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故事(一)阿一

一故事(一)阿一

作者:悟未空 2016-02-05 21:01 来源:悟未空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你好,我叫阿一,性别女,爱好广泛,没什么职业,而且想成为酒鬼。我想给大家讲讲我这几年的故事。2025年的时候我差点就有了一个女

你好,我叫阿一,性别女,爱好广泛,没什么职业,而且想成为酒鬼。

我想给大家讲讲我这几年的故事。

2025年的时候我差点就有了一个女朋友。当时是个大夏天,我盖着被子看岛田庄司的书,打算窝在空调房里抽一天烟。我的手机一直是开飞行的,等我关掉飞行打算订点吃的,一个电话冷不丁冲进来:是阿是。

阿是,我两个月之前认识的女孩儿,说来也是奇异,认识的第二周就因为一点小事吵了一架。我说你跟我学生时代的一个同学很像。”的确是的,发型,还有小巧的五官,还有身高。她回头瞪着我看了几秒,问我:“你了解我吗?”我没走心说:“不啊。”阿是冷笑着反问我:“那你凭什么说我跟她像?” 我很费解,我重新说:“我的意思是,你跟我学生时代的一个朋友长得有些像,长得而已。” 然后我等她说哈哈哈哈是吗真有缘,可沮丧的是我迎来了这半分钟内第二个冷笑:“你说别人跟其他人像的时候问过对方允许吗?“我又一次愣了,问?这个还需要问吗?不觉得很匪夷所思吗,喂朋友,我接下来能说你跟谁有点像吗??像这样询问吗? 我噎回去了。阿是继续说:”可能长得相似,但是我就是我,灵魂不同,灵魂,你懂吗?“我哑然,或者当时还有失笑——我记不得了,只是觉得这个回答真的够中二真的够浪漫主义。于是我们一前一后走了一路,快到路口的时候我还是觉得,这理不在我但也绝不在她,我没忍住追上去拉住她的胳膊。她冬季的外套很冰凉,而且有粗糙的麻质地,我僵硬的手恨不得捧出一颗卑微的心捏碎在她的帽子里。

阿是的电话打得很及时,她很少给我打电话,一般都是我约她出来。我接起来,电话里说:”喂啊,我饿啊。“

”饿..饿你就做饭啊!难不成我给你做饭去啊。“

”嗯(一阵不情愿黏黏糊糊的哼哼声)...我懒得做啊。“

”那你订外卖啊orz!“

”啊...我懒得下楼,真的太热了外边..!"

我:“......”

心说女孩子真是很难搞的生物,打电话给你大概就是请你帮忙,然后你给出的可能又全部被否定...好人真的好难做。

挂了电话之后我点了开封菜,很快外卖小哥就到了楼下。我从身旁无数废胶卷废画纸废颜料和成灾的书中找到人字拖鞋,然后发现我不打理到抽屉里全都是零钱。

我下楼。

一出楼栋我就很清楚听到我嘴里出来一句我操。

这鬼天气,真他妈的热死。我领着一大袋吃的,里面有一瓶可乐,凉飕飕的,还挂着水珠。

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出于热心?出于邀功?出于想着被关注被依靠? 我登上车子,什么防晒都没涂,一路骑到阿是家楼下,上电梯,按按钮,一气呵成。但我最后没有敲她的门,我把可乐和炸鸡放在了她家门口的信箱上,走了。 出了电梯我给她打了个电话,我说我把东西放在你门口了。她说啊? 其实, 我有点失望,我以为她会很惊讶很感谢嘴里有我听不完的阿里嘎多高咂一马西达。我说这么热的天我给你送冷饮和午饭你不谢谢我?这特么是中午一点多啊,就要到最热的时候了啊。 阿是说:啊!么——么——哒——!“

我嘿嘿一笑,还挺可爱的嘛,本大爷的辛苦算没白费,上车,走人。

回家,一身汗,不想管,倒在床上,继续看岛田庄司的书。《开膛手杰克的百年孤独》,很黄很暴力的一本书,很多人看了会感觉不适。我七八年前就看过了,现在时不时还会拿出来翻翻可能是生活实在是没有什么刺激,各种方面的刺激。我真的搞不懂这本书,我也搞不懂我自己刚才做了啥。一头大汗半顿饭钱,换来一句我主动要求说的感谢,甚至都不是可爱声线的阿里嘎多搞砸亿马西达。值吗??以后她也会这么对待我吗?

