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媒介

媒介

作者:陈迦南 2016-02-04 21:00 来源:陈迦南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没什么执着,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没什么执着,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木杨】

我叫木杨。那时候我十岁——我是指我第一次遇见山而时。那天山而友好地让座位给我(就是把他放在凳子上的铅笔盒收了过来罢了),然后问我叫什么名字。天知道我这样一个社交恐惧症是多么害怕陌生人。这个男孩有些胖,人很友好,声音很温暖。

于是我们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好朋友。我敢打赌山而的记忆力一定很好。因为下一次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大声喊我名字并且邀我坐他旁边,而我已经完完全全忘掉他的名字了。那家伙递过他的铅笔盒(就是当时占着我座位的那个),说:上面有我的大名。

后来的后来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概是在我十一岁的那一年,我忽然想:如果我是别的女孩子,当我看到我和山而这样一起散步时,我会很羡慕和山而散步的我。一句思维混乱又奇怪的想法,然而它是某种雏形。

然后在我十二岁的某天夜里,我躺在自己的硬板床上想:这是,喜欢吧。天,多么可怕的想法啊木杨。

在遇见山而之前,我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孙逊。那家伙似乎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说话一旦着急了就老是挎我胳膊。亏他还是个男孩子。后来我就和山而小朋友一起玩,似乎和孙逊同学交集就少了。当时我还口口声声地想:权量利弊,我更喜欢和山而玩。所以我可以不和孙逊玩。

我忽然想起,那时候孙逊对我说:明天是我的生日,你来好不好。我回答:看情况好吗。于是孙逊仔仔细细讲述了一遍他的家住在哪里,我该怎样到达以及怎样和门房老爷爷说之类的。可是最后他还是孤独的度过了他的生日。

我真的好抱歉。真的好抱歉。

然后很狗血地山而的身边就出现了一个女孩子,他们班同学。然后山而就哈哈哈哈擦掉那个女孩子的画然后哈哈哈哈在女孩子的威胁下重新画上去之类。并且高兴地站在女孩子身边说什么这是我们班同学你可以叫她小不点什么的。

于是乎,我莫名其妙糊里糊涂满怀怨恨地疏远他。对,潇洒快活淋漓尽致地疏远山而。

终于在六年级那年成功决裂。完全没有什么狗血淋头的朋友之间的决绝不甘啊难以开口什么的。现在想想我真是太勇敢了。简单粗暴。

“虽然我还是很喜欢你。”

那时候我还小,哪有什么如履薄冰。

后来站路队的时候,我见过他。准确地说,是一直一直见过他。我回头就看见他的眼睛。真好看啊。

后来我成功从双杠上摔下并且骨折之后,我们毕业了。

【山而】

有一天我对小不点说:我好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她一脸八卦地探过头来问我是谁。我有些怅然地——看了看远处的你。你是木杨。

谁知道为什么啊,你这家伙不理我了。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邀木杨去图书馆的,喂你真的不想去吗。有你喜欢的《哈利波特》的,你也不想去吗。

喂你真的不理我吗。

明明在我生日那一天你还送了我棒棒糖的。

女孩子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吗。早上好冷。爸爸送我来学校。我从爸爸的自行车上下来,我分明看见你了,我敢肯定你也看见我了。可是,你为什么一个人走了呢。

于是我瞪你啊。站路队的时候就瞪你的后脑勺。做操的时候也瞪你的后脑勺。你转过头来了,是在找我吗。

那天天气很好。杨树叶子——沙啦啦地响。什么都是好看的绿色的呢。我看见你们班的男孩子,他或许是抢了你的东西吧,你挥手去抢,然后我听见了,我听见他说:你的笔记本里的山而是谁啊。

心里似乎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什么。

这便是爱吧。如果你愿意,我们就把它称作是爱吧。

后来啊,快要毕业的那段时间,我也没有见过木杨。你去哪里了。

学校召开安全教育讲座时,你的好朋友就坐在我身旁。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说:木杨的脚伤不知道好些没有。

最后的团聚。毕业典礼那一天,你单脚跳到主席台领奖。我看到你了。说实在的——你没变啊。

【木杨】

夏天到了。我一直都在看墙上灯光投下的斑驳的影子。还有电视机前泛黄的光。

我突然想起一场几年前的婚礼。这是在初夏城市郊区近乎于宁静的夜晚提示我想起的。那是山而的姑姑的婚礼。由于姑姑是妈妈的同事,他们邀请我们参加。

我打赌当时一定有婚礼协奏曲,礼花,祝福和忧伤。可惜我没有去,是爸爸盛装出席。在那一周的星期六,当时他笑着问,“你怎么没有来。”那时候我在想,如果许多年以后能够参加我们的婚礼。对,我们的,他娶我。

当然,还喜悦于他在乎我的温暖。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刺杀似水年华

  

下一篇:铁皮猫和锁链

  

本文标题:媒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16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