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花开如鱼

花开如鱼

作者:西贝 2016-02-04 01:06 来源:西贝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女孩的眼泪是传说里最美的珍珠,在诞生的时候拥有最圆满的形状。这完美闪耀着晶莹的光,
女孩的眼泪是传说里最美的珍珠,在诞生的时候拥有圆满的形状。

请不要为了这美丽,让女孩落泪。

但,听说,真正的爱都是要哭泣的。

他们说,眼泪是身体的毒素,需要排出。

我喜欢这最毒的美丽。

待飏下,叫人怎飏?

——《西厢记》

 

 

“贾晓,要是每个人都不喜欢你,跟你作对,那也是你咎由自取。”

 

乘着北上的硬座火车,哐当哐当地铁轨声让失眠的每贾晓晃荡一下,耳边就回荡起桃子的话。他用半个月没有修剪的小拇指甲塞进左耳旋转了一下,然后塞进右耳钻了钻,还是没有抠掉耳朵里进进出出的话。

 

盘山而过的火车微微倾斜起来,贾晓感觉身体往左慢慢滑落,就像被雨水浇透的泥块,塌软只是个时间问题。闭上眼睛,顺着耳朵里进进出出的声音感受若即若离的身体,失眠两天的贾晓昏昏沉沉起来,支撑身体的脊椎成了灰蛇蜷曲游走,然后离开肉体的酸臭。贾晓就那么疲软地成了松懈的线条。

 

“讨厌!”

 

最后的意识里听到尖细的声音,黑沉沉的头脑里光线般一闪。然后任由倾斜的身体倒下、倒下……

 

唐飏把UGG棕色雪地靴从脚上往下踹,然后脚尖挑着靴子晃荡三下,左边的靴子飞到鞋架二层,右边的滚翻在鞋架旁边。双手撑在脑后的唐飏眼睛瞟着落在地上的靴子,像看着一只受伤的小猫。

 

“吁……”

 

挤出一口胸中的浊气,斜靠在沙发上的唐飏上下晃动着身体,想要想些什么事情,却眼睛酸痛起来。

 

“嘘……”

 

使劲吸进一口气,胸腔饱满起来,感觉到身体有了力气,交叉在脑后的双手分开撑起身体,光着脚走到了厨房。翻找着厨房食物的唐飏突然想起这两天合租的另外两家搬走了,现在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住在这边,感到逼仄的身体舒畅起来。伸了伸懒腰,左右捂住打哈气的嘴,右手把找到的西红柿放进蓝色洗菜盆里,然后拧开水龙头。唐飏想可以煮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吃。

 

电磁炉很快就把平底锅里的水烧开了,唐飏合上南方人物的杂志放到灶台上,一边往开水里下宽面条,一边想灶台好久没有打扫了,又乱又脏,幸好没有蟑螂什么的。一边搅拌着下锅的面条,唐飏一边笑了起来,合租的几个人基本上都靠外卖解决三餐,要是蟑螂落户这里估计也逃饥荒到了别的地方。

 

唐飏已经在这个三家合租的套间住了两年半了,因为这个地方离学校近,所以合租的邻居多是只住半年的考研学生,或是当做日租房的情侣。邻居变来变去,一开始让唐飏觉得不适应,担心需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消耗时间,但几个邻居一换,发现邻居经常搬动的好处。首先是没有邻居的时候,整个套间就成了私人场所,在拥挤的北京可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地方,哪怕是暂时的,也让唐飏觉得开心。其次,不打算常驻的邻居基本上会窝藏在自己的房间,除了公共区间偶尔打声招呼,不用担心长久住在一起的瓜葛纠纷。何况这里离学校很近,入住的即使是日租的情侣,也是通情达理的人。

 

“吸溜、吸溜”吃着面条的唐飏盯着电脑上的八卦娱乐节目傻傻地看着,膨胀在身体内一天的疲惫被入口的面条热热的柔化了。

  