我问自己今后还会这样吗。我仔细想想,也许会。大概是因为那句么么哒的拖长腔实在是太可爱了。

之后呢,我写了一个小故事,讲的是兔子和狐狸。有一天兔子和狐狸手拉着手走在大森林里,狐狸默默注视着兔子,可能兔子也在默默注视着狐狸。狐狸想,我羡慕她,她总是肆无忌惮的笑,她总是活蹦乱跳的闹,她不用在严寒里苦守猎物,他不用以冰冷和无所不能伪装自己,她总是有红扑扑的脸颊和精致小巧的鼻子和嘴唇。而我呢,我要捕食,与生命的锐利抗争,我要用三天前的血液涂抹自己的眉眼,我要担起自己生活的全部。直到认识了兔子,我才发现我不仅仅想要担起自己生活的全部。我羡慕她,所以我喜欢她。

为什么说我差点就有了一个女朋友呢? 这几年我真是弯得可以。我面容清瘦也算是清秀,被人说是有线条分明的下巴与鼻子(虽然我从来不这么觉得)。我一头短发,前面留到嘴边后面推成利威尔,还有与生俱来的黑眼圈,平胸,一米七三。过去的五年里我数不清有多少小姑娘给我表过白,甚至还有为我伤神一年半载的小可怜。我现在觉得我很不是东西因为她那样伤神实在是太痛苦。我拒绝了所有女孩儿因为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觉得自己是阿是的骑士。

我后知后觉,而我当时却全然不觉。

我后知后觉,而我当时却全然不觉。我渐渐忘记了性别。我自己领着三四十公斤的行李箱爬六楼,鬼使神差在门口贴出”无偿帮同楼女生拎箱子“的招贴;我跑步,我看着旁边过去的男生,我不服的跟他们默默较劲,每次都是大吐一场,眼泪都是酸的口水都是苦的;我打球,我满场飞,我救球,我摔破一条阿迪运动裤;我骑车,我全速拐弯,我摔坏一条耐克和一条穿了许久的钟爱的迷彩裤。妈的想想都觉得我他妈真的是帅炸了。

我安排着策划着以后,我一定要扛过所有的困难,这是我必须有的品质,不然今后的人生没有人会伸出手帮你,不然今后的人生你怎么宠着阿是。  我做好了心理预期,我发挥我双鱼座脑洞之王的先天优势,想尽了所有有希望的未来。

但是我还是没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 那天因为一点小事我们像刚认识那样闹了不愉快,不过这次我没有说什么她也没有书什么,一前一后走了一路最后我再也没有召唤回我那卑微的心脏。可能一开始它就已经碎在阿是那年冬天的帽子里和松林下半开玩笑的吻里。

我总是晚上梦见她冰凉又柔软的嘴唇。

然后她扑哧就笑了。

然后我咯噔就醒了。

然后我出门,打车,我说师傅,带着我从南边的隧道来回转就行。 妈的,我一路没关窗户。刘海都吹定形,吹得眼泪从鼻子里流出来。隧道里的风有恐怖的回声,感觉冰冷的钢筋混凝土和看不透的黑夜会随时让你窒息在痛苦的绝望里。

然后呢我开始接触除了啤酒以外的酒。

我叔开了一个酒庄,原料都在法国往这犄角旮旯的运,我也没脸给他要酒,我就说我学学品酒吧。于是我似乎就有了喝酒的理由。其实我不喜欢酒吧夜店这种地方,可是我这么帅的人怎么能不经历这些东西呢?然后我就进一个之前阿是给我说过的酒吧。进去我就傻了,这是个gay吧啊。喝了三杯我困得不行了就回家了。也不知道是困啊还是觉得gay啊les啊这种词我真的懒得多想了。你说你做了三年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曲一线王后雄然后高考还考的跟粑粑一样,你还愿意静下心来看一道题吗?

阿是注定将要成为我的《五三》。

之后我就因为其他原因不在这个城市了,有几个姑娘同住。他们都有工作,就我没有。有天半夜大家突然都睡不着开始谈过去的事情,说着说着就有个姑娘说阿一你咋没找个男朋友。我本来以为我会语迟啊什么的,结果我说你看我这扮相男的瞎了啊喜欢我?一个姑娘,暂且叫她阿和。阿和说:“你就一直留短头发吗?”

我说我觉得短头发舒服啊!帅啊!适合我啊!哈哈哈哈!

阿和半开玩笑问我:“那你这样找不到男朋友啊!你不会是想找女朋友吧啊?哈哈哈哈”

然后我却在这里语塞了。然后整个房间都安静了。

  其实我当时在想,咦自从离开上一个城市我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从来看着情侣来来往往心里没有意思羡慕也没有一丝遗憾,半点波澜都没有的我似乎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现在反而反省,我是不是一个根本就不把性别放在眼里的人?最好是有一种无性人?

