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猎人

猎人

作者:西贝 2016-02-04 01:06 来源:西贝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父亲是个猎人,熊是它最后一次的猎物。可惜,这一次是熊把他吃了。剩下我和妈妈只能搜寻附近山林一切可以吃的东西过冬。当我们发现父亲时,他的脑
父亲是个猎人,熊是它最后一次的猎物。可惜,这一次是熊把他吃了。剩下我和妈妈只能搜寻附近山林一切可以吃的东西过冬。

当我们发现父亲时,他的脑袋和四只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好像一个人在梦里四处游荡,醒后没有办法聚拢。这个梦是红色的,粘稠而血腥。我那一年十二岁,也是发现父亲左手地方小狼的时候。

那个冬天森林干燥而雪少,大火让熊从冬眠里醒来暴躁异常,其他的动物也因为食物短缺没有足够的力气活过冬天,或者逃脱那只杀死父亲的熊捕杀。在季节异常的时候,被激怒的强大存在会尝试毁掉一切,因为它也不确定是否还可以活下去。

我和妈妈把小狼带回了家,我们想吃了父亲的血肉的狼崽也成了家庭的一员。我们相信它是已经被我们天葬的父亲,对我们的祝福。没有男人的猎人之家,如果没有一条足够强大的猎犬,是比季节突变还要绝望的事情。我和妈妈想,只要有可以驯养的狼崽,熬过没有肉的年月就有希望。

当我十六岁的时候,狼崽已经可以独自带回一些山鸡野兔。我也准备好去寻找那只熊报仇的准备。这些年,夜里突然醒来就是重复看见父亲分散的四肢和脑袋,粘稠,血腥。我喘着粗气,感觉着背后压扁的冷汗,黑暗里用眼睛射杀幻想出来的熊。这时候,强壮的银灰色狼就会对着森林的入口出仰天长啸,震碎了云,窗前散满一地月光。我和狼都等待遇到熊的那一刻。

妈妈已经老了,自从狼长大后就老得更快。我不喜欢她在院子里种下的烟草叶。每次抽起烟筒的妈妈让我觉得她要飞走了,飞到云上面去和父亲汇合。我摸着狼的头,看着云从母亲的呼吸间飘出,想有一天狼遇到喜欢的也会离开,就感到森林吹来的风声是有重量的,从耳朵里钻进压到心脏上。

在这个秋天结束的时候,我打算杀死发现的熊。他的窝就在森林里木耳长得最茂盛的地方,他还有三个小熊仔,没有发现母熊。我和狼都觉得没有母熊的熊仔可以算作这些年老熊吃掉父亲该换的生命利息。最近熊的一切市场上都涨价了。我喜欢上的商人女儿答应我的表白,只要我可以带回一个完整的熊回来,就愿意和我一起住在森林附近的小屋里。猎人的后代将继续我们的传奇,我会让将来的,小猎人为自己的父亲感到骄傲。所以我和狼要杀死,熊,并保持他的完整。虽然麻烦得威胁生命,不过可以额外获得三只熊仔,这也算对得起熊。

我丢了一只耳朵,一条腿。

狼少了一只眼睛,一口牙齿。

不过熊失去了是四条生命。

母亲抽了烟,驾着云,去找父亲了。我们猎人只有在妈妈死去的时候说,“我的母亲”。而说“父亲”时,是当一个男人得到了妻子的认可。

我的母亲在天上一定和父亲相遇了,我希望承载她的云很厚,厚到看不见我和狼。因为商人出了钱我和狼用尊严换来的熊,商人的女儿说一个真正的男人不会容忍心爱的女人和残疾生活在一起。

我是残疾人。

我想,我没有机会成为“父亲”了。我的狼也会孤独下去。

第三年的冬天,又是季节突变的时候,冬天不停下起雨来。一切都寒冷潮湿。我除了找到木耳以外,只有在屋里等待篝火烘干的衣服。狼不能吃木耳,我答应了他会让他有尊严的饱餐一顿。不过这之前我要吃很多的木耳,有足够的气力去参加商人女儿的婚礼。听说她要嫁给一个城里的诗人。

我把自己的左臂砍下,挥舞着血液,用强壮的左腿追赶干瘦的狼。我需要去见父亲母亲,告诉他们我也是一个合格的猎人。

挨饿许久的狼最终扑倒我,开始顺着残缺的左臂啃咬起来,破损的尖牙一沾染上血就变得锋利而无法停止啃咬。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西人刀口是个诗人

  

下一篇:北方以南

  

本文标题:猎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00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