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其实这不是个鬼故事

其实这不是个鬼故事

作者:苍孙王冬妮儿 2016-02-05 11:00 来源:苍孙王冬妮儿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大晚上的,讲个鬼故事。小时候有印象,大人都不让小孩去寿衣店玩,为什么呢?现在想想可能是那个地方都是要给魂儿啊鬼啊用的东西,很多野鬼没人给买这

大晚上的,讲个鬼故事。小时候有印象,大人都不让小孩去寿衣店玩,为什么呢?现在想想可能是那个地方都是要给魂儿啊鬼啊用的东西,很多野鬼没人给买这些东西,就常去那聚着。一般开寿衣店的老板逢年过节,都烧点给常年聚在店里的孤魂野鬼们烧点,安抚一下。可就算是这样,也免不了这些冤魂们偶尔闹事。

有一年在蚌埠,一个姓张的人家从南方买来一个媳妇,小媳妇人很漂亮,可惜嫁过来没几天就跳河死了。据说是小媳妇家乡有对象,那男的穷,没钱办彩礼所以一直没娶她,她不得已才被家里卖到蚌埠,被嫁过来以后心灰意冷,就穿着结婚时候的红衣服跳河了。可是死了以后那家人缺了德,不想花钱捞尸体办丧事。

娘家离得远,根本也不知道她死了。姓张的那户缺了德,损了福报,没几年就家境落魄,人也死的差不多了,剩下一个17的小孩,整天在镇上偷点讨点过生活。有天蚌埠镇上来了个做生意的,拉着几车货,住在镇上的客栈里,一看就是有钱人,这小孩就盯上他了,想在他身上偷点值钱东西。

这小孩就整天跟着他,有天这个做生意的在街边吃混沌的时候这小孩过去摸他的钱包,结果让卖浑沌的看见了,卖浑沌的一喊,这做生意的就把小孩抓住了。一看是小孩,就问家大人在哪什么的,卖浑沌的认识这小孩,就把他家这点事说给做生意的人听。结果这做生意的一听,那小媳妇就是自己没钱娶的那个相好。

这做生意的就哭得不行了,本来是自己做生意挣钱了就想来趁着赶买买路过蚌埠看看她过得好不好,没想到她早就死了。就伸手要打这个小孩,卖混沌的掌柜拦着,说家大人干的缺德事,不管孩子的事。说话间这小孩就跑了,不小心跑进一个寿衣店,小孩胆大,就藏进一棺材里。听到外面好半天没动静了才伸出头来。

刚想爬出来一转头看见棺材里躺着的一女的,穿着红衣服,身上脸上都让水泡胀了,这女的一睁眼睛,说你还认不认识我了?小孩喊了一嗓子就晕过去了,醒过来后就变成个傻孩子了。寿衣店掌柜来把小孩从棺材里抱出去。再看棺材里什么都没有。后来这小孩跟那个做生意的走了,当了个听话的傻徒弟,也不愁吃喝。

这小孩一直伺候这做生意的,半仆半徒,打不还口骂不还口,傻是傻但是老老实实挺勤快,到这做生意的老了之后,在这做生意的墓碑上刻上俩人的名字,一边是这做生意的名字,一边刻上那小媳妇的名字,花钱厚葬。办完之后这傻徒弟就明白过来了,变卖了师傅留下的家产捐给一个山东的寺院里,然后削发为僧了。

发现都爱听这些神啊鬼啊的故事。其实哪有什么神鬼呢?都是因果报应自然循环吧。

今天讲个和尚的故事。

事情是这样的,我爷爷在世的时候曾是军人,在党的队伍里混到了大校级别,在广州军区退役后带着我奶奶和我姑姑大爷我爹一起回到山东,在一个国营纺织厂当厂长。一直做到80年代末。我爷爷这人很正直很善良,而且上过几年私塾,算是有学问的那种老一辈的很值得尊敬的那种共产党人吧。

这些都没什么,关键是这个人运气很好,在部队里打仗的时候经常上前线,但是没有负过伤,是部队里有名气的“福将”。他最常说的话就是,打仗不要怕,你胆子放在中间,子弹就躲着你走;你一怕,子弹就找你身上钻!他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也不信佛、道之类的,用我爸的话来说,他们全家都是相信科学的唯物主义者(当年我信佛皈依,我爸没少拿这些话堵心我)。

