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成长

成长

作者:scorpioCqq 2016-02-05 11:01 来源:scorpioCqq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关于《成长》我想我知道的并不多。我认为的成长,没有故事里简单的成长,一个人的成长有他自己的故事,会心疼父母,会心疼自己,会认识到自己的不足

关于《成长》

我想我知道的并不多。我认为的成长,没有故事里简单的成长,一个人的成长有他自己的故事,会心疼父母,会心疼自己,会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拥有欲望、野心和贪念。成长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情,他一直都在,我们一直都在老去。

我想我的成长源于失去,故事是故事,感情是感情,这只是一个开始。

一、所谓的长大是失去

我不知道这十几年后的自己在第几个深夜里回想过去,有一些惆怅和无助,所以不断地找寻未来的路。我甚至是在害怕自己。目前的我记得自己的三次成长,第二次是失去。那年不是我的高考,初一的时候,打扫教室卫生作为考场,几乎是最后几个不算干部级别走的,独自的离开并没有回家,我去了医院。外公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我却还像电视剧里的好奇,带着呼吸面罩的感觉是什么?后来...

后来,妈妈打发我去接弟弟,一起到医院,开始莫名的心酸。那时候电脑屏幕上是一张海绵宝宝手里画出彩虹的桌面背景,在那时却有些刺眼。

一天,腿脚不便的外婆也到了医院,和外公进行了谈话,这是最后一次谈话了吧。外婆回家,几天后,外公被接回了家,在之前他送走他爸妈的厅堂里去世了,我记得外婆说:我去医院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怎么回家就没了。外婆哭的很难过,我借口逃到三楼去,独自哭。

之后就是外公的丧礼,丧礼上,我看到了形形色色来吊唁的人,他们搓着麻将,打着扑克守夜。我害怕独自一人陪着外婆,我害怕我会听不下去,忍不住眼泪。我想参加丧礼的人,也只有几个人才是真正的难过吧。首页晚上的宴席,我在因为人多挪了一桌到楼上的三楼,酒席撤了,灯关了,我一个人望着医院的方向,在呼出热气的玻璃上反反复复地写下了“死”。

最后就是出丧,“此今一别,此生不复相见”,我却要因为学校的月考不能送完全程,我终于在众人面前哭了出来,哭得那么难看,可是他还是走了,我摘下了白色的帽子,肩上的白花我带回了学校。数学开始考试了,我什么都不想做,脑袋里一片空白,那个时候我在想走到哪儿了,鞭炮应该能听到,不知道是回声还是其他,我听到了我一直等待的声音,于是开始做题目,成绩可想而知,可是没有人怪我。白花我带了一天,后来收在盒子里,至今保留着这千篇一律的白花。

后来去看外公的时候,我带了酒,早起买的啤酒,骑着自行车走上了那条我认了很多遍通往公墓的路。我准备好要说的话,却在一瞬间忘了。

也是从那一天起,我越来越害怕离开,害怕这就是最后一面,可惜这些都被当作孩子气相待。

二、成长是一种忙碌和努力

避免不了的高考,推着我长大,我选择了艺考生。画室里的日子我过了很久了,回想起来有点难以置信我是怎么做到的。

刚到画室,我算是落后的,一直不敢松懈,我记得第一次考试,我只画了一个球。然后宣布每星期考一次(几何),后来考得好了才能画静物。我清晰地记得陈凌是第一批通过的。我也想画苹果,所以会自己一个人画着几何体,第二批通过了,很高兴。每晚要画速写,从肌肉男开始,我画得很慢,但是每天都有作业,我必须完成。

冬天,画室不开空调,很冷清,阳光被遮在窗帘后,不多的人来画画,一个人写生静物,手从暖变凉,变冷,不灵活,清静的得能听到小鸟停驻在窗沿的声音偶尔转转,看看。

秋天,当你看到院里的红色叶子一起凋落,堆积,铺满一地的橘红,像是梦。

夏天,喜欢那荷花还有鱼,拿着鱼食去喂鱼,鱼儿吃荷叶的声音很整齐可爱。

集训的日子,那些个画速写的夜晚,很宁静却多了份闷热,秋冬的夜晚会有似婴儿哭声的猫叫,有些睡意后洗个澡继续,听着高亢的歌奋斗。早上起床后的早饭就着一杯咖啡在路上吃完,上课。中饭后,是画水粉色稿,后来在画室吃中饭晚饭了,习惯这一切。找乐子事时,会画一些好看女人的速写,相当写生照片。放假的日子,整个人瘫倒。

冬天,画累了的夜晚就倒头而睡,第二天洗把脸又开始了。我要求自己必须做到。

我一直记得那时小李老师说的兔子与猎狗的故事,我告诉自己:你必须是那只兔子,你没有退路。发现再也无法像那时一样了,人需要斗志,而斗志会在某一时刻出现鼓励你。“坚持”两字看似简单,却很难做到。做到后也许加上一些小脑筋,就离成功不远了。

所以说成长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动又积极的向上生长,最后你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只是没有了后悔。

三、成长浇灌了孤寂的海

一个人会想事情的时候是在没人理会的悠闲时刻。渐渐的悠闲时光,让我找不到事情可以做,一开始,我是担心的,渐渐的心安理得了起来,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时间就这样过了,没有说话聊天的人。

一开始,我也不能理解越长大怎么就越孤单了呢?后来,我一点点的长大,说话也越来越肆无忌惮,可是我喜欢这样的自己,没有约束,画画的人,做梦的人,是不可以被任何思想教条束缚的,一旦被政治所干涉,那就失去了可爱的纯真。没有人能真正的体会到对方的想法,可是我们总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妥协。

可是,我们总不能战胜时间死亡。我经常梦见自己杀掉了自己,梦里死后的自己唤醒在做梦的自己快点醒过来。一开始梦到自己死掉,我是害怕的,可是后来我发想我生无可恋,怎么会害怕死亡呢,于是次数多了,渐渐的不会天天梦到。

因为太空闲,因为对未来的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要怎么做,喜欢的却回不去,不喜欢的却在眼前,什么都一样。

我是孤独的,不管是小时候,幼儿园的早餐豆浆找不到人来喝,还是高中的二十人混寝,其实我一直都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发呆...我一直很乖,叛逆的心只是在角落里害怕着,在梦里大胆地游走。一句话很贴切“一个人天真地活着,一定是很多爱她的人宠溺了她很久。“虽不是原话,大意却是差不多的。我就是把自己关在城堡里的灰姑娘,傲慢无礼,充满嫉妒。相识的人不多,能记住名字的不多,还能互相谈心的人越来越少,终有一天会没有。

成长里的孤单,渐渐弥漫成海。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手绘党

  

下一篇:人心叵测:医院楼下的男尸(下)

  

本文标题:成长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28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