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囚凤——取材自《山海经》(8更)

囚凤——取材自《山海经》(8更)

作者:执拗怪人 2016-02-06 01:00 来源:执拗怪人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又东五百里,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
又东五百里,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山海经 南次三经》

  章一

  柳州到南丹,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更何况,我们一行人没有快马,没有快舟,不能走水路,只能边走边看着那水流潺潺地,流向我们去往的方向,丹穴。

  师父让我们跋山涉水去往人迹罕至的丹穴山,只为了一件事情,到那里求得凤羽,为当朝的公主织一件羽衣。

  也许找凤凰羽毛来给公主织衣裳这件事情在我看来十分荒谬,可师父告诫我们:“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那我们还不是得照样收拾上路,再反抗,也是做无用功。

  对于一众他门下的弟子,他的话,那就是比皇帝老子还重要的圣旨,记得一次我违抗了他的命令,那老家伙用那双好看的桃花目死死盯着我,让我在堂里罚跪,那眼神还阴测测的,当时我可谓冷汗连连,我想,我一定不能再叛逆了。

  青春有限,但是生命更加有限,我不能为了短暂的叛逆而舍弃我的生命。

  不过等那老家伙什么时候归西,作为亲传弟子我一定可以继承他的衣钵,然后,我一定要在门里作威作福,把这些年攒着的叛逆一点一点砸出去。

  想着,都无比幸福。

  可想终归是想,最后还是要回归正题的。

  流云半掩天幕,紫霞从山峰间露出容颜,夕阳余晖洒落这泿水江,平滑的江面闪烁着点点金黄的光,悠悠的像一匹丝滑的金绸。

  “师姐啊……咱们这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正百般无聊之际,小师妹阿明却突然开口问我,我知道这个长相端正的小师妹平日里胆小怕事,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的她,这时候却张口,定是累惨了的。

  我回头看她,她一张小脸惨白,嘴角下撇,眉头苦兮兮地看着我,肩头的包袱都半垮下来。

  “这还没到罗城呢,累了?”我指了指前方那一片深蓝的天空,说道。

  阿明再次张了张口,却一个字眼也没吐出来,反倒是一直在旁边看着的素月说话了,这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姑娘,她并不是门里的人,却是师父的亲戚,这趟丹穴之行,也有她的份。

  “大师姐,罗城路途遥远你又岂是不知?就算你行行好,让我们在这路边找个驿站休息嘛……”

  她这样说,皱着细细的柳眉,像是在恳求我。

  我无奈地抚了抚额,我又何尝不想休息呢?可是那老家伙告诉我,务必在一月内到达南丹,否则就会错失寻得凤羽的最佳时机。而凤羽又是此行目标,得不到的话,岂不白来?

  但是看着一众师弟师妹的苦脸,我还是软下来心肝,罢了,就歇一个晚上,也出不了什么事的。

  

章二

  实际上,事实证明,有些事儿,就是自己等来的。

  天已经完全黑下去了,这边路上却一个驿站也没找到,甚至连人都很少,没办法,谁让师父通知我们这次行走不能走大道,反而只能绕山而过,这偏远山区,连个鬼影都见不着,哪还能见着什么人呢。

  能怎么办呢?简单,自食其力。入门这么多年,享福没学多少,吃苦到吃了不少,这全得亏了那老家伙。

  我咬咬牙,沿着河岸边,架起了火把,铺起了草席,只是但愿老天长眼,不要下雨。

  我抬头看了看天,好在,万里无云,繁星满天。

  “师姐!我们……”素月喘着气儿,抬脚跑了过来,那脸色,不能用惨白来形容,那是相当白,在这漆黑的夜里,我差点能以为我见鬼了。

  “你们什么?怎么了?”

  我摆弄着木柴,一边问她。

  “我们在河里发现了几块……几块金闪闪的东西,像是……凤羽?”

  她喘道。 凤羽?这俩字儿在我心底如五雷轰顶,我们来这儿为了啥?就是为了这两个字儿的宝贝!一听,我瞬间激动了,就好像猫见了老鼠,迫不及待想要拆之入腹。

  “……可是,那凤羽有些奇怪!”素月眼中流露出了惊异的神色,我且静静听着,是怎么个怪法。

  “那羽毛吃人!同行的师妹师弟,多少被吃掉了,尸骨无存啊!”

