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重金属计划生育

重金属计划生育

作者:犀牛故事300542910 2016-02-05 01:01 来源:犀牛故事300542910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豆瓣id:大给《心理罪》编剧,《有爱我们床上谈》作者“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这句古谚的释意早在多年前就被《新辞海》重新修订过,它原意是讲人的命
豆瓣id:大给 《心理罪》编剧,《有爱我们床上谈》作者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这句古谚的释意早在多年前就被《新辞海》重新修订过,它原意是讲人的命格和财富不由人掌控,老天自有一个小本本,旦夕祸福早已记录在案。

《新辞海》的修订是在后面加了一句注解:仅限于“捆绑时代”使用。捆绑时代里的捆绑,是指人的肉体和思想终身合为一体,肉体的奔溃必然会导致思想的灰飞烟灭,而肉体轻易就可能损坏,确实不是由人说了算的。最终,是栈灵机器人的出现,终结了那个时代。栈灵机器人其实就是肉体的替代品,可以停栈死者的思想,让死者永生。

基本上,在“栈灵时代”没有标准意义上的死亡,人们都是永恒存在的。所以,所谓生死有命,当然就是老掉牙的说法了。

作为基层办事大厅一个普通的速记员,我对这个新的时代没有过多的赞誉,就像我的父辈对他们的时代也不见得有多嫌弃一样。因为,对于栈灵机器人,每个人都有需要它的时候,每个人也有讨厌它的时候。

需要,当然是需要它来续命。讨厌,是因为我们只有出生人口,没有死亡人口,城市里早已经人满为患,每个人的生存空间被不断压榨。

我在帮科长列印一张公文时看到过一个词,叫做机器人口大爆炸。

机器人口大爆炸这个问题最早显露是因为一幢意外事故,有个肉身在地铁车厢里被两个机器人挤得颅脑大出血,一命呜呼。

当然,第二天他就通过栈灵复活,拥有了一具机器身体,他在记者的话筒前愤愤不平,撂狠话说要找到那两个挤他的人,非揍得他们断几根线路不可。记者没有把这个新闻放在社会民生版,而是下了个大标题放在了政治版,首次提出了限制人类机器人化这个议题。然而这个议题当时没有受到高层的重视,因为高层不坐地铁。而后来,由于死亡成本的持续减小,以及机器身体逐渐主流化,导致一个仪式开始在年轻群体里流行。

每到高考结束,一个班的同学会相约站在阳台,集体抛弃自己的肉身,而选择去拥有一副更帅、更漂亮、更强壮、更有趣的身体,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就跟我们现在决定换一个发型那样简单。这些年轻人当中,就有父母是高层的,他们的父母或许曾经反对过他们的请求,但在接到死亡通知的时候,父母也就不得不给他们买一个机器身体了。总之,非常迅速的,地球生命体的数量达到了空前的150亿,紧接着,一个针对机器人的计划生育法令便出台了,这个时候,栈灵机器人更新到了第二代,这是2088年。

《2088计划生育》法令:

提高死亡成本,主要政策为抬高二代栈灵机器人售价,提高使用门槛;

2,减少机器人口,主要政策为逐步淘汰一代栈灵机器人,为当前没有条件升级至二代机器人的一代使用者提供“灵魂罐”存储意识,以尊重生命永续的基本需求。

亦鼓励民众以崇高的生命观看待世界,走入自然的生死循环(注:既选择释放灵魂,自然死亡,还世界一片净土,造福后辈子孙。)

3,由于一代栈灵在物理层面已经很难与肉体辨别,对于蓄意隐瞒机器人身份的民众,政府将采用“新图灵测试”加以甄别,从即日起,图灵小组将分区展开甄别工作。

按照我的理解,这样的法令颁布之后,受到影响的只能是像我们这种收入卑微的底层民众。有钱人,自然是因为有钱,奔着第一条直接升级去了。

没钱人,要么接受第二条,要么挑战第三条。只能是这样子。至于法令中提到的灵魂罐以及新图灵测试,我是亲眼见过的。

那天,我和同事林光鲜刚进公司,嘴里还叼着咖啡,就被前台通知直接去会议室。

会议室一头拉起了蓝色的围帘,晨光映耀下,大致看出围帘里是两个人对坐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杯子,跟面试似的。围帘四周有警察把守,他们的帽檐上滚动着一串红色LED字符,写的是“图灵小组”。我和林光鲜在警察的指挥下走到入口处跟几十个交头接耳的同事排在一起。出口处,有几个人正襟危坐成一排,其中还有我们的领导,我看他们面无表情,纹丝不动。

林光鲜忽然伏在我耳边说,他们被关掉了,他们是一代栈灵。

连老板也是吗?我有些接受不了。

有些人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栈灵,一代的仿生做得那么牛逼,连生殖系统都可以正常使用。林光鲜鄙视我的无知。

队伍向前挪了一个人的位置,出口处立马就有一个人被警察押解出来摁在我们领导的旁边。一个女警察的身影将我们好奇的视线挡住了,“咚”的一声,好像是敲开了一个核桃一样。等她移开,之前还在奋力挣扎的那个人也安静得像一尊雕塑了。

半个小时内,排在我前面的人进去出来,有的变成雕塑,有的带着一脸惊魂甫定直接走出会议室。

很快便轮到我,帘子撩开来,一个警察笑着朝我招手。林光鲜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咽了咽口水,一脚迈进了帘子。

我刚刚在椅子上坐定,桌子对面的人便例行公事般向我解释起来:新图灵测试的原理非常简单,它依据一代栈灵机器时期因技术受限而导致它们在物理层面上普遍留存的一个bug——死循环——而设计。它的测试方法也很简单,在你面前有一个空水杯,我现在要求你拿着杯子去饮水机那里接满水,然后放回桌子,最终,我要看到满满一杯水出现在我面前。

你能够理解我的要求吗?

我虽然不解,但还是点点头。

他下巴一扬。

我在饮水机接了一满杯水。慢慢走向桌子的过程中,我才理解这个测试的意义所在。

这只杯子是漏的,等我把它放回桌子时,基本上它已经漏光了,又变成一只空杯子。我猜,如果是一代机器人,因为那个物理层面的bug的存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身体会不由自主地重新拿起杯子去接水,再漏光,再接水,由此陷入没有尽头的逻辑循环中去。可我不是栈灵,我把空杯子放在他面前说,节约用水。

他笑了笑说,你可以走了。

我站在会议室外面等着林光鲜。可透过玻璃墙以及警察们的肩膀,我看见他被押解着坐到那排机器人旁边。那个女警察从脚边的纸箱里掏出来一串廉价塑料包装的黑色物件,她就像是在超市买袋装奶茶一样从底端撕下一个,然后拆了订书针,掀开塑料盒,就拿出来一个5号电池大小的金属罐子。她抽走林光鲜刚签完名一张合同,熟稔地把罐子竖立着放在刚才签合同的桌子上。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桃花源·记(不定时更新)

  

下一篇:初吻之夜

  

本文标题:重金属计划生育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20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