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万物无邪(不定时更新)

万物无邪(不定时更新)

作者:忘川゜ 2016-02-05 01:01 来源:忘川゜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从天堂到地狱,我路过了人间,错过了你。第一章:走投无路沐秀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已经穷的两天没吃饭了。突然他感到胃里一阵翻涌,烧心的疼,
沐无邪:“从天堂到地狱,我路过了人间,错过了你。”

万众皆迷画中仙,无人怜爱世间魁。

——题记

第一章:走投无路

沐秀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已经穷的两天没吃饭了。突然他感到胃里一阵翻涌,烧心的疼,他赶忙弯下腰去吐,口中有一股腥甜,他眼前一黑差点站不稳,等他定睛一看地上竟有一摊醒目鲜血。他知道自己已经活不长了。他这一生为考取功名苦读圣贤之书,但却总是无人赏识连连落榜仅仅只考中了秀才,家境贫寒又早年丧偶如今又病入膏肓,实在没什么好留恋的,唯一让他放不下的就是他五岁的女儿。

他看着靠在大树下已经睡着了的女儿,她睡的如此香甜,嘴角还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他弯下腰把正在酣睡的女儿抱在怀里,用慈爱和不舍的目光看着她。他的女儿从小就体弱多病,两岁时她的母亲就因病去世,这些年来女儿跟着他没少吃苦。如果不是女儿的陪伴他也根本撑不到现在,可是如今他就要快要死了,他真的不知道他走了以后,女儿该怎么办。

他给女儿起名叫无邪——沐无邪,希望女儿能活在一个单纯无邪的世界里,可是这个世界怎会无邪,有正就必会有邪。

他抱着女儿走了很远很远的路,撑着最后一口气,终于走到了。他要死前把女儿托付给这世界上他唯一肯信任的一个人——他的挚友,仲亦轩。来到仲府的大门口,看见这座华丽的宅邸他惊叹得长大了嘴巴。他与仲亦轩虽交好却从未来过他家他敲了敲仲府的大门,这时一个矮个子的家丁把大门打开了。那个矮个子的家丁撇了一眼沐秀才,看他衣衫褴褛双眼被饿的无神便以为是个要饭的,正准备关上大门。他连忙上前阻止

“别关门,别关门,我是来找仲老爷”

“你认识我们老爷?”那个家丁上下打量着他,看见他的怀里抱着一个正在熟睡的小女孩儿。他穿着一件青色的长衫虽然破旧但一看就知道他是个读书人,或许真是老爷认识的人也说不定呢,不如就帮他去通传一声吧

“好吧好吧,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帮你通传一声。”

“老爷,门口有一个秀才求见,还带着一个小女孩儿”那家丁通传道。

仲老爷正在喝茶,一听到“秀才”两字便以猜道沐秀才,便放下茶杯,亲自到门口迎接。

可是到了门口,沐秀才居然不在,只有小小的无邪靠在门边静静的睡着。“那秀才居然丢下这孩子跑了。”家丁惊奇的说。仲老爷轻轻的把无邪抱了起来,摸了摸她的额头才发现她发烧了。他望着繁忙的街道人来人往一时看不到沐秀才的身影。仲亦轩知道,如果不是遇到了实在困难的事,沐秀才是不会丢下无邪而离开的。

第二章 小女长成

七年后。

仲府的后花园里传来一片欢声笑语。

“小夏,你别出声,姐姐给你扑一只漂亮的蝴蝶。”

说着,只见花丛中一个倩影手中正拿着一个团扇轻轻的向蝴蝶扑去,可惜这蝴蝶飞的太快,让她扑了个空。

七年了,她早已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不再是当年那个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小女孩了,现在的沐无邪身着一身淡紫色衣裙,身上绣有小朵的粉色丁香花。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蓝色簪花,显得几分随意却不失典雅。略施粉黛,朱唇不点及红。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她的身边跟着一个小男孩儿,那个小男孩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尽显华贵之气,而那张充满稚气的小脸,可爱水嫩,好像一掐就能出水儿。那雪亮的眸子,像一汪纯净的池水。

他叫仲夏是仲亦轩的小儿子,仲亦轩有三个儿子,大儿子仲晨已经年近20了, 二儿子仲禟也以是志学之年(古代男子十五岁)而且小儿子仲夏却仅仅只有六岁。因为是老来得子仲亦轩对这个小儿子十分的疼爱。仲亦轩没有女儿,这几年来她一直把沐无邪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抚养长大对她疼爱有加。

这时仲亦轩来了他看见沐无邪和仲夏笑着说

“ 无邪,小夏,你们在玩儿什么呢?”