不不不,再仔想想,为啥会想到无性人?无性人定义是“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还是“既是男的又是女的”?

  对 我意识到了! 我终于意识到了。 妈的这么久以来,我根本就在意的不是性别问题。

  为什么 我第一次去酒吧就吓出来了?不是因为我看同性恋我心里难过受不了!  

  疲惫。

对的,是疲惫。 我觉得同性恋总是对一方有些残酷。默默想着怎么扛过所有苦痛,只为了练就百毒不侵的性格,不仅是为自己的存在与独特而为的发声资本,也是为另外一个人默默织就保护伞,只要你能依靠,我就一定能撑住。  

凭啥。

  凭一句喜欢就要承受这种不公吗?明明是同样的生理特征,为什么我要为未来独自的甜酒独自喝下现在苦酒,还要笑着对你说,真是好酒。

我沉默了一会,说:“我也不知道啊,顺其自然吧。”

阿和说:“啊呀阿一!你不要有那种想法啊!你想想你的父母啊!”

然后大家又说起了别的话题直到很晚。

  我漫无目的也无心挂记感情问题过了这么几个月,这期间还是有妹子给我表白,我还是没答应。按说我要真的是个同性恋,就应该有所顾虑去拒绝,但是我当时的心态真的是觉得我根本想象不到我跟这个女孩在一起会有什么样的生活啊!我根本连想都想不出来啊。举个例子,yy一下跟新垣结衣在一起会是啥样,yy一样跟吴彦祖在一起会是啥样,可能都多多少少会有这么一些不要脸的想法,但是对这个并不丑而且性格也蛮好的妹子我真的完/全/没/想/法/啊。

  渐渐的我就觉得我大概是自己过一辈子了,男女不沾,自己又不男不女,时男时女,可男可女,干啥啊还。

有天我又想着去酒吧玩玩,心里竟然还隐隐盼望着是个gay吧啥的,大概也是想对自己的各种不确定做个了断。去了再说吧,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我也不知道。

我去了之后要了一瓶红酒,写着95年珍藏。我也是个半吊子,想着喝酒喝吧,花钱买个明了,亏了也没话讲。

小酒保走过来给我倒酒,我说这不是个gay吧吧?我之前可是被吓到过。

酒保小哥看外地人一样看我一眼:“不敢是啊!”

我心说小哥有点逗哦,聊聊吧反正也是闷。、

“大半夜的工作女朋友不介意啊?” 

“介意啊!分了分了。“

”..这真不好意思我不该问这话...."

‘没啥。这事儿都怪我,没办法,挣一部分钱,然后我就不在这里呆着啦。“

’哎,我还没工作呢,你这比我强多了,就你这条件不出一年就脱单相信我哈哈哈“

”我又不急,这才哪到哪,平时画画挣点外快,主业就是晚上在酒吧。“

我一听来劲了,”你说啥你画画的??“

”你激动什么呢,,这年头画画的还稀奇吗。“

”倒不是稀奇,就是你的主业身份再加上画画技能就让人觉得...很有趣啊!“

”你出门看看啊,外墙的涂鸦都是我做的,还有乱七八糟的相关工作领班从来都是找我做啊哈哈哈!!!!我要是拍拍屁股走了这个店面不得枯燥死了?“

”yoooo——先生好才情..."

  如此云云我就有点累了想回家,心说反正你要下班了不如一起走吧。

  一出门外边正在下雨,小哥回头拿伞,我说我打伞吧你帮我拎东西。就这么走小哥突然给我说:“你看你这伞,都打我头上来了。”

  我回头看看,好像是我左肩还有头发全湿透了。“没事啊回家洗个澡”

“啧。你这心态就不对。我是男的啊!你这样是保护小女孩的做法啊!应该是我淋着,你在伞里啊!”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我反应过来我才发现我刚才的动作完完全全是出于习惯。

  我对小哥刮目相看,毕竟这么多年从来,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给我说过。你说我的朋友身边人是不熟悉我?在不熟悉也比这刚认识的小哥熟啊?为什么完完全全没有人告诉我?

  一路上我有意识的注意这个问题。竟然有些困难,也不知道是我发力的问题还是什么,伞总是不由自主偏离了自己的头顶,生怕别人淋着。是怕被怪罪?是怕自己不够坚强?是怕自己自私??

  想了一路。一直想一直想。然后这个问题竟然成为我接下来一段时间潜意识里在纠结的核心问题之一。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

  

下一篇:失窃的嫁衣

  

本文标题:一故事(一)阿一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4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