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米多的婚礼

米多的婚礼

作者:孑葫 2016-02-05 16:33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蓝天白云,阳光沙滩。风是轻的,光是暖的,水是柔的,人是快乐的,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还有什么比结婚更合适呢?

蓝天白云,阳光沙滩。风是轻的,光是暖的,水是柔的,人是快乐的,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还有什么比结婚更合适呢?

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在距离家乡十万八千八百八十里的海滩上,米多正在举行婚礼。婚礼在司仪的主持下有序进行。米多穿着白色的婚纱,手捧玫瑰,穿过层层叠嶂的花廊,在宾客的微笑注视下牵起新郎的手,在牧师的见证下深情款款地说着我愿意。当米多听见新郎不带感情从喉咙里发出预先设定好的回答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一众宾客看见梨花带雨的米多也深深为她的幸福打动,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是多少女孩从小向往的婚礼,美的让人心醉。可是,如果这样柔情蜜意的婚礼,米多牵起的是木头人的手呢?

米多与新郎安俊谈了十年恋爱,从最美好的二十岁到三十岁。和所有情侣一样,在十年间米多和安俊多次分分合合,在经历了各种起承转合后才走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就在一年前,安俊的手指开始木化。从左手食指的第一个关节开始,直到右手的大拇指,都变为与皮肤颜色极为相近的木头,连手指上的纹路都完全相同。只有牵手的时候,米多才确信这真的是木头--没有温度,不会弯曲不会动。

米多看着笑靥如花的安俊,牵着他的木头手,总会觉得恍惚,他的爱再也不能通过掌心传递到她的心里。米多有时甚至会觉得是因为爱情不再了所以才无法感知。时间久了,米多甚至怀疑他们之间是否有爱情存在过。而安俊此时也已木化到鼻子,他甚至不能也不需要呼吸,只有眼睛依旧神采奕奕,看着米多依旧深情款款。后来,安俊的眼睛、头发都已木化,在他们相爱了3499天的晚上,安俊留下最后一次心跳,任凭米多哭泣呐喊发疯,再也没有人会吻去她脸上的泪水,给她宽厚的肩膀稳稳的拥抱。爱人不曾离去,却比离去更遥远。

米多找人给安俊的身体装上活动关节,可以跳动的模拟心脏,智能语音系统。每天晚上她都将空调开到比最热的夏天还要热,然后抱着木头人安俊,将右耳贴在他的胸口,听着心跳沉沉睡去。清晨醒来,安俊的体温和她一样,会将手臂环着她的肩膀,对她说早安。每天的每天,米多多希望不要起床,就这样一直做梦,梦到春暖花开彼岸无边。

米多决定要和安俊举行婚礼。在最近三年里他们每次争吵的源头都是结婚,现在安俊变成木头人,他们再也不会吵架,米多终于可以举办一个自己梦想中的婚礼。无关金钱,无关未来,无关安俊的家人,无关所有与爱情无关的东西。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安俊的浪漫求婚。可是世间又有多少事能够没有遗憾?米多决定将这个遗憾放进肚子里,等婚礼结束后的漫长岁月慢慢消化。米多立刻忙碌起来。从选择婚礼地点、婚庆公司,到采买各类结婚用品,通知亲友,安排机票酒店等各项事宜。米多沉浸在准新娘的巨大喜悦中,幸福地独自一人忙里忙外。        

米多将多年积蓄挥霍一空,在她和安俊牵手十年的纪念日在南海最南的岛屿举办盛大的婚礼。碧海蓝天,佳偶天成。米多在宾客热烈的掌声里哭成泪人。在海天一色微风拂面阳光和煦的午后,在童话般的婚礼上,米多失去全部,一无所有。

二十岁的米多裙角飞扬,她的发丝拂动了安俊的心,她的脚步踩乱了安俊的路,她的恣意欢笑留住了安俊的呼吸。二十岁的米多,安俊愿用一生来换。二十岁的米多,拥有了安俊的整个世界。二十岁是岁月凝固的美好,十年路上安俊丢了米多,米多丢了自己。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大可

  

下一篇:是夜

  

本文标题:米多的婚礼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1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