“爹爹,爹爹,无邪姐姐在给我抓蝴蝶呢。”仲夏欢快的笑着说。

“ 想要蝴蝶?这还不容易吗?”说着仲亦轩挥了挥手,手中突然红光一闪,变出一只活灵活现的褐凤蝶来。

“哇,仲伯,你的法力真的是越来越高强了,这么轻松的就变出一只蝴蝶来。”沐无邪看着仲亦轩手中的褐凤蝶惊叹道“你可以教教我吗?”

“怎么,无邪你也对修仙有兴趣吗?”仲亦轩看着无邪的小脸笑着说。

“是啊是啊,仲伯,我对修仙很有兴趣的,你给我们讲讲神仙的事吧!”

“在我们这一带,有五大修仙圣地,东边的福曦山,西海的乾陵岛,北边的净陨坛,南边的故仙山和凌渊城。而这五大圣地中福曦山和净陨坛是不收女弟子的。其他三大圣地中乾陵岛的名声最不好,据说他们那里的弟子有很多为了尽早修得仙身而偷炼邪术。离我们这里最近的是故仙山和凌渊城,不过凌渊城弟子众多,竞争激烈,倒不如故仙山清静,是修仙的好地方。”

“故仙山?仲伯伯,你去过故仙山吗?”

“这倒没有,不过我有一个朋友在故仙山修仙。我会的这一点点仙法也都是他教给我的。”

“伯伯,你真厉害,朋友遍布五湖四海,而且还都很厉害呢。”

“唉,人有的时候,结交的朋友越多,结下仇家就越多。你们还小,人情事故啊长大就会明白的。无邪若是对修仙有兴趣,伯伯在教你几招。”

“爹爹,爹爹。我也要学,我也要学。”小仲夏不甘落后的叫喊道。

这时仲夫人从庙堂回来了,听到仲夏的话生气的说:“学什么学,老爷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小孩子似得,成天想着修仙修仙,不务正业,修仙有什么用啊,咱普通人就过普通人的安稳日子,你别教坏了孩子。”

“夫人,你说这话我就不赞同了,修仙怎么就没用了,无邪自小命数不好,若不是清涵道长在府外施下封印,咱们能有现在的平安日子吗?”

仲伯口中的清涵道长就是他在故仙山修仙的那个朋友。无邪自小就命格诡异,命数不好,常有恶鬼缠身,如若不是清涵道长在仲府设下封印,无邪也不可能平安的活到现在。只是那时无邪还太小,对清涵道长没什么印象。

第三章 家生变故

“人家清涵道长是有仙骨的人发力高强,是咱们这些凡人能比的吗?老爷你就听我一句劝,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吧。”

仲伯听了伯母的话,便不再与她争论,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了。

仲伯母望着仲伯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看着我们,脸上又有了愤怒的表情,气呼呼的说:“你们这两个小鬼,不在书阁好好念书,趁我去庙堂的功夫又跑出来玩,赶快给我回去念书。”说着就像拎小鸡儿似得把无邪和仲夏拎到了书阁。

仲府的书阁很大,里面的书架很高很高要利用梯子才能拿到上面的书,一排一排的书架极其规整,有纸质的书也有竹简还有一些写在龟甲兽皮上的书。这些书籍包罗万象种类齐全。小到有民间传说,煮菜烹茶家务琐事的闲书,大到有仙界秘史,异族史录等天下少见的奇书。为了不让小孩子和打扫书阁的家丁随意翻看,那些书都放在很高的架子上,有的还装在精致的木盒里上了锁。

书阁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筒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瓶,插着满满的一瓶水晶球儿似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仲伯好友赠的《烟雨荷花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整个书阁充满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

“嘭”的一声,仲夫人将书阁的门关上了。

“姐姐,姐姐,你快想想办法啊,娘说了等到天黑开饭的时候才能放我们出去,我可不要待在看这些无聊的书了。”仲夏伏在桌案上嘟着嘴用手揪着毛笔头,像是要把所有的气愤否发泄在毛笔上。“要是我能赶快长大就好了,就可以像哥哥们那样,很多事情都自己做主,那该多好啊。”

“长大了又怎么样,上次二哥弄坏伯伯墨宝的时候,不照样被伯伯追打的满院子跑。”

