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遥想当年时已远(二)

遥想当年时已远(二)

作者:竹笺书 2016-02-05 16:33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考学像一阵风,我们是同一朵花的花瓣,暑假结束以后,我们被吹散在三个不同的城市。

考学像一阵风,我们是同一朵花的花瓣,暑假结束以后,我们被吹散在三个不同的城市。

我和涌风所在的城市较近,只要有空,他就会来学校找我。我们像高中时一样去骑车、去吃红豆冰,走街串巷找CD。

在学校的小竹林看书、散步。夜深了不睡觉,躺在操场上看星星,沾得满身草屑。长一点的假期,他就坐上火车去找方若。

每回寒暑假回家,我们都会聚在一块。晚上涌风带着方若来找我,她不能回家太晚,每次送走她以后,无论多晚,他都会折返回来找我。

我们聊至深夜,交换彼此对人生还稍显稚嫩的感悟,回忆过去、谈论当下、畅想未来,或者穿行于夜色浓稠的大街小巷。

大二那年,涌风的爷爷去世了,他很难过,打电话给我,没说几句就泣不成声。那么乐观的一个人,哭得像个孩子一样,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哭,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闷声不响,我很害怕,害怕再也看不到从前的涌风,但幸好,他挺了过来。有些人,他不是不会悲伤,只是未到深处,他便把悲伤全部隐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涌风每回送走方若以后就直接回家,不再回来找我。有几次,我敞着门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他推着单车进门的声音。

我想他也许累了,没有办法把太多的时间跟精力投放在太多人身上。我们的交集越来越少。

我想起刚上大学那会儿,我们每天发短信,一个月三百条都不够用。或许是第一次离开家独自生活,我们有太多的思念要倾诉,太多的新鲜事儿要分享,有一些短信,我至今不舍得删,换一部手机转存一次,时不时就翻出来看。慢慢地,三百条变成三五条,我们越聊越少,直至彻底失去联系。

那是大三的暑假,放假前,我们还通过几次电话。学校一放假我很快回家,一到家就给他打电话,但他手机关机。

隔天我上他家去,他爸妈告诉我,他还没有回来。我每天打一个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没接,直到我失去耐心准备放弃,他的回复才姗姗来迟——一条短信:兄弟,学校临时有事,回去再聊。这句话成了我们最后的“交流”。

几天之后,他爸妈告诉我,他到乡下外婆家去了。我再一次给他打电话,始终打不通,于是我拨了方若的电话,响了很久,在我准备挂掉时她才接起来。

她言辞闪烁,说自己也跟着涌风到他外婆家去了,而且不准备回来,假期结束就直接回学校。我没再说什么,电话也没挂,往床上一扔出了门。

“兄弟,我们已经长大了,有太多责任要担,太多现实要面对,不可能再像过去一样,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这句话像个扩音喇叭突然在我耳边吹响。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遥想当年时已远(三)

  

下一篇:父兄

  

本文标题:遥想当年时已远(二)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30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