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仍然可以叫做放不下

仍然可以叫做放不下

作者:八千 2016-02-05 08:51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廖宗川觉得自己要用一生来后悔随口的一个请求。他在米线店里直等了两个小时,最后默默地回去学校,他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张采薇。

高中时张采薇是理科生。

比起理科,张采薇更喜欢文科也擅长文科。之所以学理除了总是记不住地理的经纬度、不会计算地球自转角度外,还因为家里大人的意见:理科生可选的学校多,出来还好找工作。

张采薇几乎是什么事都听家里大人的,在学校则万事都听老师。比如校服,只有班上十几个人都不穿校服时,张采薇才敢穿自己的衣服。有一类女生因为个子高和骨架大,校服也可以穿出风采,透露出青春的无所畏气息。张采薇则不行,她瘦而小的身体隐藏在宽大松垮的校服里,看不出任何形状。张采薇皮肤偏白,眉眼很淡,像在小溪里饮水的小鹿,被别人叫到名字回头时脸有轻微的惊惧,她脑袋后扎个马尾——在那个年代,女生胆敢把头发拉直以清汤挂面的造型披在肩上都算得上叛逆。

张采薇所在的学校和她本人一样没有存在感,河北普通县城的普通高中。这所高中学生的命运十几年来都惊人相似,极个别考上重点大学,少数考上一本和二本,多数上三本和专科。在外地读了四年书后,一本和二本的学生中多数回到老家,教书或做公务员。

比如张采薇的物理老师。高一的物理课上,戴着宽边眼镜的物理老师说,物理渗透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里,宏观上有没有边际的浩瀚宇宙,微观上有肉眼无法分辨的粒子……

张采薇心里生出了向往,对那一片未知的物理世界,出神间物理老师在这时发话了,生活中处处有物理的踪迹,比如说摩擦力,哪位同学可以举个例子。

声音从张采薇后面传来,继而是哄堂大笑:“比如说我们的裤子,如果不是腰带的摩擦力,裤子就掉了。”和物理老师那有穿石裂云力量的清澈声音不同,男生的声线很低,如果汪峰和许巍的声音是喊破了喉咙的沙哑,他的声音就是沙哑前的低沉,仿佛永远冲不出嗓子。张采薇忍不住回过头去,此时的男生脸上有微微的自得与嘲讽,头发清爽地四六开,一脸白净。张采薇在心里想,这哪里是男生的脸,又哪里是讲出这种下流笑话的男生的脸。

笑得最开心的是物理老师了,他不怒反乐,低头从座次表上找男生的名字:廖宗川。

张采薇回头又看了他一眼(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冲动地居然看了这男生两眼),有一种找到同类的感觉。这男生身上有一种安静沉默却持久的沙哑力量。新的班集体里,廖宗川从来不主动与任何人打招呼,包括张采薇这个坐了半年的前桌。

班上有多少大胆的女学生啊。各科成绩都很好、考班里第一的班长明明坐在教室中间,那些女生却一个个地像线条流畅的鱼,穿过他的书桌找到廖宗川。无数次张采薇回到教室时,那些动机不明的女生正坐在她的椅子上,像麻花一样扭转着身体听廖宗川讲题,这个时候张采薇就在教室外的栏杆上趴一会儿,等那些女生离开了才回去座位。有很多次,张采薇推开教室的门,廖宗川刚好抬起头,他脸上的表情很沉静。张采薇看到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女生后,心平气和地走出教室,廖宗川则低下头回到问题里速战速决。

张采薇有时也会因为复杂的数学题向廖宗川请教,那态度就像请教自己的女同桌,请教自己的老师,纯粹而直接,只有题题题。如果坐她后面的是那位因为脸上长痘而有着“月球表面”之称的班长,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向他请教。在那些飞扬跋扈的学生眼里,张采薇像截木头一样不解人间风情,青春单调而乏味。张采薇的生活离青春小说和偶像剧有一万年远,她从不幻想,也不参与闲言碎语,根正苗红地只知学习。张采薇的生活像是一汪平坦向前淌的水那样哑然无声,没有丝毫的张扬,甚至没有存在感。

女生之间的友谊基本上建立在宿舍熄灯后的卧谈会。而张采薇读大学之前从未住过校,因此只在学校吃晚饭,平时她自己吃饭也自己打水上厕所。渐渐张采薇发现廖宗川不同,他只不过是被动,廖宗川聪明,有着冷幽默,给别人讲题给细致。两个月以后,廖宗川和同寝室的室友打成了一片,一起吃饭一起打水。冬天来了之后,总是有人拉着廖宗川去打雪仗。在晚饭之后、夜自习之前,整个教室都是他们一伙人打闹的声音。也因为这种只有别人找他没有他找别人的被动,他看起来像是小团队的核心。有一次他们轮流讲鬼故事,廖宗川的最为可怖:有一次有个学生半夜去上厕所,看见有人在水房拖地,用的是她自己的头……

张采薇感觉自己和廖宗川像是平行线,轨迹是一样的,因此永远不会相交。期末考试后即是文理分科,担任班主任的是政治备课组的组长。班主任用了整整一节课时间来劝大家弃理从文:太多人选理时,文科就是优势!

张采薇有点踌蹰。家里人的意见是选理,而当时指导大家选科的一句话是,地理是文科中的理科,化学是理科中的文科。按照这条准则,如果你擅长地理、讨厌化学那么其实适合你的科目是理;如果你擅长化学、讨厌地理其实适合你的科目是文。张采薇显然是后者,其时她已经准备跟家里商量弃理从文。

期末考试间,大家在教室上晚自习,并且按照国际惯例互相对答案。一群人对廖宗川的物理能力叹为观止,他解出了最后一道大题,那道出题老师根本没想到有人能解出来的大题。张采薇像是感慨,又像是佩服,对廖宗川说你肯定选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思念前生

  

下一篇:再见九重葛

  

本文标题:仍然可以叫做放不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24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