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之间(奇怪的人)Delan专题一

之间(奇怪的人)Delan专题一

作者:西贝 2016-02-04 01:06 来源:西贝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有些人只是人啊,世俗的“男女”概念于他们是无法理解的存在,就像我们不能理解他们一样。但生活开始,就会滑行下去,是没有开关的江水,除非

有些人只是人啊,世俗的“男女”概念于他们是无法理解的存在,就像我们不能理解他们一样。

但生活开始,就会滑行下去,是没有开关的江水,除非枯竭,终是要流到消融一切的大海。可他们,却走的艰辛而痛苦,连表达这份痛苦的心情都已经消磨掉。

我只是叙述,甚至不是一个观察者。

写下这些人的欢喜,是鼓励自己,好好的对待“人”,而不是想着男女的那些事情。

可真的能做到吗?

北京下了一夜的血,屋里没有暖气,冻住的是脚和头脑。

我看到那双鞋,我是喜欢高跟鞋的,痴迷的那种喜欢。不论是谁穿上高跟鞋,都会让我觉得可以接受。那么谁会去穿上那双鞋呢?

似乎是拿破仑发明了高跟鞋,因为他是男人,因为他矮而又骄傲。后来高跟鞋给了女人,就像女人把自由给了男人。现在美丽属于高跟鞋,背负自由的人为自由所缚。

我只是想着,那双鞋会是谁来穿呢?

(这是Delan的第36站)

 

“梦里总是看到一双手呀“。惠子说完这句话仿佛确认似的看看自己修长的手,米黄色的修长的影子好像水草一样动起来。看到我放下玛瑙蓝的酒杯,惠子看着又看着自己的手说,“是一双强壮有力的男人的手,可知道?”

 

我把空掉的杯子举到桌子上的蜡烛旁,没有目的地看着酒杯的颜色在摇曳的烛火里变着。明明是没有风的地方,烛火怎么会摇晃起来呢?可能是呼吸吧。

 

“喂,你这个家伙怎么不听我讲话呢?”惠子鼻子微微地皱起,随手把桌子上花瓶里的干花拿到手上把玩起来。

 

“然后呢?”我和惠子已经认识十二年了,那时候我们还都是男人,后来惠子想做女人做的不得了,似乎只有我这么一个家伙支持了她的决定。我们这些年一直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不过有一次喝醉了,差点发生关系。说老实话,如果惠子还是以前那个清兵卫的话,我会爱上他的。不过我对女人一直没有兴趣,何况是从灵魂里就是十足的女人惠子。

 

惠子似乎对我的漫不经心感到不满意,不过因为知道我刚刚被男友抛弃了所以并没有多在意。现在我和惠子都是完全孤立于社会外的个人了,是那种孤独到没有办法向别人解释的状态。“然后,我就看着那双手在墙上游走,像一条鱼一点点游到灰白的陆地上。”惠子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开始一点点滑动,“就是这样咯。”

 

就是这样也好,或者那样也罢。反正我是没有心情听惠子把我夜里叫来说这些。前天早上和我生活三年的男友Derick,一觉醒来竟然就人间蒸发了。生活三年的住所竟然一夜就找不到Derick的踪迹,仿佛这些年是自己幻想出一个男友似的。在日本这个国家对于同志一直是可怕的狭隘观念,本以为可以和Derick一起回到美国结婚,没想到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然后我就看见一个女人拿着一朵粉黄色的花。”惠子把干枯的花放在跳跃起来的蜡烛上燃烧起来,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些干花,每次燃烧起来都会发出淡雅的香味,好像焚起花味的香料一样。“那个女人就那么不为所动地看着手里的花,也许就是那么把花看得干枯掉了。竟然对于墙壁上移动的手一点反应都没有。”惠子收回我肩膀上的手捂丹红色的嘴巴,好像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

 

这个家伙总是这么神经质,如果是个纯粹的男人多好,就可以一直生活在一起。

 

“喂,叫你这个家伙来陪陪我,竟然就是这个态度。”惠子把我低垂的下巴抬起来,冲我笑着,像她家阳台上开放的昙花。

 

“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就那么眼神涣散地看着惠子,想着她还是男人时候的样子。真是很俊俏的男人呀,倒三角的脸型,大大的眼睛,关键有着天然的剑眉。

 

“然后,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惠子像对着镜子说话似的,不顾我木讷的表情,继续绘声绘色地说着,“拿着花的女人身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阴影,看!”惠子把我的脸转向她身后的墙面,然后用左手在墙上舞出飘摇的手影。

