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得像条狗

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得像条狗

作者:戈特先森 2016-02-04 01:07 来源:戈特先森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还记得那些有趣的情话吗?每每看到这些句子,想到的是会心一笑的甜蜜,还是“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的伤感?悲观主义者认为,时间就是一个残忍的侩子手
还记得那些有趣的情话吗?每每看到这些句子,想到的是会心一笑的甜蜜,还是“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的伤感?悲观主义者认为,时间就是一个残忍的侩子手,把过去的辗转反侧闷骚缠绵甜蜜美满撕心裂肺都一刀刀割离。

然后世间只留下了情话。

我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是李宗盛在《鬼迷心窍》里的那句: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微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

这首歌写在1992年,来年,李宗盛遇到了林忆莲。天雷勾动地火,华语乐坛最懂女人的男人爱起来就像在玩命。

他为她背负骂名,和当时的妻子离婚后给了她一份承担。她也一度为他放下事业,回归家庭。

但凡事太尽,缘分势必早尽。

数年后,两个人终究没有逃过命运。

李宗盛带着离心的林忆莲去了很多地方,试图找回的过往,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的一搏。2004年,两个人正式宣布离婚。十年后,李宗盛在台北开演唱会,隔空和林忆莲对唱《当爱已成往事》。胡子发白的老李开口没两句便哽咽沉默,过了好一会才能开口。

在接受访问时,李宗盛曾说,“我十几年前写的歌词就像是寓言一样预见了我现在的生活。”

不知为何,总会想到那句没有归属的情话,突然有点心酸。

玛格丽特-杜拉斯和扬-安德烈亚是这个星球已知的最不般配、最有名的一对情人。两个人见面时,扬27岁,高瘦白净,杜拉斯66岁,皮肤松弛老迈。

而且扬-安德烈亚是个同性恋。但他们相爱了。

1980年7月的一个夜晚,扬来到杜拉斯的家。两个人拥抱,长谈,然后年轻人住在了作家的家中,从此开始了杜拉斯最后一次疯狂的爱情。

第二天,杜拉斯对朋友说,我遇到了天使。

杜拉斯是地球上最不可思议最霸道的女人。她是个魔鬼,在晚年囚禁了自己的猎物。他们争吵、打架、分离、妥协,活得像文学作品一样刺激。

她宠溺扬,也彻底侵蚀了他生活的一切。他们做爱,却彼此都无法满足。扬依然是个同性恋。但杜拉斯的传记作家说,扬在杜拉斯最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保护她,忍受她,一言不发。

无论扬嫌弃、厌恶杜拉斯到什么地步,他最终都会回到她的身边。1996年3月3日,杜拉斯去世,结束了这段长达16年伟大而又隐秘的爱情。扬-安德烈亚说,“这不是一场美丽的艳遇。这是一件非常……非常神秘的事情。

一场相遇。我总想起《广岛之恋》中的那句话:‘我喜欢你,多了不起的事啊!’”

明代文学家归有光幸运,一生遇到几个好女子,最是苦了的是第一任妻子魏氏。

魏氏是归有光母亲生前定的亲事。成亲时,归有光21岁。

魏氏生于富贵人家,自小养尊处优。嫁给了家境困窘、屡考屡败的归有光后,立刻归于平淡生活,持家勤勉。夫君读书的一方草屋,是她心中的殿堂,时不时过来看一眼,却不敢大声说话。回到娘家,更以夫君为傲,在姐妹中肆意炫耀夫君的学识和优秀。

在年轻妻子眼中,丈夫就是天下。归有光性格害羞内向,面对娇妻,大抵不过是摇摇头哭笑一番。

魏氏守在归有光身边仅仅四年多就瘗玉埋香。魏氏死后七年,归有光方才考上进士,从此青云直步。

这一切,魏氏是看不到了。归有光18岁时写下旷世佳作《项脊轩志》。数年后旧地重游,入骨相思,忍不住补上两段泪人的话。最后一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依旧没有通彻说出那份爱恋,但所有人都懂得了其中的深情。

有人指责归有光一生娶过太多娇妻,却不见少年情感最是深刻,一不留神就彻彻底底走了心。

情话,是世间最美好的句子。它融化了人们心中最寒冷的冰山。

如果世间多些情话,也就多了些值得铭记的爱情。

这样的人间,你说是有多浪漫。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嘿,那些惹人哭的美好

  

下一篇:小荷小河上

  

本文标题: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得像条狗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04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