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盒子里的冬青

盒子里的冬青

作者:冷莹 2016-02-04 06:17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冬青是一个没有野心的女孩。命运将这个男人推到她的生活里,她就想安安份份地和他过日子,不管他是一个小偷还是一个诗人抑或白领

原来他们都是她的镜子,印证着她从人生的突围,每一条路都写着此路不通。她所看见的人生,有一百一千种幻像,但只有一种真相。

 

诗人石越

人是一种需要被关在盒子里的动物,人的一生都在寻找盒子。

这个秘密是冬青的第一个男人告诉她的。所以他们需要摇篮、房间、结婚证、坟墓、骨灰盒……人们生来就是为了死得其所。

冬青的第一个男人叫石越,他是一个小偷、混混,和不见天日的诗人。

石越的诗从不见刊,只在冬青那里发表。狭小的出租屋里,石越一边在欲望的峰岳攀行,一边在冬青白得反光的身体上吟写,他那细长的用来从别人口袋里夹出钱包的手指灵活而冰冷,在冬青的皮肤上带出串串涟漪。

冬青听不懂那些所谓“月亮晒干所有秘密,而人间不可通行”的句子。她那时候只是觉得自己像一尾晾在岸上的鱼。窗外的月光那样白净,她身下是不知辗转过多少茬主人、与破旧出租屋搭档得顺眉顺目的N手床。她浮在无数男女留下的气味可疑的印记里,仰望那一轮高不可攀的白月,生活里唾手可及的只是面前这个神态癫狂的诗人。她肌肤火烫,内心清凉,抱着自己的男人满怀怜悯。

冬青和绝大多数还能活很久的人一样,只习惯爱唾手可及的人。

她知道,等这个诗人从床上爬起,穿戴整齐进入人群,他所有的才气和放荡都将不见,他将变成一个谨慎的、眼神躲闪的人。小偷的眼神。石越将他每日的巡街称为“上班”。

冬青偶然从拥挤的人群里遇见白衬衣黑西服楚楚的石越,有一瞬她心里划过错觉,他看起来真像一个正赶赴某个高尚大楼的白领精英,冬青对着他的背影遥遥一笑。

冬青是一个没有野心的女孩。命运将这个男人推到她的生活里,她就想安安份份地和他过日子,不管他是一个小偷还是一个诗人抑或白领,不管他是石越、李越,还是别的什么。

每天晚上当她穿着三十五块钱从路边摊上淘来的黑色细高跟鞋,从打烊的酒店拖着两条站了一天麻木酸痛的腿往回走的时候,年轻的女服务冬青心里都在盘算,还有多少天就可以领到这个月的薪水,这个月她一定要跟石越提去吃一次西餐。她面前的巷子又深又长,但她的足音里还是踢荡着一些念想。

石越对冬青不赖,有收益的日子他总会带只她爱吃的郑记烧鸡回来,殷切地把两只鸡腿都扯下递到冬青碗里,指望她多长二两肉,不要总是瘦得让他心疼。他也喜欢带她扫荡廉价的夜市,石越揣着兜里的几十块钱,指望把地摊上那些颜色鲜亮的衣服都买下给冬青。

石越最有骄傲的两次收成,一次两万多,正巧冬青在老家的妈妈生了重病入了院,石越立刻让冬青把钱全部打了过去。还有一次,是从一个染着三色头发的毛头小子那里摸来的一万三千块,石越喜孜孜拉着冬青去买了条金链子。那天的金价是273,他们买了全场最粗的一根,刚挂上脖子的时候冬青总觉得它在拉着自己往下坠,一直坠到一片金灿灿的凶光里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葳蕤花期

  

下一篇:有些泥沼需要独自走出

  

本文标题:盒子里的冬青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09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