今天说的和尚的故事,是发生在文革期间我爷爷的亲身经历。

我爷爷是军队干部,在文革中属于指挥红卫兵的人,但他并不“瞎障”。红卫兵那时候的任务基本就是到处批斗,把有文化的有钱的基本都祸祸死拉倒。但我爷爷不会乱批乱斗,在这场失去理智的运动中他一直保持着一个人人性里应有的智慧和难得的清醒,他去批斗的时候,基本都把那些有文化的先生和知识分子放过去了,他跟我说,他小时候上私塾,先生对他特别好,叫他认字,不认就轻轻打手板,他跟先生很亲近,当他去批斗那些知识分子的时候,脑子里总晃出他自己先生的模样,他对这些人总也不忍心。所以他帮助了好多地方知识分子,逃过了不少劫难。

有一次他去湖北的一个村子,那正是运动最热烈那几年,每个人的状态都是诡异而疯狂的。在他领着红卫兵去村子开会的路上,经过了一座小小的寺院,几个年轻红卫兵跟他报告说,寺院里是牛鬼蛇神,都该被打倒,拿着家伙事就要砸寺院去。他就不同意,他看到那些菩萨和天王的像,觉得真是好看,真是端庄,砸了总也觉得可惜。进去转了一圈,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和尚,他问了那和尚几句话,就带着红卫兵走了。并告诉红卫兵不要来破坏这个地方。

有几个小红卫兵心里很不舒服,年轻的小孩,总觉得来一趟必须得破坏点什么,否则心里就不舒服。他们就三五个人半夜去把寺院的佛像都砸烂了,和尚也抓起来挂了牌子,拉到村里跟那些教书先生一起关了起来。

第二天开会,我爷爷在台上例行公事开会,看到这个和尚怎么也在台子下面,就问警卫员怎么回事,他们就告诉我爷爷,寺院还是被拆砸了。等开完会,我爷爷就把这些关起来的人解散了,那个和尚没有走——庙被砸了,他连个安身的地方可也都没有了。我爷爷就把身上的钱(据说是我爷爷一个月的工资,七十多块钱)拿出来给了他,让他自己另找个地方安身去了。和尚走的时候千恩万谢,说真是天王下界,遇上了真菩萨。我爷爷跟我回忆的时候,还叹口气:好端端一个庙,好端端一些像,在那里安安静静放着,招惹谁了呢,砸了。唉。很可惜!真是很可惜!和尚也长得很清秀,也害得他逃荒一样的去了,真是造孽。

我大爷后来跟我说,等我爷爷带着红卫兵回部队之后,有好几个人莫名其妙的死了,死的时候都以为是瘟疫,可也没传染,部队还专门消毒预防了好几天,可的确也没传染别人。我问我爷爷,死的那些是砸庙的那几个人吗?我爷爷愣了一愣,没有说话。

后来我爷爷生病了,那时候我10岁,记得很清楚,他的心脏除了问题,需要做搭桥手术,全家人都在商量去哪做手术,我爷爷并不以为然,说自己没有问题,坚决不做手术,老人倔强起来还是很倔强的,谁也劝不动。有天我奶奶去市场买菜了,我爷爷自己在后面小院子收拾葡萄树,一下子不行了,晕倒了。偏偏这时候,有个化缘的和尚路过我爷爷家后院,本想跟他化点葡萄吃,结果看到他突然倒在地上,赶紧叫来人,把他送到医院,这下做了手术,我爷爷算是好了。我们一家人都没有见过那个和尚,等我们赶到医院去和尚早就走了,邻居都说真是巧啊,老爷子有福报,命不该绝,菩萨来救了。我问我爷爷,那个和尚长啥样子,我爷爷说,刚跟他说了一句话我就倒了,哪里记得!

在这之后,我爷爷又好好活了十年,健健康康,每次吃饭都吃两碗,死的时候也是小小感冒,没有受罪,一下子就去了,去之前还吃了两个大包子,还拉了一个痛快的屎。在我心里,他是很舒服的走了。

嗯。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关于“小姨子”的若干问题

  

下一篇:每个人都爱美国队长

  

本文标题:其实这不是个鬼故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27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