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罪与罪

罪与罪

作者:昱峤 2016-02-04 21:41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唐雨宣走过去轻轻跪在她的脚边,将脸放在她的手掌上。他知道,他爱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不叫若水,她叫玫瑰。

若水

若水蜷缩在黑暗中宽大的双人床上,突然间从梦境中惊醒过来。屋里的光线很暗。她在床头柜上费力地摸索着灯的开关。小巧精致的水晶灯终于亮起了蓝幽幽的光,又是下午了,若水叹息着自语,若水刚才梦见了阿温。

她最近天天都会梦见阿温,梦见他们依旧恩爱地生活在一起,在梦中,这个房子十分整洁明亮,一切井井有条,一如阿温在的时候一样。

若水打开窗子,渐渐地,思路在清新的空气中逐步清晰起来,她颓然跌坐在窗前的太妃椅上。好吧。事实上阿温已经和她分手了,在两年前的一个雪夜,他把所有的私人物品,当着她的面收拾在路易·威登的大皮箱里,他没有遗落下任何东西,甚至连放在地下室角落里的,那双落满尘土的登山靴也没有忘记。

若水知道他不打算再回来了。但是她依然控制不住自己拉着他的胳膊,声嘶力竭地一遍遍问:“阿温,你要去哪里?告诉我你到底要去哪里?”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大马力越野车发动的声音在寂静的雪夜里是那么让人心惊胆战。

那天,屋子里阿温身上乔丹古龙水淡淡的香气经久不散。不愉快的回忆似乎刺激到了若水的神经,她开始焦躁而毫无目的地在屋里踱步,阿温走后,若水患上了很奇怪的疾患,发作的时候会突然间神志不知,过后又突然间恢复如常。这中间少则几分钟多则数小时。

若水很害怕面对那种时刻,突然间清醒地回归自我意识,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陌生的街道,身上穿着不属于自己的衣服,手里拿着自己从来不喜欢的食物,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期间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经历了什么,这种感觉就像有人将一段不属于你的记忆硬塞在你的大脑里,突兀而恐怖。

最近一年这个病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不过令人感到庆幸的是一年前,若水遇到了唐雨宣医生。在他的治疗下,若水已经可以提前预知自己发病的时间,并且能用自己的意志力拖延一会儿,一般她会利用自己拖延的这段时间回到唐雨宣的私人诊所,在他的看护下,若水便不用再担心自己在失去自主意识时会出现什么意外。

此时,若水打了个冷战,她意识到那最令人恐惧的时刻又将来临,顾不得还穿着睡衣,她伸手抓起一件薄呢子大衣向门外冲去。

若水赤着脚走在大街上,紧紧捏着大衣领口的手正在瑟瑟发抖。只有1000米了!她这样对自己说着,但是心里很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安然到达,周围的人在经过她的身边时都带着惊诧的神情,她像条分水而过的冰凌,谁经过她身边都会感觉到寒冷。

唐雨宣坐在办公桌前正在整理文件,当脸色苍白的若水突然像阵旋风似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没有一丝意外与吃惊,及时地起身搀扶住摇摇欲坠的她。

若水如同从猎人枪口下逃生的小鹿般,惊恐万状地爬上唐雨宣面前的沙发,有些迫不及待地让唐雨宣用沙发上特制的安全带将自己绑好,随后,唐雨宣将手放在若水的额头轻声道:“放松,不要抵制了,一切交给我处理。”

若水呼吸急促地看着唐雨宣的脸,他脸上的关切,令若水觉得很有安全感,他的手是如此轻柔,带着淡淡的来苏水味道,这里的一切都令若水感觉很舒服,她的呼吸缓慢了下来,缓缓闭上眼睛失去了知觉……

玫瑰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归途

  

下一篇:稻草人

  

本文标题:罪与罪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17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