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初吻之夜

初吻之夜

作者:犀牛故事300542910 2016-02-05 01:01 来源:犀牛故事300542910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豆瓣id:大给《心理罪》编剧,《有爱我们床上谈》(豆瓣热卖中)作者。2006年高二,某个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周末晚上,李小赞和林泽明赶完当天的
豆瓣id:大给 《心理罪》编剧,《有爱我们床上谈》(豆瓣热卖中)作者。

2006年高二,某个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周末晚上,李小赞和林泽明赶完当天的作业后各自在家里看《情深深雨蒙蒙》。正演到第15集,依萍和书桓在林子里墨迹半天终于接吻。李小赞双腿大开瞪大眼睛嚼着西瓜在那科科笑,被她妈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是不是傻?”李小赞赶紧缩回淑女形态,把刚刚脑子里冒出来的各种YY泡沫一个个戳破。这个时候,她屁股底下的手机震了一下。

城市的另一个角落,林泽明躲在厕所里发短信,他说:“在看情深深雨蒙蒙嘛?依萍和书桓那什么了。”

李小赞偷偷回了个矜持的“嗯,好像是……”。

看到李小赞的回答,林泽明迅速握着手机打了一串字符,还没发出去呢,脸就红透了。

林泽明说:“那个……我们俩……是不是也到时候了……”

李小赞脑袋有些发木:“不知道……反正李雅然说她跟张二冬那个过,他俩儿认识比咱们俩儿还晚呢。

“对啊……要不现在?”

“现在?”

“是啊,那个……你想吗?”

“……你想我就想”

“那我们去公园。”

李小赞瞅了一眼正在啃西瓜皮的妈妈。

“好……”

李小赞成功引诱她妈同意买几根鸭脖子来宵夜,由此获得了出门的机会。但鸭脖店不过就在几条街之外,靴子围巾包裹得太严密,太正式,明显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难免引起妈妈的怀疑。

所以在深秋的晚上,李小赞只是披了一件外套就出了门……

李小赞和林泽民第一次相遇,是在高一的某个快要迟到的早上。那天,李小赞提溜着两个肉包,踩着自行车匆匆赶到校门口。在做值日的林泽明像个交警似地一招手把她拦了下来,示意她把校牌挂上。早上急得差点没披着被子就出门,哪有时间管校牌的事。

李小赞气呼呼地在书包里捣腾了半天,终于在袋子底下翻到了沾满饼干削的校牌,她手忙脚乱地佩在胸前,正准备亮给林泽民看,却发现他从地上捡起来一片粉色的东西,一脸好奇地左看右看。

天啦!这个神经病,那是李小赞的七度空间!

“同学,这是什么啊!?刚刚从你书包里掉出来的。”林泽民瞪着一双求知若渴的眼睛问李小赞。旁边路过的男女同学有的张大了嘴,有的默默举起了手机。

李小赞忙不迭地跨上自行车,冲他大喊:“神经病啊!不是我的!不要问我!”

林泽民茫然地举着那片卫生巾要走近,李小赞尖叫一声烟似的溜了。本以为这件尴尬的事情就这样不尴不尬地过去了,可李小赞低估了林泽民作为一个学生会成员的积极能动性。在眼保健操前的广播时间,李小赞听见头顶上的喇叭里传来林泽民浑厚的声音:“老师同学们请注意,老师同学们请注意,今天早上,我校值日生在校门口拣到粉色物体一片,请那位身材娇小齐肩短发的失主速来学生会办公室领取!”

天啦!这个神经病!

因为这件事,李小赞足足被班里同学笑了一个星期,科任老师们都是憋着笑来上课的,他们那一句威严的“同学们好”也都带着颤音。

为了报仇,李小赞打听了一圈这个林泽民,从他死党嘴里,她得到一个重要信息:这个林泽民之所以不知道卫生巾乃何物,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性知识一片空白的书呆子。

于是,李小赞收买了林泽民的死党,叫他向林泽民散布关于卫生巾的错误知识,就说卫生巾是青春期少男少女都需要使用的东西,不经常使用的话对发育有影响。一定要问林泽民他有没有用,得到否定回答,就装作一副看见怪物的模样,语重心长地劝他去买。李小赞塞给那个男生一片卫生巾,不顾他惊骇的表情说,如果他要求证,你提前用上,露给他看。

果然,在那之后的一天,李小赞在学校超市的卫生巾区看见了正在跟售货员描述男用卫生巾的林泽民。

他死活要买,售货阿姨就把他学号记了下来,汇报给了他班主任。后来听说他们班为此特别开了一节生理卫生课。

快立冬了,李小赞从人民公园站下了车,立马被迎面刮来的冷风吹得打了个哆嗦。她搓了搓手臂,一抬头就看见高高瘦瘦的林泽民站在路灯下。

她扑哧一声笑了。林泽民也只是在睡衣外面加了一件大衣,汲着一双毛拖鞋就出了门。他手中提溜一个7-11的塑料袋,怀里抱着一条中华烟,看来是借口说帮他爸买烟才出来的。

刚才在电话里一个个摩拳擦掌的,真见了面,两个人却都有些扭捏起来。

林泽民松开手中在等李小赞的时候拧了好多圈的塑料袋,那袋子立刻旋转起来。他不自然地朝她笑了笑:“今天好冷啊。”

林泽民记得,他跟李小赞经过卫生巾一役之后,就再也没机会见面,直等到高二开学,文理分班,他才发现自己和李小赞被分到了同一个文科班。当时他只觉得那是上天让他与仇人一决胜负而做出的某种命运安排,根本没想到那其实是李小赞和他终究会有一吻的某种缘分注定。

仇人相见,不知道李小赞有什么打算,总之,林泽民很快实施了自己的复仇计划。

当李小赞看到教室两边墙上挂着名人名言上,恩格斯、马克思、爱因斯坦还有李时珍的脸全变成了素描的她的脸时,她脸上那种吃了大便一样的狰狞表情,很让林泽民满意。

不过林泽明没满意多久。还在欣赏着李小赞的窘态,他突然发现自己一直在听的walkman里冒起一阵白烟,吓得他一下子蹦了起来,赶紧打开来取出磁带一看,不知道谁趁他不注意,往磁带的孔里倒了好多粉笔灰。

李小赞下手并不比他慢。林泽民瞪着李小赞,李小赞也瞪着他。

从那之后,他们俩总是时刻注意对方的动向,提防着,偷偷观察对方有什么新的动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互相看上了。

那段时间,林泽民发现,李小赞在疯疯癫癫的表面之下,其实还有安静以及温柔的内心。她会在上体育的时候,趁别人都在打羽毛球,偷偷跑到学校后面那颗大香樟树下看书,有时候在那坐一整节课,有时候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死党过生日,她会把生日贺卡上那个一打开就会唱歌的纸机括撕下来,偷偷粘在死党文具盒的合页上,死党一揭开文具盒,就能听到嘀嘀嘀嘀生日歌奏起。

该死,她还蛮可爱的,再接着观察,就下不去手了。

那天,是“冷面煞星”的地理课。上课铃响,林泽民眼看着李小赞一路疯跑着最后一个坐到自己位置上,满头是汗。“冷面煞星”有点不爽,重重地把地理书拍在讲台上,说李小赞,你带着大家复习一下上节课的内容。李小赞偷偷吐了吐舌头把桌面掀起来,一个红色的氢气球忽然从桌子里漂了出来,底下的绳子上栓了一张纸条,上写六个大字“冷面煞星傻逼”。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重金属计划生育

  

下一篇:那个只送木头的男朋友

  

本文标题:初吻之夜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20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