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种观点

一种观点

作者:西贝 2016-02-05 01:00 来源:西贝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们看待世界的态度与情感,建构着我们眼里的世界,最后也塑造了我们自己。生活,在经过我们,我们修养着自己,在波澜里成熟,最后不惊地离开。我
我们看待世界的态度与情感,建构着我们眼里的世界,最后也塑造了我们自己。

生活,在经过我们,我们修养着自己,在波澜里成熟,最后不惊地离开。我已经想不起去年今日身在何处,那里是否有温暖的阳光。

我想看这个世界更清楚一些。

这对于夜晚看不清的人来说,是一种带着挣扎的期许。当夜晚的灯忘记点亮或月亮太暗时,我就在家看着书,想着窗户黑暗的深处正上演着错过的世界。我的手翻动着书页,视线在字里行间寻找可以走入方块世界的途径,又总是摇摇头,打了一个哈气。而今,冬天已经很容易脚冷。

信息的时代,一切似乎都可以用数据精确框架住,连情感都可以用突然出现的指数标明。可数字太抽象,我是不太喜欢抽象的画风的,达利的抽象却是一种意识里的写实。我想是因为达利生活过,喜怒得做了一阵自己,他有卡拉。我看着茶几上开开合合的书页,我想我有它和她。

生活多么实际,需要用数字就可以简单衡量了你的成功。她说,我们就这样在一起吧。那一刻我们是幸福的,那一刻我们没有想起我们少得可怜的钱,那一刻我亲吻了她,对自己说,那就寻找到一种方式来看这个世界吧。

即使这只是一种观点,一个很快就消融的点,也让我在这一瞬看到了世界的不同。

我先是觉得自己的空虚来,然后看到一个点,顺着它我到视线画出了一条线,在然后我行走在线条蔓延开的前方,出现了面……我想看看这个世界。

(齐格蒙·鲍曼:《来自液态现代世界的44封信》

鲍曼在那些信件中分析道:这个“液态现代“的世界,就是你和我。之所以称为“液态”,因为像所有流体一样,它无法停下来并保持长久不变。这个世界中的一切,都是变动不居的,包括我们追随的时尚与我们关注的对象(我们的焦点总在不断转移,今天或许就从昨日着迷的事物或事件中抽身离开,同样,我们今天上心的事物,明天可能就不再理会了),我们有梦想也有恐惧,我们有渴望也有厌倦,我们既充满希望,但又坐卧不安。我们赖以谋生以及为之谋划未来的周遭环境,也在不断流动变化。

甚至,他在说完上面这段话的一瞬,我们所处的这个液态世界,已经又变化了一下。包括我在敲下这行字时,到你读到这本杂志时,世界在每一秒,每一页,每一帧,每一立方米中,不停地变化着。)

(N年前,或许有杂志人会设想,将来要把杂志上的《第四城》、《飘一代》、《高调隐居》、《女人生猛》、《男人没了》、《狗日的户口》,《来,让全球化抱抱》……,都拍成视频、纪录片、微电影。让视线和脑力在纸张上激荡之余,能去影像中完成反刍,拓深体验。然而工程浩荡,前路漫漫,杂志还是安静地在做它的纸王子。

如今,也许你在翻到《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下半夜的中国人》、《小屏,你好!》、《生活家的家》、《一边是马云,一边是星云》时,扫一扫纸业上的二维码,可能会被指向一段相应的影像——它们成了杂志美学的视像化脚注,成为视觉与理解力的趣味补足。它们是杂志流向杂·志再流向杂志的一个通道。

当然,大多数时候,你会接到提醒:请在wifi环境下打开。如果你不在,这份即将到来的“阅读体验”,会历经一次小小的失望浪潮——这是视频媒体的挑剔性之一,它挑播放环境,挑播放设备,挑点击它的时机,当然,它甚至比杂志更会挑你的心里情绪——你会游过它,或忘了它,或去寻找密码进入它,体验它。你或许会用流量费用换取它,或许会因它而着迷,或许会返回到杂志翻阅下一个目标;更多时候,你会随着它被掀进层层影像海浪,你忘了你在读一本杂志,你忘了刚才激起你好奇的那个主题,你进入了视频画面与画面的洪流,你兴奋慵懒地把脚翘到了茶几上,你的腰懒懒地散塌了下去,你的右手拇指进入节奏性律动,你忘了喝手边的咖啡,你忘了回屏幕上跳出的短信,你忘了谁是鲍曼,你酣畅地只剩下感受,感受,点击,触摸,层层漩涡般地进入那些液态画面。终于,你抬起了头,一个下午过去。远远超过44分钟,那是你为自己预留的“闲媒体阅读时间”。刚才在看什么?杂志!什么话题吸引了你?《视若无睹》。——这真一个容易令人视若无睹的液态世界。)

(越少,即越多。越多,也即越少。亨利·卢斯当年给《Life》杂志写策划案,短少到仅有3页,只是把自己要做的杂志,和那个时代人们需要的阅读体验做了基本对照。《Life》却成了人们Life的精神典范。如今屏幕越来越多,杂志几乎都到了无捆绑屏幕不成杂志的地步,可真正主动的选择却越来越少。佛祖总教育:不动心,不受惑。反过来,面对这些“多”,努力练习要动心、要受惑,都难上加难。闲媒体时代,缺的不是闲,独缺让你撑满闲、不悔闲的“精神典范”。前有《Life》,后也应有“未来液态杂志”。

有则笑话关乎此:都说头等舱旅客看书,公务舱旅客看杂志、用笔记本办公,经济舱看报纸、电影、视频,玩游戏、聊天,是这样吗?段子手过于嘲讽加解构,所言却也是现实小切面。头等舱、公务舱离有闲阶级更近,他们愿意把时间花费在更有价值(或显示其文化财力)的书、杂志上。有闲阶级需要闲媒体,说得过去。不过,谁说经济舱就不看书了?还有在地铁读完《卡拉马佐夫兄弟》和《诗学》的呢。而视频和游戏被以舱位级别定位于此,显得缺乏诚意,并有些窄视了。

除了那1分53秒,令人怦然心动以外,还有一些“一条又一条”。“一条”视频的出现,让人联想到一种“液态杂志”的概念。它是微视频,又像一种杂志的视觉美学表达。它是产品,又像作品。它更像在你观察世界的过程中,截取了一瞥,把它丰富成一个世界。——这应该杂志理想的补位形态。

尝试设想一下,闲媒体带来的理想情绪是:纸质杂志带你看世界,是赋予了一个视角和一双眼睛的,精良的视频补位,应该是为眼睛架上一副googleglass。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遗记

  

下一篇:大饼卷鸡柳

  

本文标题:一种观点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19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