  我又是一惊,这下就像猫遇狗,心底又好奇又想跑。但是,为了师兄弟们,我还是跟着素月去现场看了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原本漆黑的夜空里,却忽然被那金色光芒灌满了半边天,一团火色的不明物,在山峰间上蹿下跳,所过之处,皆是火光漫天。

  “你眼睛瞎了是吗?”

  我淡淡道,语气却有些冷。

  素月偏过头,不明所以。

  “这他娘的是凤羽吗?这是凤凰!凤凰!”此刻我的心情复杂,恨不得拍死这蠢丫头,可那山间飞舞的凤凰可不给我这机会,那燃烧着火焰的翅膀转眼间就向我们挥了过来,灼热的气浪十分熏人,我反应机灵,立刻揽了在我这边的几位师兄妹,往丛林旷野里躲去。

  “啊……师姐……啊啊!……不是说!凤凰出现天下安宁吗?……啊啊!”

  素月在我手中还不消停,那火苗一下窜过她的脸颊,一下又是头顶,等到了隐蔽的地方,几位才勉强歇下来。

  “这次是怎么回事,凤凰那么凶悍,那我们还取什么凤羽啊?”

  其中一个师弟道,此时大家纷纷有些狼狈,心中是不甘和气馁。

  我靠在树干上,看那团金光暂时与我们保存安全距离,才瘫软下了身体,缓缓说道:“那恐怕,不会是凤凰……”

  “那是凤凰的前身,凤妖。凤凰难见,凤妖却是随处可见……只是,这凤妖大概修行也快圆满了,马上就该涅槃成凤,周身才会有那么大的火焰,体型,也比以前大了数十倍不止。”

  我用手画了个圈,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凤鸣,凤凰涅槃,重造筋骨,想来应该是极为痛苦的。

  “啊……那这次,等它化了凤,我们……”

  阿明这小师妹开了口,我不得不讶异,这小丫头今天话可真多。

  “等它化了凤,便可入那丹穴神境了。只是,”我淡然一笑,“自古凤凰都是孕育天地精华,凤妖是精华中的糟粕,资质尚浅,若成正果虚苦修万年,比不上上天所赐的神骨凤凰,就算它成了所有凤妖里的王者,万年来登天的唯一一只凤妖,到了丹穴,它才知道,它有多少不如别人……说实在的,那些天地孕育的凤凰,羽毛的精美与纯净,还有对天地的参透力,都比这只凤妖要强上不少呢。”

  我一口气难得解释这么多,忽然自己也诧异了一下,平日里,我可是无神论者啊……

  师兄妹也有些讶异地盯着我,其中一个甚至问了个很欠扁的问题:“师姐你平日不都是不学无数吗?怎么今天变得那么博学多才了?凤妖……我们都没听过啊……”

  我没理由搪塞他,就拍了拍手掌,抬起下巴:“那只能说明我深藏不露,你懂什么!”

  那位不识好歹的师弟缓缓退回了那行人中。

  远处那凤凰还在不停叫唤,叫声凄厉无比,我现在才反应过来,活了这辈子,是真见着妖怪了。

章三

  树影婆娑,月色洒了下来,朦朦胧胧镀上一层白霜,似幻似真,漆黑而蔚蓝的夜空不知何时已经攀爬上了丝丝流云,遮挡分摊了月亮的一片银光。

  我迷迷糊糊走到江畔,脑子里却无比清明,但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好像是被什么所牵引,可那种身体自控力并未消失,我能清楚察觉,是我自己一步步走向了江畔。

  “阿七?阿七?”

  江畔,一直有一个声音,它叫着阿七,不停歇的疑惑的语气。

  “阿七?是你吗?你来看我了?”

  它说,我看见平静的江面泛起丝丝皱褶,像是绸缎被翻卷,那个声音,陌生的声音就好像要破水而出。

  “阿七!”

  忽然,水柱一道冲天而起,凄厉的吼声几乎震破我的耳膜,它一直在呼喊着阿七,声音凄凉且不甘。不过,阿七是谁?