“是啊,二哥当时吓到就差往茅房跑了,哈哈哈哈。”仲夏想起当时的场景就忍不住拍着桌子笑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一声凄惨的尖叫声打破书阁里的欢乐

“给我杀!一个活口都不准留!”门外话音刚落。一时间,尖叫声,哭喊声,追逐声以及杂碎东西的声音充斥着整个院落。仲夏被吓得嚎啕大哭起来,无邪也被吓傻了,呆呆的望着正在哭闹的仲夏。直到门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才紧忙反应过来,她急中生智将仲夏拉进石案下的暗柜里,两人躲在暗柜里,仲夏却还在哭她只得用手捂住仲夏的嘴在他耳边轻声安慰道:“小夏别出声,有姐姐在,别怕。”就在这时门被嘭的一声打开了。只听见一个嗓音尖锐的男人说:

“这里都是书啊。”

然后就有一个脚步声走了进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无邪和小夏都被吓得屏住了呼吸,身体不住的颤抖,额头上的冷汗也是一滴一滴的往外冒。

那脚步并没有在石案旁停住,而是一直往里面走,转了一圈又走回来说:

“既然里面都是书,那就全烧了吧。”

那话音刚落,就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跑进来,然后就是东西被烧着的声音。无邪和小夏躲在石案下的暗柜里闷得喘不过来气。无邪偷偷漏出小脑袋想外面打量,才发现周围已是一片熊熊大火,刚才那几个人已经走了,浓烟呛得她直咳嗽。她把小夏从暗柜里拉了出来,仲夏看到这周围一片火海,吓得哇哇大哭: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爹,娘,你们在哪啊?”

“小夏快趴下,浓烟都在上面,你不要怕,跟在姐姐后面,姐姐带你出去。”

两个人就这样趴在地上,一点一点摸索着像门口爬去。终于到了门口,无邪推开门探出脑袋向外看去,门外的这一幕,差点把她吓昏过去——门外一片血泊到处都是家丁和侍女的尸体,而那些那些杀害仲家上下几十口的恶人,早已不知去向。无邪拉着仲夏从书阁里走出来,仲夏看到这惨绝人寰的场面直接晕了过去。无邪只好把他拖到树下隐蔽的地方。安置好小夏以后,无邪向正堂跑去在正堂外的台阶下,她看到了大哥和二哥的尸体,她感觉心像被揪起来的那种疼,她跪在大哥二哥的尸体旁放声大哭:

“哥,你们醒醒,我是无邪啊,你们别走,我好害怕啊,我该怎么办啊!呜呜呜……”

她哭的身体瘫软,几乎是爬着上的楼梯,上了正堂,她看见伯母的尸体倚着正堂的门,她的鲜血染红了门面和门槛。伯母一直待她像待亲生女儿一样好,教她弹琵琶,教她刺绣,教她学礼仪。就在前几天伯母还开玩笑的说,如果有一天无邪出嫁她一定要把婚礼办的风风光光的,还要亲手为无邪缝一件嫁衣。

仲老爷坐在正堂里的椅子上,鲜血顺着他的胸口往外流,无邪走过去轻晃着他说:

“伯伯,你怎么样了?”

这时仲亦轩微微睁开眼睛,望着无邪说:

“无邪,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仲伯,我和小夏都没事。”

“没事就好,无邪你带着小夏赶紧离开,去投靠他姑母,他姑母会收留你们的,如果你们有什么危险就去故仙山找清涵道长。还有,在侧堂的茶桌柜子里又一块玉佩,那是你爹留给你的。无邪,小夏就拜托你了,我……。”

仲亦轩话还没说完,就咽了气。

“仲伯,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小夏的,我不会辜负你的。”无邪望着眼前的仲亦轩,他是她的恩人,老师,亦是父亲。

无邪走出正堂,在堂前磕了三个响头。

第四章 恶鬼缠身

就在这时天上下起小雨来,书阁的火也越来越小,看起来是不会再往正堂这边蔓延。

无邪跑到侧堂,拉开茶桌的抽屉,里面有一块晶莹的玉,此玉碧绿通透,呈半月状,正面刻着镂空的青莲,背面则刻着一行字“听陌上之花,思无邪之音。”玲珑精巧,玉质温润如羊脂。她将玉佩系于腰间。收拾好了东西,她跑到那棵老槐树下,仲夏正倚在树下睡着,这可老树树干很粗枝叶繁茂,仲夏靠在树下身上一点雨都没淋到,她轻轻的晃醒仲夏,轻轻的说:

“小夏,别睡了,我们该走了。”

仲夏从朦胧中醒来,眯着眼睛对无邪说:

“姐姐,我梦见爹娘和哥哥们了。”

“小夏,伯伯伯母和哥哥们都……”

“姐姐你不必说,我都知道了,总有一天我会为我们仲家报仇的。”无邪第一次看见小夏的眼中那冰冷的目光,像掉进了一口深不见底的井,冰冷而又无助,这感觉让她不禁打了个寒战,好像那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睡了一觉就变成了被仇恨充斥的野兽。

“小夏,别说傻话,姐姐带你离开这个地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无邪把仲夏抱在怀里安慰道。

“那小夏,你用手把眼睛捂上,姐姐带你从府里走出去,你不要偷看,姐姐让你把手放下,你在放下。”仲夏没有回答,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乖乖的捂上了眼睛。

无邪背着包袱,一手撑起一把红色的油纸伞,一手牵着仲夏,绕过一具又一具尸体,终于走到了仲府的大门口,她回头望着府内,雨打梧桐,枯叶飘零,平日里热闹的仲府,如今只有死一般的寂静。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这个她生活了七年的地方。关上仲府的大门,她的眼泪又不觉的流下,她赶忙用衣袖擦干,然后对仲夏说:

“小夏,可以睁开眼睛了。”

仲夏放下手睁开眼睛,仰着头对无邪说:

“姐姐,我们现在去哪啊?”

“天下之大,总会有我们的容身之处的。你还记得去年爹爹带我们去的姑母家吗?以后就住在那里。”无邪拉着仲夏边走边说。

这时雨停了,无邪收起收起了油纸伞,两人走到了集市口。蓝空碧如洗,淡淡的鸟叫声,源源不绝,街道上,熙熙攘攘的,百姓苍生一片和祥,络绎不绝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玲珑簪,胭脂粉,香味远传的美食,好吸引眼球,人们接踵而至,热闹非凡。这快乐祥和的气氛让无邪的心更加冰冷凄凉。两人走进集市,路过一家卖包子的店时,包子的香气唤醒了仲夏的饥饿感,他拉着无邪说:

“姐姐,我饿。”

无邪对包子店的老板说:“来两个包子,两碗菜汤。”

“好嘞,两位客官里面坐,包子马上就好。”包子店的人嚷道。

两人刚落坐,包子和菜汤就上来了仲夏好像饿急了似得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无邪没有胃口吃,可一想到晚上还要连夜赶路,无邪也吃了起来。等从包子店出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两个人开始继续赶路,天一黑,无邪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跟在自己后面,这时仲夏惨白这小脸望着她说:

“姐姐,你看后面是什么?他一直跟着咱们”

无邪一回头,差点没吓昏过去,后面有一个黑色的鬼影,像是一个人,却没有头。无邪拉着小夏飞快的跑着,这段路要穿过一个树林,晚上天空中惨白的月光照的这片树林更加恐怖,在树林里奔跑时,干枯的树枝发出的沙沙声,像是无数鬼魅在阴森的笑。无邪和仲夏都跑不动了,无邪扶着一棵树,气喘吁吁。这时她感觉头上像是被什么踢了一下,她抬头一看,居然是一双脚。在仔细一看这树上挂着一个穿红裙子的上吊女尸。其双目好像已经被肉食鸟类啄掉,两个眼睛没有眼珠,像是两个黝黑的空洞,长长的舌头伸在外面,脸上的鼻孔和眼睛里爬满了蠕动蛆虫,身上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腐臭味。无邪忍住想吐的感觉,拉着仲夏就跑。可是他们一跑后面的诡异也跟着跑。他们跑出了树林,到了一个小镇,却不想竟到了一个死胡同里,前方已经没有路了扭头一看,那鬼魅正在一点一点的靠近他们,两人吓得瘫软的坐在地上,无邪的心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离开了仲府封印,她可算见识到她的体质是多么容易吸引妖魔鬼怪了。那鬼魅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声一点一点靠近。仲夏被吓得禁闭双眼,嘴里默念道:“佛主保佑,佛祖保佑……”就在那鬼魅的的双手要掐住无邪的脖子上,她腰间的玉佩突然散发出夺目的绿光,那鬼魅尖叫一声,瞬间化为乌有。沐无邪送了一口气,汗水早已把她的衣服湿透,她看见仲夏还缩在一旁禁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他拍了拍仲夏说:

