这出息,早晚死在女人手里。”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林桐听不出阿德的话里有话。

“但愿如你所愿。”我跟了一句。

半个月后,事情继续到了第二步,阿德开始不停的嘲讽林桐怎么有了女友还睡在寝室,次数多了,林桐也自觉有些难堪,便去向女友提出了去开房的要求,发廊女和他约定了我们之前早就和她约定好的校外小宾馆。而我则在林桐向我们高调宣称今晚他和发廊女的约会时,故作无意的向他透漏听说那家宾馆有安装针孔摄像头来录制性爱视频从而要挟情侣的传闻,而我故意没有说清楚可能安装摄像头的位置,于是林桐要我陪他早点去宾馆开好房,顺便帮他检查有没有安装针孔摄像头。

“其实那个宾馆不仅没有什么针孔摄像头偷拍,甚至连正规的监控都没有,正好方便你动手。”我早就告诉过阿德。

按照我们的计划,我会把林桐带入宾馆,之后用乙醚将他迷晕,而阿德早在我们之前就会先赶到宾馆,开一间隔壁的房间等着我,等我将林桐迷晕后,我离开宾馆,而阿德会在一小时后进入林桐的房间,将沉睡的他杀死,之后发廊女会来到宾馆,只是和她约定好的房间并不是林桐的,而是阿德之前约好的房间,她只要陪阿德一晚上就可以。

“林桐先进入宾馆,之后他女朋友也进入宾馆,第二天早上他女朋友离开,而林桐已经死了,你说大家会觉得谁是凶手?等到那个时候,只要我们证明那个女人是他才认识的女朋友,那么一切都会演变成图财害命的戏码。”阿德和我说他的计划时充满了得意之情。“更妙的就是且不论人海茫茫找一个三陪女本就是大海捞针,就算是真找到了,她也绝对是一头雾水,解释不清。毕竟我们和她的交易,仅仅是装几天那个死人的女朋友而已。”

我表面对他的计划拍手称赞,心里却觉得好笑,因为在他的计划中,有一个很大的漏洞。假如他真的赶在发廊女来之前杀死林桐,那么之后他与发廊女在宾馆中的一切都是画蛇添足,因为不会有人在图财害命之后还选择逗留在那里一整晚的,警方只要找得到那个发廊女,那么她那一晚究竟是与谁度过自然一清二白。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个蠢货有一句话说得很对:人不是我杀的。而且我和他所有的约定全是口头契约,我完全可以推的干净,他的死亡时间也是在我离开之后,我也可以有不在场证明,而且为了万无一失,我在离开的时候,还在宾馆的楼道里放置了录影机。如果真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我也有证据证明在我离开后,究竟是谁进过那个房间。

寝室里漆黑一片,这是自然,我的室友正在谋杀我的另一个室友,我只需要喝着酒,明早睡到中午,然后装作一脸无辜的隐藏在议论纷纷的人群里谈笑风生。

“真是刺激啊。”我对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

这一夜,我睡的比想象中安稳得多。毕竟比起阿德所谓的万无一失的计划,我的考虑明显更胜一筹。我用他做棋子,与林桐下了一局铤而走险的棋,而我却是个观棋不语的真君子。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爱情有罪释放·

  

下一篇:鸿门夜宴

  

本文标题:与自负者的最后致意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7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