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已完结】秘密

【已完结】秘密

作者:关漓 2016-02-04 01:07 来源:关漓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叶丰死去那年,叶知言5岁,叶知然14岁。叶丰死于一场车祸,还没来得及被送去医院,就已经死亡。离去时匆忙,什么话都没有留下。谢槐香知道这个

1.

叶丰死去那年,叶知言5岁,叶知然14岁。

叶丰死于一场车祸,还没来得及被送去医院,就已经死亡。离去时匆忙,什么话都没有留下。谢槐香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始终很恍惚,别人拉着她去见了叶丰最后一面。而后,谢槐香像是沉入一个黑暗沉默的梦境。工厂的同事来问她怎么办,她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你们去问叶丰。”

好在叶丰生前人缘很好,所有后事都有同事来帮忙,连叶丰乡下的父亲,也是他们开车子接了过来。追悼会那天,谢槐香穿着寻常衣服,呆呆坐在一边,反而是叶丰父亲,佝偻着背,招呼来吊唁的人。

叶丰和谢槐香的一对子女,叶知然,叶知言,臂上戴着黑纱,头上披着白色麻布,用草绳箍住,他们跪在黑色蒲团上,一有人来,叶知然就拉着妹妹给人磕头。麻布很长,盖住他们的肩膀、脊背,拖在冰冷的地上。

遗体要送去火化的时候,一直呆坐一旁的谢槐香冲了过去,扑在棺材上,她神色惊恐,张口问他们:“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你们要把叶丰带到哪里去?”她试图掰开他们的手,用力推着面前的每一个人,所有人的劝慰,她一个字都听不到,也全部都不想听见。

叶知然哭着跑过去,拽住妈妈的胳膊,他说:“妈妈你别这样行么?”

谢槐香挣开他,她很用力地甩了叶知然一个耳光。她像不认识叶知然一样,木然地看着他。小小的知言吓得不敢过来,她哭得说不出话,在断断续续的哭声里,喊着:“妈妈,妈妈。”

谢槐香没有再闹下去,望着他们把叶丰带走,带回来的,是一抔灰白尘土。

叶丰被葬在山上的公墓,骨灰盒放进小小墓室,工匠用水泥把墓室封好。从此,叶丰将生生世世躺在那里。

叶丰的父亲只是落泪,他在凛凛的秋风里说,还好叶丰的母亲去世得早,不像他,命不好,临老还要受这种罪。他说完就要下山,叶丰的同事拉住他问:“你走了,这两个孩子怎么办?”

他摇头:“我70多岁的人能有什么办法?我不是不管,也不是不挂念,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叶知然望着爷爷的背影,只能哭。

所有的人当中,最伤心的那个人,是叶知然,最需要叶丰活着的那个人,也是叶知然。而谢槐香,把自己密封进一团密不透风的悲伤里,她为自己建造了一处墓穴,同叶丰一起,埋葬起来。她不敢想,不敢动,一动,那悲伤就在身体里碎裂。她只好沉默着,心知肚明又满心混沌。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还是隔壁陈自力的妈妈来跟叶知然说,要去给叶丰烧陵。要去买鸡鸭鱼肉鸡蛋,每样做一碗,不能放任何油盐,清清爽爽的,一样装一小碟,摆好请叶丰的魂魄回来吃。还要买黄表纸纸钱,烧在叶丰的墓碑前。

她说:“这些东西,只能家人亲自去做,我们是没办法帮忙了。”

叶知然说:“好的,谢谢你。”

他从妈妈的钱包里拿钱,带着知言去菜市场,把要的东西全部买齐。在菜场入口处,有一个老伯伯在卖梅花糕。知然牵着知言走过去,跟他买两个梅花糕。老伯伯在木制的模子里,倒进去面糊,等面糊被烘烤得变干变软,又舀进去一勺子豆沙,最后洒上一层白糖,把梅花糕从模子里磕出来,用一张正方形的白纸包着,递给知然一个,知言一个。

知然咬一口,落下眼泪。

他不会烧菜,和知言两个人把厨房折腾得一团糟,但还是按照陈自力妈妈说的那样,每种菜装一小碟。放进篮子里,又买好各种纸钱,带知言坐公交车,去公墓给爸爸烧陵。

知然把这些东西摆好,知言担心地问:“我们做得不好吃,爸爸会吃吗?”

知然说:“会。只要是我们做的,爸爸都喜欢的。”

知然把一叠黄表纸烧着,那些纸张,遇火就烧得很旺,燃烧后的灰烬轻极了,被风卷着飘在山间。仿佛真的可以飞上天去,让离开的人再一次感觉到滚滚尘世的思念。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541】一天一点长成了大点点

  

下一篇:乱画

  

本文标题:【已完结】秘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02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