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世界那么大,我想和“异装癖”一起去看看

世界那么大,我想和“异装癖”一起去看看

作者:陈卷耳 2016-02-04 16:00 来源:陈卷耳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今年8月份的时候,怒剪了一次短发,因为减肥成功带给了我巨大的信心,从小到大励志做一次帅T的念头就又疯长了起来,终于有机会酷酷哒~(并没有图)
今年8月份的时候,怒剪了一次短发,因为减肥成功带给了我巨大的信心,从小到大励志做一次帅T的念头就又疯长了起来,终于有机会酷酷哒~(并没有图)

剪了短发之后,本以为会走路带风虎虎生威,但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看都是还是个小姑娘模样,一点不帅一点不T,还问理发小哥,怎么我剪完一点不像男生啊,小哥说你本来就是女孩,再怎么剪也不能像男孩啊。

回家之后不甘心的我还特意找出一副镜框带上,又翻出上世纪买过一条肥大牛仔裤,又出街置办了几件帅T标配的衣服,折腾了半天,发现还是只有戴上墨镜的时候能有几分意思。

我就明白了,与长发短发无关,是我自己注定与帅T无缘,但是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却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首先就是我的走路姿势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会有意地前耸一点肩膀,整个人的感觉都是向外发散的,与我穿上高跟鞋时身体端如持器的状态完全不同,因为这样走路我觉得会更爷们。

我的面部表情也在控制之下减少,不会再频繁露出那种属于女孩子的、给人甜美感觉的笑容,而是更趋向于冷漠与紧绷,以前我在与陌生人交谈的时候,会下意识的觉得羞怯紧张,甚至会脸红,但现在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可以再这样,因为现在我外表已经不是小女生的样子了。

我不再穿长裙,也不能化妆,因为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我感觉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违和感。更明显的例子是有一次我去一家化妆品专柜,我穿着大而宽松的T恤,男款的短裤,帆布鞋,在店员给我做体验跟我说会有什么样的护肤效果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诡异,我不应该站在那里,我不属于那个地方,尤其是在身边的人都是长发画着精美妆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一个男性,入侵了女性领地的男性。

可明明我是个女孩啊,只是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性格中,包括思想上有一些偏男性的方面,我希望能展示出强势,不需要被保护的那部分特质,这也是我想剪短发的原因,但当我真正这么做了的时候,我发现这并不适合我。

不单单是不适合,而是这根本不是我,我剪了短发之后,我的种种行为其实是在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男孩,在行为举止的各个方面,但其实我仍想要穿裙子啊,我想要化妆,我走路的时候依然矜持,面对陌生人就是会羞怯脸红,这种小女生的特性也是我的一部分,并且是很大的一部分。

大到虽然我有男性思维的地方,但我仍想以女孩的外表在社会上生活,这并不矛盾,因为人本身就是复杂的动物啊。所以我现在已经开始留长发了,决定回归我本来的样子,不会再因为想表现强势而改变形象。

但是从这件事情上,让我认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这个社会上的跨性别者,那些对自身性别无法认同的人群,他们在这个社会生活,正因为社会上对男性和女性形象的刻板印象而饱受痛苦。人们普遍认为男性就该是强壮的,坚强的,有担当的,即使面对痛苦和打击也不能轻易落泪的,他们就应该不修边幅,不能过分注重外表,不能太敏感,是作为保护者,承担许许多多的责任。

但是男性就不能委屈吗?不能撒娇吗?不能穿粉色的衣服吗?在冬天不能涂唇膏吗?NONONONO,尤其是那些心中住着一个小公举,开口闭口会称呼自己“老娘”,希望自己美美哒的男性们,因为天生的“男”这一性别,他们不得不压低嗓子说话,压抑着自己的天性生活,更遑论认接受自我。

我始终忘不了王小波在《似水柔情》中写到的一个异装癖,他身上的曲线是靠布条缠出来的,他在女厕所解布条的时候被发现,警察逮住他缴获了他的头套,连衣裙,最后他穿着几件破衣烂衫狼狈离去的时候,在涂了眼晕的眼睛里,流出了两溜黑色的泪水。

王小波写到“这种羞辱是如此的肮脏,如此的世俗。”他身体里住着一个女人啊,是上天给了他错误的性别,他为什么要因此受到惩罚呢?

女性也是同样,不一定就都喜欢粉色,都喜欢娃娃,不一定都是生活中的弱者。

我可以不喜欢看男性穿粉裙子,看女性剪短发,但我誓死捍卫他们穿粉裙子,剪短发的权利。毕竟作为一个人,所谓统治着地球的这样一种动物,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不伤害他人又让自己身心愉快的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阅读和音乐

  

下一篇:二月

  

本文标题:世界那么大,我想和“异装癖”一起去看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14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