 

“嗡嗡嗡……”

 

从梦里爬出来的贾晓把手塞到脑袋下面关掉手机,闭合的眼皮后面眼睛睁着,像煮熟而后冷却的鱼眼,向外凸出,想要蹦出因为阳光照射而红透的眼皮。明天就是新年上班第一天了,贾晓顺着脑仁儿的逆时针晃动感到隐隐的不安,又要接着上班的想法让他侧卧起来,想要压着砰砰的心跳再睡一会。

 

闭着眼睛刷着牙的贾晓脑袋晃动,想要摆脱脑袋重重的感觉。双脚不自觉地摇摆起来。哗啦哗啦吐出泛着泡沫的漱口水,贾晓看着镜子里胡子拉碴的自己,想要说句什么,慢慢移动到嘴里的话又被心中晃荡起来的失落感击碎。舌头扫过嘴唇,湿漉漉的嘴唇很快又干得起了皮。北京的冬天,很干。

 

“喂?”

 

“贾晓!记得晚上聚会哈!”

 

“啊。”

 

“不要又不来。一天到晚宅着可不好。”

 

“知道了。”

 

“知道个屁!手机记得充电。晚上七点,东来顺。”

 

“哦。”

 

“哦,哦,哦个屁。挂了。”

 

还没等贾晓做出反应,郑楠就把手机挂了,看着阳台上枯了一半的文竹意识到很久没有打扫过房间了。“呼……”一屁股坐起来,郑楠拍了拍屁股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发现还有两个干瘪像老头脸的苹果。肚子咕噜叫了声,郑楠摇了摇头一口咬掉苹果一半。

 

吃完两个干瘪的苹果,郑楠觉得整个人清醒过来了。一路脱光衣服走到淋浴头下时扫了一眼墙上的钟,11:30,在见贾晓之前还有半天的时间需要消磨掉。

 

喜欢滚烫的水流冲刷身体的郑楠哼着歌,热气很快浓厚到眼睛睁不开。呸得吐掉流到嘴里的洗发水,把水温调低把整张脸对着浴头的郑楠屏住呼吸想像着河水里阳光流动的情景。水就那么喷射在脸上,然后顺着身体舒缓的线条流淌,最后汇聚在灰白瓷砖上点动的脚趾处。

 

郑楠感受着脚底水不规则的流动,想起十岁时候掉到河里的情景。那时候,他还在南方的家乡,一个被山与河流环绕的乡村,十岁的时候他陪着妈妈在河边洗衣服,然后脚一滑跌倒水里。他看着头顶光线闪耀着流动,手脚并用想要抓住光线爬到水面上,可一直下沉下沉。不过郑楠那时候明明知道自己如果就这么下沉的话就会死去,却没有感到死亡的痛苦,甚至在手脚挣扎过程中感到一种宁静,一种即将溶化到水中的宁静。如果不是妈妈跳到水中把自己捞上来,也许就真的溶入水中了。郑楠甩了甩头,温热的水珠碰撞在淡蓝色的玻璃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擦着头发的郑楠就那么一丝不挂的站在阳台上,感受着照耀在身上的阳关一点点堆积起温度,仿佛无法触摸到的阳光在开始温暖起来的皮肤上有了重量。抖了抖腿,郑楠想要吹个口哨,却只是发出了嘘嘘的声音。郑楠拍了拍脑门,嘲笑起自己不会吹口哨还总是下意识就嘬起嘴唇发出嘘嘘声,就像不会游泳还总是幻想着在河里游来游去。

 

“好天气呀!”