  它冲天而飞,那是一只绝美的凤凰,让四周一切都黯然了颜色,纯纯的金黄,羽翼的每一处充满了金色的光芒,火焰在它周身萦绕,那长长的凤尾拂过我的脸,没有灼烫,却是意外的温暖,在这冰冷的夜晚,为我消去一丝凉意。

  凤鸣在崇山叠嶂中徘徊,它亦是彷徨而无助的飞着,像是找不到去处。

  一片羽毛飘落下来,我伸出手抓住了那片翎羽,金色的光芒缓缓散去之后,我却只看到了灰暗而腐朽的颜色,那片羽,竟在我手中腐烂。

  不禁抚上脸颊,原来早已泪流满面,可我为什么要哭,朦胧泪光间,我又好像看见另外一只凤凰……

  “啊!”

  一阵剧烈的疼痛“袭击”了我,我在自己的惊叫声中醒来,天光已经大亮,只见素月和几个小师弟站在我旁边,一脸惊恐地看着我,素月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看那被折掉的痕迹,应该就是袭击我的“凶器”!

  素月见我目光恶狠狠地盯着她,她连忙一松手丢开那木棍:“师姐你……你别这么看着我啊!不……不是我干的!”

  “那是谁!凶器就在你手上,你还狡辩!说,为什么要拿棒子打我!”

  我捂着被打的腰间,那蓝色的锦缎都被打出了一道褶皱,我的皮肤更是苦不堪言,但我依旧咬咬牙,扶着树干站了起来。

  “我……”素月欲哭无泪,“师姐,还不是我们看你梦魇缠了身嘛!而且,听说这林子里鬼怪又多……这不是,怕你……出意外嘛!”

  “那跟打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瞪圆了眼睛,欺负小师妹可是我最拿手的本事之一,而且,没有任何矜持可言。

  “师姐……不打你一下,你哪里醒得过来啊!”

  阿明这话不多的又开口了,我捡起了那掉在地上的棍子,戳了戳阿明,她那张慌乱的容颜更显苍白,素月也是有些许无措,又或许是我平时猖狂惯了,此时也忍不下心来找茬,就又扔了那棒子。

  “行了,念在你们也是为我好的份上,我就不责备你们了!”

  我话才出口,那俩丫头脸色立刻变了,又是笑嘻嘻地站在了我的旁边,素月一口一个“师姐”

笑容满面,然而我却想起来了一件正事——凤羽。

  昨天晚上那凤凰那么大,它蜕变的地方应该会有羽毛吧。

  “素月,去河边看看?”

  我道,指了指对面的山崖。那里,还残留着烧焦的痕迹,不知河边该是怎样了。

  “河边?”素月惊疑地皱着眉头向那边看去,又转过头来:“师姐,我们才从那逃出来啊!”

  这蠢丫头哟!

  我无奈道:“素月啊!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凤羽啊!”她答。呸,我亏她还知道是凤羽。

  “那什么地方才有风羽啊?”

  我只觉得我的语气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吃饭。

  “有凤凰的地方呗——哦!原来师姐你是要去找凤羽?”她似乎恍然大悟。

  “那不然呢?蠢货!”

  耐心全消的我给了她一个爆栗,独自一人向河岸边走去。

  素月那蠢货,则忙不迭地跟了上来,带着一众师兄弟。

  远处的河岸边,原本澄澈的河水早已枯黑一片,四处是斑驳的血迹和黑色烧焦的痕迹,那些被吃掉的师弟师妹的尸体零零碎碎,血块已经干涸,散发着血臭的甜腻味,令人呕吐。

  不过我可不在乎这些,一路上用袖子捂着鼻子就过去了,可是心底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愧疚,毕竟是我没带领好他们。

  河岸间,一片黑沉沉的河水向远方奔腾,令我愕然不以,那凤妖杀伤力真够大的。

  “师姐,你过来看这是什么东西!”

  不远处的一群小师兄妹又开始发牢骚了,几个招着手都唤我过去,本来不想的我,还是不得以过去了。

  还是黑沉沉的河水,不过这次多了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隐晦的金色,沉匿在其中。

  我捡起一根木棍,挑出那暗金的东西。没想到,这东西不是一片,不是一块,而是一件,一件软软的,湿漉漉的东西。

  “这什么呀!”

  旁边几个毛手毛脚的师弟挑起那东西的一角,却被我用木棍子打了下去,便乖乖地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我则仔细端详那物品。

  一阵淡淡的金光突然迸射而出,等我回过神,那东西,居然已经干了,而那,的确是凤羽!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被生活绑架的母亲

  

下一篇:分裂比脑袋里的东西。

  

本文标题:囚凤——取材自《山海经》(8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6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