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离开之城

离开之城

作者:孑葫 2016-02-05 16:33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宋乔离开后,洪明渐渐感觉右耳垂出了点问题。它仿佛慢慢剥离洪明的身体,或许只是它的精气神渐渐剥离。

自从宋乔离开后,洪明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奇特的变化。

2月18日,窗外还下着绵绵的细雨。洪明隐在落地窗后远远地看着宋乔打着小花伞飞奔向那个雨中来接她的男人。宋乔没有回头看一眼,如果回头了她会看见窗前忽明忽暗的烟火--那个为她戒了烟的男人在默默为她送行。燃起的香烟像是老朋友,久违淡然的安抚烫慰在洪明心里。香烟燃尽,宋乔也已走远。就像没有人能改变时间流逝的脚步,也没有人能阻拦年轻女人奔向华服珠宝的决心。或许唯有当时间改变了她的容颜时,她才能知晓世上很多东西比钱更加珍贵。

洪明最近喜欢找老张喝酒。老张是洪明居住小区的保安。大家喜欢叫他老张,可是他一点也不老,甚至看着比很多人都要年轻。洪明和老张不是朋友,从前也不熟悉。但酒是好东西,有了酒老张和洪明就成了酒友,酒友也是朋友。

宋乔离开后,洪明渐渐感觉右耳垂出了点问题。它仿佛慢慢剥离洪明的身体,或许只是它的精气神渐渐剥离,总之是某种内在的东西。每天洪明都要照几十次镜子来确认他的右耳垂还在不在,从镜子中可以看见他的耳朵非常完整,听力也没有受到影响。隔了几个月,洪明用手摸摸右耳垂时,他没有摸到的触觉。洪明恐慌了,对着镜子左右手一起扯着耳垂,左边有灼热的痛感,右边在镜子中被拉扯到变形的耳垂完全没有知觉,更可怕的是他看到镜子里是右手往下扯耳垂,而他的右手只是虚无地发力,实际上并没有拉到实物的指令发射到大脑。

洪明感到绝望。他去医院检查,五官科医生建议他到精神科接受治疗。洪明看着医生的表情,确信医生可以摸到他的右耳垂,护士也可以,医生助理也可以摸到。或许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摸得到,唯独洪明自己不可以。他的触觉屏蔽了他的右耳垂。

洪明被未知的恐惧包裹,他不敢对其他人说,别人一定认为他是疯子。当他被这恐惧逼得真的要疯时,他看见了老张。

那天是傍晚,正是晚饭时间,小区里人不多。老张在浇花,洪明刚好走到他侧面。老张转过身,洪明看见他的脸上爬着一只蜘蛛!任何人脸上有只蜘蛛都不会像老张一样平静,除非他自己完全不知道!洪明站在原地盯着老张的脸,老张看见洪明还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洪明慌忙逃开。不论是谁,一个脸上爬着蜘蛛的人冲你笑向你问好,一定会难以接受,这场面实在太过诡异。

第二天晚上洪明拎着珍藏多年的好酒敲响了老张的门。老张的住所简单干净,和大多数保安的住所相仿。屋内只有简单的一张木板床,薄薄的床垫上铺着蓝色条纹的棉质床单,颜色已洗得有些发白。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有一张陈旧的办公桌,桌上的红漆剥落大半,裸露出的杨木显出陈旧的圆滑,抽屉锁的位置只剩下两个小孔。桌上放着一台老式电视和狼牙棒、手电筒。桌下放着一个行李箱,里面或许装着老张的换洗衣物,洪明这样猜想着。也许从来没有人来拜访过老张,面对洪明的突然到来老张有些手足无措。他打开墙角立着的折叠桌,让洪明坐在床上,他拿出自己用的喝水杯也坐在床上。老张显然看见洪明手中提着的酒,显然他只有一个杯子。幸好洪明一直都是很细心的人,他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精致的小酒杯。看到他带来了酒杯,老张暗自松了口气,这两只酒杯显得他没有那么尴尬了。

酒过三巡,两人相互熟悉起来。洪明决定直接问出他心中的疑惑。

“老张,昨天下午你的脸上爬了一只蜘蛛。”洪明在慢慢说的时候一直观察着老张的表情。老张不紧不慢地吖了一口酒,仿佛只是听见今天天气不错之类很平常的话,神色丝毫未变。老张细细品着这口酒,隔了好一会儿,才道:“好酒。你这酒怕是陈了多年了。舍得把这么好的酒拿来给我这个保安喝,想必你的入口也已经被打开了。你的是哪里?”

洪明不禁倒吸了口气。

“什么入口?”

“嘿嘿。”老张从喉咙深处发出了笑声。

“这个世界上有座离开之城,它的入口在每个人心里。如果你的心被伤害,曾经最被喜爱的部分就会躲入离开之城。就像是野兽受伤后总会躲在猎人不易察觉的地方疗伤一样。如果被伤害的多了,离开之城就像铠甲将真实的你包围在其中,保护着你,你自己感觉不到痛楚,而其他人就算伤害了你你的大脑也会屏蔽掉这些伤害。现在这个社会,受伤的人太多,导致大家看起来都不会受伤的样子,其实他们不过是打开了入口。戴着脸谱面具的人越来越多,离开之城也就越来越拥挤。”

“怎样才能离开那个所谓的离开之城?”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是夜

  

下一篇:冒牌公主

  

本文标题:离开之城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1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