“没事了小夏,那鬼怪已经走了。”

仲夏这才睁开眼睛长舒一口气。两人就这样靠着墙壁静静的坐着,手拉着手,也不说话也不睡觉,毕竟这一天发生了太多太多,他们都要好好消化,好好想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还不到一个时辰,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冉冉升起的朝阳给黑暗的胡同带来了光亮,昨晚的黑暗好像格外漫长,这久违的阳光,给两人的心带来了一丝温暖。姑母的家就在这座小镇,两人走了半个时辰就到了。

到了姑母家,两人的心才算真正放下。无邪看着小夏疲惫的面容,心疼的说:

“小夏,你先去睡吧。我和姑母说会儿话,再去睡。”仲夏的眼皮子都睁不开了,一进客房沾了枕头就睡着了。

无邪跟姑母进了正堂。向姑母说了仲家的是。姑母听完哭了好一会儿,直到情绪稳定下来。才跟无邪说:

“可怜的孩子,你和小夏就安心住在姑母这里吧。”

“不了,姑母。在来这里的一路上,我已经想明白了。离开了仲府的封印我就更加容易招惹鬼怪,我不能再连累你们一家,不能再连累小夏。我要去故仙山修仙,只有这样我才能自己自保护。实在不行我就去找清涵道长。他是伯伯的好朋友,他会帮我的。”无邪坚定的说。

“孩子,你真的决定了?一个人去修仙可是很辛苦的。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但也别总苦了自己啊。”

“姑母,我已经决定,我现在就要走,一会儿小夏醒了,我就走不了了。”

第五章 与君长别

辞别了姑母,沐无邪背上包袱从姑母家走出来,刚出门,细细的朦朦的湿气扑面而来,那脸上轻柔的绒毛似乎都不堪承载,睫毛伴着轻柔的水珠,清凉的感觉润到心底。清晨乡间的雾白茫茫的连成一片。

沐无邪身披着浓雾在泥泞的乡间小路上小步快跑着。直到转头看见姑母的家被埋没在浓稠的白雾中。她才停下来大口的喘着气,眼泪像控制不住的洪水一般涌了出来。

她大声的抽噎着,她怕这一别就再也见不到小夏了。

“姐姐,姐姐!别走!”无邪听到背后传来呼喊声,来不及回头踉踉跄跄地前奔跑,可是她的两条腿像注了铅似得沉重怎么也迈不动。

她转身看见小夏向她跑来,稚嫩的小脸上挂满泪水,无邪心疼极了,跑上前去抱住仲夏。

“姐姐,为什么要走?姐姐不要小夏了吗?姐姐如果一定要走,就把我也一起带走吧,小夏要永远跟着姐姐。”

“小夏,对不起。姐姐不能带你走。带你走,便是害了你啊。你要乖乖听姑母的话,好好念书,不可以再像以前一样淘气了。等你长大了,再出来找姐姐,好不好?”无邪边帮小夏擦着眼泪边说。

“姐姐,小夏会好好听话,等将来小夏长大了,小夏就去找姐姐,小夏要好好保护姐姐。”仲夏擦干眼泪坚定的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的往姑母家跑。

无邪望着小夏逐渐远去的身影 ,这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

这一瞬间,无邪突然想起多年前父亲也是这样的离开她。这么多年她一直不理解父亲为何要将她抛弃,直到这一刻,她取下腰间的玉佩慢慢放在心口,呢喃到:“父亲,我懂了。”

沐无邪拖着疲惫的身子,一直走到申时(下午)才寻到一个容身住所。

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古色古香的小楼,整栋楼都盘踞着翠绿的爬墙虎,楼顶上铺垫不是瓦片而是翠色的竹片,楼上过道的栏杆也是竹制的,每一间小屋的门上都挂着一排排青黄色的竹帘。一曲悠悠的琴声从小楼里飘出。衬托的这座小楼更加别致。

沐无邪往小楼的大门口走去,抬起头看见小楼的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竹宴客栈。

第六章 竹宴客栈

沐无邪走进客栈。

客栈里面也与外面相同都是用竹子做装饰,这样别致的小客栈却是极其冷清的。只有一位身着白底青花袍的男子在独自饮茶,就连店小二也趴在油腻腻的空桌上打瞌睡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To be myself

  

下一篇:桃花源·记(不定时更新)

  

本文标题:万物无邪(不定时更新)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20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