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飞走的鹦鹉

飞走的鹦鹉

作者:竹笺书 2016-02-05 16:33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从我记事起,这家人与其他人家唯一的往来就是吵架,水火不容。

小时候,我家在一个大院里,院里好几户人家,大伙儿在一处阳光下晾衣晒被,在一口井里打水,在一片绿荫下闲话家常,时不时串个门,无论大人小孩,相处得极为融洽。然而,在这和美的氛围下,有一家人却是例外。

从我记事起,这家人与其他人家唯一的往来就是吵架,水火不容。妈妈们通常都是争端的起源,爸爸们偶尔也会助燃战火,好几次甚至引发肢体冲突。但总归是市井小民的小打小闹,不至于血流成河。

我们这些小屁孩什么也不懂,却也继承了大人们的恩怨。从小,我们就被警告不许与他们家的两个孩子玩,就连靠近他家的门,都会像玩火一样被大人呵斥。仿佛那是一片雷区,一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

现在想起那两兄妹眼中的孤独,我就觉得当年我们真是罪大恶极。

随着我们的成长,院里的争吵日益减少,估计大人们吵累、吵烦,吵不出新名堂了吧。他们一家在这个温馨和谐的大院里过着独来独往的生活,别人的冷暖,都于己无关。至于为何有这样的局面,我至今也没搞明白。

我上中学时,他们搬走了,原先的房子,住进来一位孤寡老人。后来,我们村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每天都有人去政府大院抗议。听说,这家的男主人在这股大潮中站在风口浪尖,成为人民英雄,最后英雄倒了,落得个头破血流。

再后来,这家人就从我们的生活里消失了。对于纯真的童年来说,这些只是风格迥异的小插曲,大概很多人都忘了吧,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都是些快乐美好的片段。

那时,我们最大的乐园是一片农田。抓鱼、烤地瓜,在收完稻子的地里追捕麻雀、放风筝,不弄个灰头土脸就不回家。瓜果丰收的季节,就去偷瓜偷菜,就算被逮个正着,大人们也总是很宽容,一番批评教育之后,还是把他们辛勤劳作的成果送给我们。

那时,天空总是很蓝,在我的记忆里,当我们随风奔跑,头顶上的阳光总是很灿烂。如今,每每拖着疲惫的身躯挤在沙丁鱼罐头一样的车厢里看着车窗外同样拥挤的马路,我还时常会想起那片金灿灿的农田。

当年我们的副班长、学习委员、文娱委员并称我们班的“三大美女”。她们长得好看、成绩优异、能说会唱,是老师眼里的宝。那时候,她们是所有人心中的偶像,大家都以能跟她们做朋友为荣。

如今,我已记不起她们小时候的模样,几年前见到她们时,已不复当年“三大美女”的风光。

学习委员放弃一份羡煞旁人的工作委身嫁给一个年纪跟她父亲不相上下的阔佬;文娱委员跟男友订婚之后发现他还是死性不改四处拈花惹草,取消婚约之后在家里当啃老族;副班长眼高手低,工作不停地换,二十好几了,却还没尝过恋爱的滋味。

她们不再是世人眼中的美女,不再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宝,不再是所有人的偶像。不知道岁月曾经在她们身上留下了什么,又或者被改变的是我们这些无聊的看客。

我从小喜欢动物,有一回,父亲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只鹦鹉,一身漂亮的彩色羽毛和活蹦乱跳的模样很招人喜欢。我每天给它喂食,带它出去遛弯儿,放学第一件事就是回家跟它玩,连小伙伴都给抛弃了。

去姑姑家,也要带上它。但它终究是属于天空的,没几天,就挣脱脚上的绳索飞走了。我放学回来找不到它,哭了很久。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青春的坟墓

  

下一篇:江城子

  

本文标题:飞走的鹦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1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