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上海文学

上海文学

作者:西贝 2016-02-04 01:06 来源:西贝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2月6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和一年其他的日子不同之处在于,我写下了,12月6日,是个特殊的日子。还没有具体的缘由说这个日子特殊在哪里,不

12月6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和一年其他的日子不同之处在于,我写下了,12月6日,是个特殊的日子。

还没有具体的缘由说这个日子特殊在哪里,不过时间会解释一切,不是吗?

既然时间本身已被如此神话,我又那么虔诚地写下,12月6日,是个特殊的日子。那么,当时间流过这里,会像玻璃瓶漂在海面上,终于有了打开的机会,至于什么会从瓶子里出来,那已不是我的问题,时间自会说明一切。

听父母说,我小时候就去过上海,还在弄沙战的轮船上冲着黄浦江撒过尿。按照动物留作标记的方式,这个地方也算是我留过痕迹的了。可江水日夜,不知我的痕迹早已消散在何处。

大四快毕业,站票,夜里的北京到达早上的上海。呆了五天四夜,那是另外的故事

2012年伤害的“银座”还被集装箱环绕,日本的酒吧冷清无人,我的的摩托罗拉小明没有电,只好拿着它在冷清的地方走来走去,等待借助的朋友下班回来。我是一个兜里钥匙哐当响,迷路在上海街头的人。

在KFC给员工电瓶车充电的地方让手机醒过来,让朋友来接我,被七点半的她狠狠训斥一顿。我的沉默让她的怒气不知所措,第二天下午我就又回到了北京。因为一个生日特意赶过来的人,没有和赶过来的原因说声再见,直到今天就再也没见。

我有时候会想起那几天的上海地铁,突然的停车劝告乘客换乘其他交通工具。人走的差不多时,又关上车门什么也没说,就拉着剩下的人到了下一站。我到哪里都好,只是还没确定下一站是不是要下,有没有什么可以看的,在日头熔金的地上上海高楼大厦,行人稀疏。

那个弄堂里掉到地上的花裤头不知到了哪里,角落里扇着阴影的大妈现在冬天不知过的咋样,还是不是有一些韩国人去朝拜当年的韩国办事处……

都不重要了,上海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梦中。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花开如鱼

  

下一篇:偷故事的人(修订版1)

  

本文标题:上海文学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8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