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关于我一生的事(一)

关于我一生的事(一)

作者:小野潤 2016-02-04 05:0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事情都办完了。”父亲说。母亲一把抱住我,一直哭,一直哭。

这是关于我毫无责任感并且胆小懦弱一生的故事。内容或许有些冗长。我尽量简洁地诉说给你们,也请耐心地看。

我叫山口佑太,出生在日本山形县酒田市,母亲婚前是一名老师,父亲则继承了和果子店。母亲当年十分不情愿地辞掉了工作,因为她怀上了我。后来跟我父亲奉子成婚。我曾经几度问母亲,是否不愿意把我生下来,“啊,哪有的事,年轻的时候难免要逞强的。”她每次都是这么回答,而且还伴随着温和的微笑。

父亲和母亲的关系让我觉得十分不舒服,原因是我的母亲经常对父亲用敬语,甚至有时候跟父亲聊一些平常的事情也用敬语。然而我父亲却像其他家庭一样用着丈夫该用的语言。母亲的解释是她很尊重父亲,但是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母亲由于什么原因而勉强和父亲住在一起似的。

我很不喜欢母亲对父亲客气的态度,或者说很介意这样的关系,或许因为这个原因让我的性格有些敏感,导致之后我听到跟我关系很好的朋友对我用敬语开玩笑时,我甚至觉得他们其实很讨厌我,或者是出于某种目的跟我做朋友的。

我十岁之前过的就是普通小孩子的生活,每天早上穿着幼稚园的衣服,然后礼貌地和街坊们说早上好,后来一直过着差不多的日子,无非是幼稚园的衣服变成了小学的校服。我家虽然是经营和果子的,但我还是比较喜欢邻居佐佐木夫人家的关东煮。

“小佑,过来吃块萝卜吧。”佐佐木夫人好像特喜欢我,偶尔会给我一些萝卜,或者魔芋丝什么的,当然我也会用一些点心作为回礼。这是商人之间的友谊,我父亲这么告诉过我,不过我也不懂什么意思,很快就忘记了。

事情是发生在十岁的那一天,具体哪一天我也不记得了,非要找个标记日期的话,大概下个月是我母亲的生日。我还记得那天上午我忘记了带花铲,我和大助约好了活动课的时候我负责铲土,他负责种植。为了保护我们的约定我特意跑回家去拿,害的我迟到了五分钟,因此受到了山田老师的责罚。

说到那把花铲,我本来是好好的放在书包里的,我还记得我用蓝色的毛巾包好了,可是静子阿姨非说太脏了,要帮我洗干净,就这样我忘记了放回书包里。我放学的路上还跟大助抱怨着我那讨厌的静子阿姨。那个女人是我妈妈的妹妹,离过婚,有自己的住处却总是闲着没事就往我家店里跑。

“她来的时候虽说有在店里帮忙,可总是缠着我爸爸,问这问那的。”我对大助说。“她大概也想学做和果子”大助回答说。“她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她昨天问了我爸爸三次樱花糕里该放多少糖,我爸跟她说和果子的事她也听得心不在焉。”

“或许她只是想跟你爸爸说说话。”我没有再接着大助的话说下去,第一我不喜欢静子阿姨总是缠着我爸爸说话,第二我不喜欢大助因为不理解我的心情而使用的无所谓的口吻。第三就是到了前方的岔路口我跟大助就得各走各的了。

“明天见小佑。”大助跟我道别。“嗯,明天见。”我也给予了回复,大概我不希望让大助发现我不高兴的情绪所以特意地笑了笑。在独自行走的路上我还一直想着静子阿姨的事。她小我母亲三岁,姐妹长很像,穿着服饰比母亲洋气了些,做的味增汤也非常好喝,很健谈却和母亲没有过多交流,或者说我母亲单方对静子阿姨持回避的态度。

说是我妈妈的妹妹,可是我六岁之前只听过母亲偶尔提到过那么一两次,根本没见过她。之前也说过了,我不喜欢她总是缠着我父亲。对于她的纠缠我的母亲似乎并没有很介意,父亲虽没有太多的回应,但也没有抗拒。我幼小的心里总有一种危机感,我因此感到不安。

虽说我父母的关系有些生分,但是对于我的事他们还是很上心的,所以即便是这样的家庭,我也想好好的守护,我生怕我这个小孩子的猜疑会变成事实,于是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我回来啦。”我高兴地推开门,小孩子的烦恼总是散去的很快,因为我想到今天母亲答应给我买佐佐木夫人家的关东煮。我已经想到了我母亲的声音会在厨房传出来,大概会说欢迎回来,关东煮已经在桌子上了,要少吃一点等下还要吃晚饭一类的话。

“你回来啦,小佑。”迎接我的确却是静子阿姨。“妈妈!”我看到静子阿姨之后心情真的是一落千丈,我跑向厨房寻找我希望见到的人。“你爸爸和妈妈出去了,他们有些事情要办。”静子阿姨仿佛没看见我赤裸裸的无视,依然和蔼的笑着。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关于我一生的事(二)

  

下一篇:林同学作死的暗恋生活

  

本文标题:关于我一生的事(一)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07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