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ladrona-贼的故事

ladrona-贼的故事

作者:苍孙王冬妮儿 2016-02-05 11:00 来源:苍孙王冬妮儿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听着ladrona在客厅的轻微的呼噜声,我在半夜想起这个故事。哦,我要讲的是一个贼的故事,不不不,我要讲的是我爱人ladrona的故事。哦哦

听着ladrona在客厅的轻微的呼噜声,我在半夜想起这个故事。哦,我要讲的是一个贼的故事,不不不,我要讲的是我爱人ladrona的故事。哦哦哦,也不是,因为我和ladrona已经分开一阵子了。

(一)他 or 她

ladrona是男是女?这真的不是一个问题。跟我是男是女一样没有意义的问题。你只要知道它是一个贼就好了,它没有其它身份。性别、国籍、性取向?或者那些触类旁生的标签,跟ladrona没有关系。它是我所见过,最纯洁的人。是的。但你也别误会哦,它可不是那种言情小说里所谓“偷心”的贼,它对人心不感兴趣,它真的只对钱有兴趣。它认识我的时候就对我说:“钱是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我只爱钱!什么?我也爱你?哦,那是因为你叫money啊!”——这是它说过最甜蜜的情话。

我是谁?哦哦,我不是某种货币或钻石、金条之类的东西,我是ladrona的爱人money,哦,抱歉,我记性不好,老是忘记我们已经分开一阵子了。只是我的名字刚好叫money。你觉得这个名字二缺?你才二缺你们全家都二缺。

ladrona不打呼噜了,它开始磨牙说梦话。它最近压力太大,因为一宗并不是它做的珠宝失窃案,警察正在找它,搞得它连手头上的事情都无法进行下去。不过这还是有好处的,因为它不能回到自己家——有两个警务调查员天天去他家门口守着,害的他只好从窗户翻进去取牙刷——它来我家住几天,这就是我所谓“好处”,即便我们已经分开一阵子了,我依然觉得可以每天见到它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我就是这么爱着ladrona。

ladrona咳嗽了几声,我要装作去洗澡的样子,顺便倒杯水给它… 是的,它最近抽烟抽的更凶了,总在半夜咳嗽。我还不能做出一副关心它的样子,否则就失去了分手的意义,我要装作它的咳嗽吵到我的样子,用嫌弃的表情递给他一杯加了柠檬和蜂蜜的凉开水。当然,半夜这么黑,我有点担心它看不到我嫌弃的表情和样子。我要去了。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就会跟你们讲一讲,最近这个珠宝失窃的案子。跟你们在报纸上读到的完全是另一个版本,当然,这案子不是ladrona做的。什么?我怎么知道不是它做的?因为我无条件的相信ladrona!这是爱人间的基本默契!当然还有个原因,因为这件案子是我做的…好了,我要装作嫌弃的样子假装洗澡顺便给ladrona倒水了!

(二)Buccellati的皇冠

ladrona在沙发上睡觉,把头严严实实地蒙起来,我只好假装一副不乐意碰它的样子,伸脚踹了它一下。他一下子惊坐起来,看到是我,才呼了口气,痛苦地捂着脸小声骂了一句。我递水杯给他,给他一记白眼,转身去洗澡。

“ M”他叫住我,通常在生气或心情不好的时候才叫我M,“ 这件案子是你做的吧?哼?”妈蛋,他怎么知道?也许他乱猜的。

“什么?哪件案子?”我扭头反问,我从小就是谎话精,撒谎的本领一向很高,我相信可以骗过他,反正以前也都骗过去了。“ 你说你被怀疑的这件?不是,当然不是!我最近在忙着上瑜伽课,没有时间,你知道的啊,而且珠宝失窃那天我跟我妈在一起,在A城陪她逛超市,还给你打过电话问要不要给你带A城的小吃,嗯?忘记了吗?”

ladrona抬眼看我,没有说话,电视机微弱的光映在它脸上,有点可怕。僵持了几秒钟后,“没事,去睡吧”它回了一句。我想赶快溜走以免露馅。

“喂”又叫住我,妈蛋不会还要审我吧?“杯子拿走!”啧,吓死老子了…

洗完澡出来,他已经睡着了。我蹑手蹑脚走过去看,他睡熟了,手里紧紧攥着一个被角。哦,对了,他睡觉的时候要摸着被角,不然会睡不着。真是超可爱的熟睡的ladrona,就像一只小小的虾。

哦,对了,许给你们要说珠宝失窃的事情。相信你们已经在报纸上看到了,你们看到的版本应该是《8人盗窃团伙连夜作案,百万钻石皇冠失窃》京都晚报那一版。报纸上说他们是臭名昭著的职业盗贼,把他们吹得天花乱坠,说他们已经带着钻石皇冠逃去越南。不得不说现在的新闻记者啊,脑子都像豆腐渣一样。

没错,确有个8人的盗贼团伙,可麻烦你们动动脑子,8个人团伙,只偷一件珠宝,展会上展出20多件珠宝,这一件价值只有一百多万,销赃的珠宝价格普遍很低,估计60万就要出手,这样分赃每人不到10万,职业盗贼的盗窃工具和装备就要10多万,甚至更高,怎么想都是回不了本的,他们难道傻?