 

郑楠穿好衣服抽出书架上的《白痴》,坐到阳台上的躺椅上,随手翻动起来,又突然好奇贾晓现在在做什么事情。

 

和贾晓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

 

郑楠索性合上书闭起眼睛完全躺倒,左手在厚厚的书上拍着,想着三年前酒吧的事情。

 

 

“嗡嗡嗡……”

 

从梦里爬出来的贾晓把手塞到脑袋下面关掉手机,闭合的眼皮后面眼睛睁着,像煮熟而后冷却的鱼眼,向外凸出,想要蹦出因为阳光照射而红透的眼皮。明天就是新年上班第一天了,贾晓顺着脑仁儿的逆时针晃动感到隐隐的不安,又要接着上班的想法让他侧卧起来,想要压着砰砰的心跳再睡一会。

 

闭着眼睛刷着牙的贾晓脑袋晃动,想要摆脱脑袋重重的感觉。双脚不自觉地摇摆起来。哗啦哗啦吐出泛着泡沫的漱口水,贾晓看着镜子里胡子拉碴的自己,想要说句什么,慢慢移动到嘴里的话又被心中晃荡起来的失落感击碎。舌头扫过嘴唇,湿漉漉的嘴唇很快又干得起了皮。北京的冬天,很干。

 

“喂?”

 

“贾晓!记得晚上聚会哈!”

 

“啊。”

 

“不要又不来。一天到晚宅着可不好。”

 

“知道了。”

 

“知道个屁!手机记得充电。晚上七点,东来顺。”

 

“哦。”

 

“哦,哦,哦个屁。挂了。”

 

还没等贾晓做出反应,郑楠就把手机挂了,看着阳台上枯了一半的文竹意识到很久没有打扫过房间了。“呼……”一屁股坐起来,郑楠拍了拍屁股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发现还有两个干瘪像老头脸的苹果。肚子咕噜叫了声,郑楠摇了摇头一口咬掉苹果一半。

 

吃完两个干瘪的苹果,郑楠觉得整个人清醒过来了。一路脱光衣服走到淋浴头下时扫了一眼墙上的钟,11:30,在见贾晓之前还有半天的时间需要消磨掉。

 

喜欢滚烫的水流冲刷身体的郑楠哼着歌,热气很快浓厚到眼睛睁不开。呸得吐掉流到嘴里的洗发水,把水温调低把整张脸对着浴头的郑楠屏住呼吸想像着河水里阳光流动的情景。水就那么喷射在脸上,然后顺着身体舒缓的线条流淌,最后汇聚在灰白瓷砖上点动的脚趾处。

 

郑楠感受着脚底水不规则的流动,想起十岁时候掉到河里的情景。那时候,他还在南方的家乡,一个被山与河流环绕的乡村,十岁的时候他陪着妈妈在河边洗衣服,然后脚一滑跌倒水里。他看着头顶光线闪耀着流动,手脚并用想要抓住光线爬到水面上,可一直下沉下沉。不过郑楠那时候明明知道自己如果就这么下沉的话就会死去,却没有感到死亡的痛苦,甚至在手脚挣扎过程中感到一种宁静,一种即将溶化到水中的宁静。如果不是妈妈跳到水中把自己捞上来,也许就真的溶入水中了。郑楠甩了甩头,温热的水珠碰撞在淡蓝色的玻璃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擦着头发的郑楠就那么一丝不挂的站在阳台上,感受着照耀在身上的阳关一点点堆积起温度,仿佛无法触摸到的阳光在开始温暖起来的皮肤上有了重量。抖了抖腿,郑楠想要吹个口哨,却只是发出了嘘嘘的声音。郑楠拍了拍脑门,嘲笑起自己不会吹口哨还总是下意识就嘬起嘴唇发出嘘嘘声,就像不会游泳还总是幻想着在河里游来游去。

 

“好天气呀!”

 

郑楠穿好衣服抽出书架上的《白痴》,坐到阳台上的躺椅上,随手翻动起来,又突然好奇贾晓现在在做什么事情。

 

和贾晓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

 

郑楠索性合上书闭起眼睛完全躺倒,左手在厚厚的书上拍着,想着三年前酒吧的事V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非学非志

  

下一篇:上海文学

  

本文标题:花开如鱼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8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