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缬罗凋

缬罗凋

作者:粟冰箱 2016-02-04 11:25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清摇恍惚地记得,初见湄娘的时节是幽寰历三十五年的暮春。

清摇恍惚地记得,初见湄娘的时节是幽寰历三十五年的暮春。

彼时烨阍帝初即帝位,革旧立新,不仅在制度上大刀阔斧、改弦更张,力排众议削了相辅,连民间沿袭数百年的宵禁也被废止。

于是每至夜间,市坊华灯烁烁、人流涌动、玉勒雕鞍,蛾儿雪柳黄金缕,一片盛世景象。

谁也没有察觉,这王朝黑暗的末日正缓缓逼近,巨大触手马上就要裂地而起,摧毁这昙花一现的山河锦绣。当然,这也是几十年之后的事了。

谁管那么长远呢?至少此时,人们还可以暂借欢愉,偷梦半晌,今宵有酒今宵醉吧。

“湄娘,快来见见咱们的花魁。以后你在此地可得仰仗她多加照护!”

珠帘外的声音娇柔清婉,却圆滑世故,如雪球裹油腻,染了层市井之味。不用照面,便知这是烟月坊的当家雪姨。

翡翠猫睛石的帘子被撩起,珠子连环撞击,如新雨叮叮,清越声响脆生生漫了开来。

清摇本坐在明灯锦幄之后,看楼下欲火烧眼的各色男子,周身缠裹着濛濛烟光月色,如蜃楼中人,美得不真。听得声音,她回过神,敛了唇边冷笑,眉目淡然看过去。

珠帘外,雪姨身后站了个俏生生的人儿,娉婷隽雅,想必便是湄娘。

她衣着朴素,银鼠褂子在灯下暗沉沉,雨过天青的罗裙,似碧色湖水一泻而下,没有些许褶皱,妥帖得像她另一层肌肤。

面上不着丝毫脂粉,却神光蕴藉,眼目似寒泉敲石,还未伸手,就已感觉到凉意。好一个不俗的人物。若多加栽培,假以时日,必定是个倾国倾城的主儿。

清摇愣怔了一会儿,似被湄娘容光震慑,半晌才冷冷开口:“雪姨,你知道的……”

目光在湄娘身上一转,仿佛水做的利刃,“我从不带新手。”

雪姨本想让烟月坊一把手来调教这资质甚佳的新人,好造出个花开并蒂之势,让烟月坊生意更上层楼。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文学青年是如何见偶像的

  

下一篇:将来,我们要在小路上一呼而集

  

本文标题:缬罗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11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