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休止的手

休止的手

作者:朱绿 2016-02-05 10:0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爸,假如一切全部重来,你的手好好的,我们是不是就能拥有截然不同的命运?”

献给我的父亲温春阳

1、他

除夕夜,在礼花鞭炮震出的袅袅浓烟里,我一眼就瞥见了穹庐之上的皓月繁星。

那是个呈三角形的七十年代残旧楼群,入口是一条狭窄逼仄的胡同。垒高的水泥路旁,有半人深的排水渠。走过纵横交错坑坑洼洼的石头路,一抬眼就能看见那个散发出淡黄色温暖光辉的小二楼,那里时常传出的动人旋律,令我如今一想起就顿时泪流满面。

年幼的我曾经坚定地笃信,坐在那间小二楼里终日与黑白交错的音符为伴,把温暖投映在每个人身上的他,就是黑夜里最为璀璨夺目的星星。

我对他最初的记忆,就是他永远藏在裤兜的右手。

1976年,毛泽东主席逝世,他还不到19岁。14岁就踏入音乐学院大门的学习长笛的他,还没等拿到毕业证书,总政和海政两家歌舞团就相继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但由于众所周知的政治因素,他未能称心如愿。音乐学院那一届的毕业生全部响应国家政策支援边疆,他是被分配到了内蒙古自治区昭乌达盟的其中一个。那时的昭乌达盟,只有一条马路,一家商店,歌舞团简直就是从废墟里临时搭建起来的。歌舞团创建初期人手不够,他和同学们卸下行囊,半做演奏员,半是做苦力地把演出队支撑了起来。他们下到比城镇更加贫苦的牧区采风,演出,日日风餐露宿。

从东三省的经济中心来到相对落后贫穷的内蒙古,我不知道他如何度过那与往昔千差万别的日夜。从小在家,他是不吃粗粮的。即便是在全国上下发生自然灾害,穷人连树皮都没得啃的年代,他依旧是家里娇生惯养的王子,吃高粱米饭,都得一粒粒咽。在文化局做领导的父母,就把家里所有能攒下的大米白面,全部留给他。如今到了这里,怎么能跟那个山清水秀、物质富饶的小山城相比?如果没有草原上牧民醇厚朴实的长调,和悠扬凄美的马头琴曲,他哪里能支持得下去?

给市领导做汇报演出《八一风暴》那场歌舞剧的前一天,他熬了一整夜编写乐队要使用的配器谱子,没有能填肚子的吃食,他就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第二天,他黑着眼圈上台演奏,刚一下台,他就匆匆赶赴幕后,指挥道具组和舞台效果组做下一场的烟雾道具。

那枚纸炮突然爆炸的时候,他还饿着肚子。他想着,演出结束了,但愿能有顿像模像样的晚饭,要求不高。他已经整整一年没吃过母亲亲手包的白面饺子。只是不要再像上次那样,他们八个人在茫茫草原里走了十几里路,腿都要走断了,耳朵都要冻裂了,连个大眼贼的影子都看不见。好容易望见一户蒙古包,牧民们穷得只能给他们用清水煮二两挂面,他们差点把锅掏漏,都没有吃饱。他还记得,牧民的孩子们一边看那锅热气腾腾,少得可怜的面,一边把铁条一样乌黑的手指放在嘴里吮。

他先是听见了正对着他的四块薄玻璃,发出震碎的巨大“噼啪”声。然后是木制的窗棂被炸断的脆响。土墙上轰隆隆地炸掉了半个洞。他甚至听得出爆炸物四处乱飞敲击出的每一行音阶。一个粉红色的物体飞出去十米远,像只死耗子一样懒洋洋地趴在地面。

他的右手像鲜艳的大丽花般炸开,头皮被粗制劣造的爆炸物掀了起来,迸了一眼珠子铁砂。他手上的大鱼际还静静地躺在十米开外,被闻声而至的同学们捡了起来。

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去北京。但是他的意识早已游离在三万英尺之外。

刚刚保住命,就传来了最坏的打算,可能需要截掉他的右上肢。歌舞团的领导们几乎要给医生下跪:“这是我们国家稀少的音乐人才啊,一定要保住他的手,没有手,他这辈子就毁啦……”

医院召集了全国最优秀的手外科大夫给他抢救,无奈当时医疗条件和技术有限,他的手保住了,可也永远失去了手部功能。除了简单的抓握,他甚至不能活动任何一根手指。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梨花干洗店

  

下一篇:偷心天使

  

本文标题:休止的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24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