“恩。“出于礼貌我还是发出了声音,不过脑子里不停回忆着Derick的样子,以及清兵卫的俊俏脸庞。

 

“知道吗?我在梦里非常确定自己在做着梦。”惠子终于把右手收回,放到跪着的膝盖上,顺势拉了拉起皱的和服。这是一件蓝底梅花的和服,惠子只有在非常重要的场合才会穿上。印象中是惠子第一次以女人的形象出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穿的就是这件和服。

 

“想喝点水。”我把枯树根般的小酒壶头朝下,对惠子示意着可以喝的东西早就空了。

 

惠子无奈的摇摇头,摇曳的烛光让她的影子在墙上像云一样飘散起来。

 

惠子拿了两瓶黑麦啤酒来,是我最喜欢的日升的牌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喝一口冰到心脏都疼的日升黑麦,就什么也可以暂时放下了。

 

“不要一口喝掉哟。”惠子冲我晃了晃啤酒,影子像一个艺妓在跳着舞蹈。

 

为什么要变成女人呢?差一点就说出来,女人有什么好的!

 

啪磁,拉开啤酒的拉环,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冰凉的东西在喉结那里滚动真是舒服极了。

 

“然后我在梦里发现了一件事情。”

 

“咕嘟咕嘟……”忍不住又大口灌起了啤酒,不愧是冰到心脏都疼的日升啤酒呀。

 

“那个男人的手和那个对着花发呆的女人都是自己。”惠子仿佛讲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双手的第一根关节处遮住丹红色的嘴唇。惠子其实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甚至比一般的女人还要动人,尤其是涂着丹红色唇膏的时候。

 

“喂,倒是听我说一下。”惠子终于有点生气了,把我顶住嘴唇的啤酒罐拽走,“我可是梦到自己男人和女人两个状态呀!”

 

我抬头看着和服里的惠子,想,如果我不是那么一个纯粹的男人,也许会爱上惠子。

 

“我心里关于男人的那部分感觉又恢复过来了!”惠子似乎在做出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穿着白色长袜的脚在地板上跺了跺,“也许我又想做男人了。”

 

“什么?”我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男人?”

 

“是的。”惠子说完咬住了嘴唇。

 

我哈哈哈大笑起来,这个百分百女人的家伙竟然做了二十多年女人之后突然说自己又想做男人了,真是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我想到一只妩媚的小黑猫突然张开嘴认真的说,我其实是想做一只凶猛的狗哟。

 

“不要笑。”惠子用脚使劲踢了踢我,看到我捂着腰皱起眉毛,又带着抱歉的神态继续说,“你这个家伙能不能严肃一点。”

 

“你让我怎么严肃?”我捂住被踢疼的腰,这个家伙的脚可是真的很大,45码的脚以及它踢人的力量是惠子身上残留的男人印记吧。想到这个突然伤感起来。当初得知清兵卫想要变成女人的决定后,整个人都处于十分震惊的状态,因为发现深爱着清兵卫的自己打算告诉他自己爱着他,无论做什么都愿意。可是清兵卫那种想要做女人的决心就像突然爆发的火山,岩浆一下融化了自己。只能支持他变成现在的惠子了。

 

“废话!”

 

看着怒目而视的惠子,竟然心疼起这个女人来。毕竟是在社会歧视的目光下努力生活的女人呀。而自己同志的身份也不能帮到她。

 

“那么就在一起吧。”惠子用脚踩着我的大腿说,“就在一起吧。不管怎么样,都是相爱的,不是吗?”

 

这个家伙一定是疯了。或者是自己突然跑到了她的梦里。惠子是那种会不停做各种奇怪梦境的女人。

 

“当初想要做女人就是因为深爱着松岛呀。”眼泪从惠子大大的眼睛里吧嗒吧嗒地低落下来,“现在既然你已经绝望到想要自杀,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在一起呢?”

 

“……”

 

“当然,我确实是一个十足的女人,可为了松岛,做男人做女人其实都无所谓。”

 

烛火发出遇水的刺啦声。我嘴张着,干渴的难受,像一条翻着白眼的鱼。

 

“呜呜呜……”

 

惠子搂住我的脖子,头掩埋在我的怀里哭了起来,我还是那么张着嘴感到窒息,日升啤酒洒了一地,蜡烛不知道什么灭掉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吉他和强生

  

下一篇:情不知说起,一往情深

  

本文标题:之间(奇怪的人)Delan专题一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8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