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父兄

父兄

作者:竹笺书 2016-02-05 16:33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母亲一走,剩下左城和弟弟相依为命,他除了做家务,还要肩负起照顾弟弟,维持生计的重任。

八岁的左堡从梦中惊醒,眼泪濡湿了枕头。

几天前,母亲还带着他上街,大手牵着小手,暖暖的,转眼,母亲已经不见,好像只是一场梦的时间。他的心像被掏空,仔细一听,风声鹤唳。那是一阵突如其来的悲凉,尽管他还不知道什么叫悲凉。

“小堡,你怎么了?”哥哥放下书,来到床边,帮他拉好被子,在他身旁躺下。

“我想妈妈了。”他红着眼眶,轻轻啜泣。

“别怕,哥哥在呢。”左城侧了侧身,抱紧弟弟,好像稍不留神,就会天各一方。他使劲抬着下巴,用力盯着斑驳的天花板,害怕眼泪滑落下来,击溃弟弟最后的依靠。昏暗的灯光下,他看见自己的影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孤单。

五年前,父亲过世,远在老家的爷爷奶奶得知消息病倒了。老家的亲戚,有的离不开老人,有的离不开孩子,有的离不开工作,无一人有空。母亲独自料理丧事,冷冷清清地将父亲的骨灰送回家。从此,双方各过各的日子,鲜少联系。不是他们母子心中有怨,而是逢年过节,母亲打电话问候,那些亲戚总是避之唯恐不及,生怕母亲一开口,就会咬掉他们身上一块肉。渐渐地,母亲也就不再打电话了,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以后,就彻底断了联系。

为节省开支,母亲去集市去得越来越晚,为的是买摊主的尾货,便宜。她在屋后垦了一小块地,自己种些蔬菜。每天申请加班,回家越来越晚。为赶早市,将富余的菜卖个好价钱,隔天一大早就起来。左城穿不下的衣服,将其改小,给左堡穿。看到母亲这么辛苦,左城开始主动分担家务活,打扫卫生、洗衣做饭,能做的他都尽量帮着母亲做。

一周前,母亲下夜班回家,左城准备给她煮点吃的,但她说很累,想先去睡一会儿,谁知这一睡,就再也没有起来。撑了五年,她终究撑不住了。

母亲一走,剩下左城和弟弟相依为命,他除了做家务,还要肩负起照顾弟弟,维持生计的重任。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他们没有一点依靠。在邻居的帮助下,左城将母亲的遗体火化,在家里挂上遗像,摆上祭品,点燃香烛,就算母亲入土为安了。没有灵堂,没有葬礼,只有他们兄弟俩断断续续的抽泣和邻居几个长辈沉默的背影。母亲走得太突然,什么都没有交代,但十五岁的左城知道,有一天,他一定会带着母亲回到父亲身边,落叶归根。

秋天是个饱含深意的季节,来自她的风、她的色彩、她的气味。左城有一天走在路上,终于体会到人走茶凉的荒芜和悲伤。父母教训孩子贪玩的声音与他无关,男孩们一路踢着足球回家的乐趣与他无关,小姑娘倒在爷爷怀里撒娇的画面与他无关,那袅袅的炊烟与他无关,那沙沙的广播与他无关。

左城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像踩在即将凝固的水泥地上,下一步,就再也走不动。他寂寞无声地挪到家门口,这个小瓦房,尽管低矮、逼仄、简陋,却也曾窗明几净、舒适温馨,如今,它像是被遗弃在世界的另一头,晦暗、沉寂,没有一点生气。所以,当他闻到一股米饭烧焦的味道时,他有些恍惚。

“哥,你回来啦。”小堡从屋子里跑出来,“你快看看,饭是不是糊了。”

左城疑惑着看了弟弟一眼,快步走进屋里。电饭锅冒着烟,满屋子焦糊的味道,他赶紧拔掉电源,“你……”

“对不起!”小堡低下头,双手揉着衣角。

每回他做错事,母亲想要发脾气的时候,他就是这副模样。左城突然有些绷不住,好像弟弟揉的不是衣角,而是他的伤口。他蹲下来,摸了摸小堡的头,哽住的喉咙发不出声音。小堡抬起头,喃喃地说:“哥,我只是想帮帮你。”他的声音小小的、轻轻的,有一点委屈,有一点难过。左城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对不起,小堡,我只是,我只是……”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遥想当年时已远(二)

  

下一篇:遥想当年时已远(一)

  

本文标题:父兄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0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