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年

作者:粟冰箱 2016-02-05 21:00 来源:粟冰箱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首先,你要知道,“年”已经很老啦,老得它都记不清自己多少岁数了。总得有几千岁了吧!——嗬,它想到“几千岁”这个词,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呢。听起
首先,你要知道,“年”已经很老啦,老得它都记不清自己多少岁数了。

总得有几千岁了吧!——嗬,它想到“几千岁”这个词,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呢。听起来多遥远、多漫长呀,就像一条长了九个脑袋的巨蛇,蜿蜿蜒蜒吞食一路流光,急景凋年,涓滴不剩,等你回过头,正对上它腥臭红热的信子。又恍惚又恐怖。除此以外,“年”还有点忧郁:一晃眼的功夫,自己怎么就这样老了啊?

于是“年”闭上眼睛回想,这几千年,自己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呢?

岁月倒很乖巧,察言观色,随着它的思绪在脑海中铺开一条羊肠小径。

它往黑暗深处回溯,一路都瞧不到什么,走了不知多久,终于看到一缕微光,萤火虫似的,轻盈落在它鼻尖。“年”晃晃脑袋,打了个温柔的喷嚏。随后,微光照亮了天与地,山海、花树、鱼鸟……万物随着光芒渐次显影,有了颜色,发出声音,在它回忆里复活过来,光影团团,又圆又可爱。

“年”觉得欢喜。

好久没见到它们了呀。

继续前行,毫不意外地,它也看见了自己。那时它还很年幼,新鲜的鳞甲,锃亮的犄角,身手矫健,腾云驾雾,想去哪就去哪。它最喜欢去东边的大海游玩,踩着浪花追逐金色的乌鸦。

乌鸦躲在一辆光灿灿的日车里,由六条螭龙拉着向前行驶。每次它扬蹄去追,那驾驭日车的神女就会挥动着鞭子驱赶它,她说,快走开,你会吓到我的儿子。儿子?它歪着头看那十只金色的乌鸦,它们也从日车里露出黑漆漆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年”。“年”笑出声,在云层上滚来滚去,原来那些乌鸦就是她的儿子啊,好好笑。

它笑啊笑,一直笑到日车辘辘走远,天空暗下来,它还觉得肚子疼。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起,十只乌鸦只剩一只了。赶车的神女神色恹恹,很不开心。“年”直觉不能去惹她,否则后果很可怕。

哼,真是不好玩呢,它放弃了追逐金乌的计划,来到海边,看见一个叫任公子的老神仙蹲在会稽山上,从海水里钓了一头巨大的鲸鱼上来,鲸鱼挣扎扑腾,却不能把嘴里倒刺的鱼钩甩掉,最终还是被拖上岸来,无奈搁浅,两只眼睛泪汪汪。老神仙嘿嘿笑着,用刀子把鲸鱼剖开,剖成细长的一条条,晒成肉干。那么多肉,浩浩荡荡,连起来可绕大荒一圈,几百里的人们都吃不完呢!

“年”觉得太好玩啦,便也去向老神仙讨了一块肉干来吃,刚嚼上一口——呸呸!又苦又酸又咸,一点都不好吃!

“年”望着老神仙捂嘴偷笑的表情,很生气。

于是它临时决定不喜欢大海了,至少不喜欢一天。

它抖了抖鬃毛,踩着云朵飘呀飘,来到了最北边的地方。

这里冰天雪地,白皑皑一片,连半只鸟兽都看不到。树木没有绿叶,河水静止不流。白天都寂静得可怕。

“年”在这个地方跑了一圈,觉得很无聊,也没什么好吃的,就准备走掉。

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却吸引了它。

它低头一看,瞧见几个人——那样的生灵是叫“人”对吧,跟老神仙长得很像,有鼻子有眼,它没怎么接触过——正用铁制工具把冻成冰的河流凿开,从幽深窟窿里叉出一条又一条晶莹的鱼儿来。

“年”咦了一声:这个地方竟然也有活鱼呀!它又是好奇又是兴奋,凑近了去看。

那些人把冰鱼装进一个篓子里,拖动着在冰封的河面滑行。有一个人说:“我们没有火种了啊,怎么把这些鱼弄熟呢?”于是大家像突然被巫下了咒,陷入沉思,脸颊都结冰了,雪淞簌簌落在衣服上,他们也还皱眉不动,看起来好无措,好伤心。

“年”实在觉得太好笑啦。火那么常见的东西,他们也在伤脑筋,看我的。

它在半空张口,吐出一团火。火焰坠落下去,撞击,如花海瞬间在冰原上蔓延开来,熔融了雪层。

那些人连忙逃到岸上去,又是惊讶又是兴奋地欢呼。他们看见半空踢着小蹄子欢快吐火的“年”,纷纷跪拜下来,高声喊叫着什么。

“年”不知道他们在干嘛,被吓了一跳,火焰都烧到了鼻孔。哼,好无聊,它本来想保持神秘的呢,竟然被发现了。它气呼呼地转头,准备飞走了。那些人却更加高声地呼唤起来。

“年”顿了顿脚,停在云端,仔细听他们在说些什么。听了半天才略略明白,他们说这个地方没有火种,请它多留下一些火,救救这里的生灵。

真是贪得无厌的人类,你们没有火关我什么事呢?“年”想道。它想不管了,直接走掉,可是……

哎!

……

“年”终于要离开那个冰天雪地的北方了,它躺在云朵上,累得腿软——刚才吐的火比它几百年吐的总和还要多!感觉身体都被掏空了诶,不过呢……当篝火升起来后,它闻到烤鱼的香味,愉快地翕动鼻翼。

那些人见状,赶忙虔敬地送上一筐烤鱼,“年”将信将疑地拿鼻子嗅了一下,不敢下口。那些人热情地说:“吃吧!吃吧!”

“年”带着不信任的表情看着那些烤鱼,终于忍不住,用嘴叼起一条,不敢细嚼慢咽,囫囵就吞了下去,但是——

怎么会这么好吃!完全不苦不酸也不咸~

“年”不可思议地咦了一声,又吃了几条,慢慢地咽下去。那些烤鱼外焦里嫩,酥脆浓香,吃下去后就像在那十只金乌鸦洗澡的甘渊里打了个滚儿,又暖又香。比“年”之前吃过的所有食物都好吃!

它吃完了烤鱼,还是止不住欢快地在云层上打滚,后来终于疲惫了,便把头埋在云朵里打起盹儿来。

它做了个梦,梦里是无边火焰,从东荒烧到西荒,从毛民国烧到华胥国。一群人把它抓了起来,绑在树干上,拿烤鱼喂它,很多很多烤鱼,他们威胁它说:“不交出火种就一直让你吃烤鱼,吃到死!”它装出烤鱼很难吃的样子,不开心地呜呜叫,但心里别提多高兴。

于是它吃了很多很多好吃的烤鱼。后来梦醒了,它都还没吃饱。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神女爱情故事

  

下一篇:一故事(一)阿一

  

本文标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4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