当然,警察可是不傻的。所以他们怀疑到ladrona头上。之前ladrona的确很爱珠宝,因为他想展示他是一个有品位的盗贼,但是后来他发现珠宝不好销掉,就改偷画了。

所以,真实的情况是,那八个人是我雇来的幌子。我才是真正的钻石皇冠现在的主人,如你所愿,这副让人晕眩的钻石皇冠正安静的躺在我衣柜角落里。但看到报纸上这样大肆吹捧这八个笨蛋,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一个月前,我在网路上得知这副皇冠即将从意国赴京都拍卖。而ladrona刚拒绝掉一个客人的请求——那个客人明显觉得这副皇冠不值得用高价拍得,所以委托L,想以低价得手。ladrona说自己不感兴趣,推了。但是我对这位客人开出的价钱比较满意,况且刚刚跟ladrona分开的我,对未来的生活深感焦虑。于是我偷偷记下了这位客人的信息,私下里联系了他。得知我愿意帮他得到这副皇冠,这个客人非常感谢,在原价的基础上给我加了30%,我满心欢喜答应下来。

我在这副皇冠从意国启程之前就赶赴意国,伪装成空乘服务人员在机场等待,在检查展品货箱的时候调包了皇冠,以假乱真,偷走了钻石皇冠。然后我飞到越南,佯装成客人,找到8个惯偷,告诉他们我要这副假钻石,叫他们偷来,我承诺给他们超过黑市价格的报酬,让他们以为我是真的被这件珠宝迷了心智的糊涂客人,以此让他们作为我的替死鬼,替我在京都演一出好戏。拍卖会当天,8个窃贼如约而至,用非常专业且漂亮的手段盗走了假钻石。还登上了第二天京都所有的报纸。而我在拍卖会当天跑去A城,约我的疯子妈妈逛街,路过A城有名的小吃店,我专门打了电话给ladrona,问要不要给他带外卖。如此,就有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ladrona醒了,我听到它拖鞋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天快要亮了。又是崭新的一天。祝你们晚安。也祝你们早安!

(三)关于分赃,啊不,分手的那点小事

今早上起来ladrona的神情怪怪的。接了几个电话都是出门去接,搞的我好奇心做祟,想去偷听,但都是刚走到门口他就挂掉电话进门了。啊,哪里不对…到底是哪里呢?莫不成是外面有其它情人了?这个混蛋… 有情人的话还睡我这里… 把我当旅馆么!?shit!shit!shit!

此时想起跟ladrona在一起的时光,比现在快乐得多,那时候天天和他一起去偷东西,我总幻想我们偷来巨款携款外逃,然后ladrona不幸被捕锒铛入狱,他一定会宁死不屈大义凌然绝不会供出我,然后空留我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挥金如土孤老终生…… 现在分手了,很担心若他跟别人合伙,再发生这种情况,受益人就不是我了!不能挥金如土,异国他乡孤老终生这种情形也变得不再浪漫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ladrona出门了。我很想偷偷跟出去,但是客人发来通知说明天要见面交易,我为了保证钻石的安全,我决定守在家里,寸步不离。期间多次检查衣柜保险箱和钥匙,都没有问题。漂亮的钻石小姐,明天就能拿你换来一大笔钱… 我可以暂时离开京都,跑到一个春暖花开的地方,想做什么做什么,直到最后一分钱花光,这,就是我的哲学。拿定了主意,只看明天action!

交易地点很奇怪,在A城百花商场的地下车库。一般交易都会选择在没有摄像头等监控设备的酒店或者私人地点,选在这么一个地方着实很怪异。但是山路十八弯都过了,难不成最后不卖砸手里?想想还是咬牙去了。

下午2点钟,客人如约而至,也带来了珠宝鉴定师,可打开包裹的时候,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傻眼了— — 包裹里不是只有一尊钻石皇冠,而是8个,一模一样的钻石皇冠… … 客人和我都傻眼了,我哑口无言,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眼下只能祈祷,八个中间有一个是真的,但我心里已然有了定论,真的钻石并不在里面。

很明显,我被ladrona摆了一道。因为这样的技俩我也曾用在我心爱的ladrona身上。

分手前的6个月,ladrona在伊国跟踪一个考古队,并从这些人挖掘的古墓下偷出四十二磅古金币,ladrona为了这些金币险些丧命,九死一生把它们带出伊国,可在顺利运回京都的时候,我用四十二磅伪造的镀金铜币调包了这些金币,然后迅速卖给东城的一个客人。不大不小赚了一笔,我绝不承认我良心有愧,我是贼啊,以赃售赃是职业盗贼的基本素质,这是ladrona教我的,我怎么能不遵循呢?当时ladrona发现以后很生气,跟我讨要80%的“辛苦钱”,开玩笑,我怎么可能给他?ladrona2个礼拜没有理我,终于有天忍不住跟我疯狂发飙,指责我没有良心,这是他第一次跟我发这么大的脾气。我也很委屈,这一点点利益,就不可以让我么?到底在ladrona心里,真正的money是比一个叫money的爱人值钱的… 于是,我们就这样分手了!

哎呀哎呀,眼下可不是矫情这些鸡零狗碎的时候,把我的钻石找回来才是正事。我跟客人直言我遇到的麻烦,客人答应给我48个小时找回钻石皇冠,否则就要回定金,交易取消。我也将在盗贼圈子里臭名远播,不行不行,为了我的良好信誉,我必须赶快去找了!依旧祝:晚安!午安!早安!

(四)48小时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去哪找ladrona。我答应了客人48小时后再次交易。但根本没有头绪。漫无目的地在家门口的咖啡馆坐了一天,脑子里一团乱麻。傍晚的时候,两个警察把车停在小区门口,转转悠悠地找门卫问几句,又找路人问几句。手里拿着ladrona的照片。我认得他们,自然他们也认得我,他们是前两天蹲守在l家门口的那两位。也曾经因为l从前的案子找我问过话,怀疑过我的作案嫌疑,但他们手里并没有凿实的证据,所以也没有抓过我。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那个人是摩羯座的

  

下一篇:我有个朋友是中医

  

本文标题:ladrona-贼的故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26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