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猎尸者

猎尸者

作者:西贝 2016-02-04 01:02 来源:西贝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们的敌人是什么?不是活人,乃是野兽与死鬼,附在许多活人身上的野兽与死鬼。——周作人《我们的敌人》黄昏是我开始醒来的时候,看着猎尸所
我们的敌人是什么?

不是活人,乃是野兽与死鬼,附在许多活人身上的野兽与死鬼。

——周作人《我们的敌人》

黄昏是我开始醒来的时候,看着猎尸所前芦苇荡里就要睡去的太阳,我的意识如四野里的风带着黑暗汇聚到脑海里。当眼睛完全适应黑暗的时候,我就该出发了。暮秋是一年中最适合我的季节,可以随手在行动起来前掐一根甜甜的细芦苇放在嘴里,像抽一根细长烟般走到夜里。

毕业之后去了一家猎头公司,每天除了统计数据帮助师父打印收集资料外,就是编制各种相似的理由给各家目标公司打电话,以套出客户需要的人才联系方式。然后师父就会电话联系这些混得不错的人,用客户提供的条件来诱惑他们跳槽。已经实习半年才获得工作机会,但上班之后看着已经工作四年的师父在这个闭合的职业发展轨迹里,除了骗人的手段更高明更自信,和我也没有区别。我越来越感到压抑,在早起挤地铁天黑挤地铁的来回机械运动后,终于决定放弃这个工作。

就在我放弃这份工作的时候,开始上网搜集工作信息,发现有地方招募夜班守卫人。虽然招聘信息上没有给出具体的工作信息,但招聘信息中的关键词吸引了辞职无着落的我。

需要和优秀的团队一起执行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如果你不想在朝九晚五的工作里消耗掉生命,这里是你可以试试的地方。我们需要的是可以共同实现目标的合作者!……薪酬丰厚……时间自由……

为什么不去试试呢,于是我后来就过上了从夜里开始的生活,和一些奇怪的人住在了这座城市的边缘,一个有芦苇荡,可以听风奔跑呼啸的地方。

阿玉和阿勇是白天的搭档。阿玉寻找可疑的目标,然后阿勇就去侦查,再然后大力就会寻找事件对应的“尸体”,最后就是我和师父去解决问题。至于我们的头?我还没有达到去见他的级别,师父也很少提及,每次问师父,他都顾左右言其他。

阿玉是个多动症患者,她一刻也不能停止运动,不管是思想还是身体,这份需要不断在茫茫人海寻找的工作很适合一刻不能停歇下来的她。师父说是头儿在精神病医院把阿玉带回来的,同样的经历还有阿玉的搭档阿勇。不过刚好相反,阿勇是个自闭症患者,永远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但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把阿玉搜集回来的资料分析比较,然后列出一大堆让我们头晕的细节。有时候看着他们两个一个安静地分析来分析去,一个不停动来动去,觉得他们很般配。不过一个没有办法建立自己稳定的世界,一个从自己的世界里出不来。两个配合默契的人,却相隔遥远。

大力哥一身肌肉,却沉默寡言,好像所有的话还没到嘴边就已经消化在肌肉里了。他除了健身就是看书,看一些稀奇古怪我听到没听过的书。师父说他原来是太平间的保安,干瘦干瘦,刚来时候光着的头好像被什么东西胡乱地按来按去坑坑洼洼的,但来了以后就开始疯狂建起身来。除了还是不爱说话外,唯一还是老样子的就是,如果仔细看他的长长的脸是歪向左边的,好像看书时候用手摸着下巴,摸久摸歪的。我和师父的事情就是根据大力找到的“尸体”,去处理掉问题。

这个城市繁华的背面人心的怨气,每个人似乎都有无法满足不了的欲望,这种欲望激发着人的不满情绪,那些带着憎恨情绪死去的人会借着这些积攒下来的怨气重新回到人间作乱。但光有怨气作为通道是不行的,还要有甘愿放弃生命满足一时所需的人和场所,他们从这些人和场所的细缝中钻出来依附在事物或人的内心来扰乱正常的秩序。我们的存在,就是政府秘密设立的众多地下组织之一,猎尸所。我们这些被叫做猎尸者的,寻找出有悖于秩序的所在,然后用各种方法消灭作乱的怨灵。

师父说我之所以被招入,一是他要退休了,一是我和他一样都没有找到人生的意义,这样的人最适合做猎尸者,因为怨灵拿那些没有人生意义的没有办法,不知道从哪里去干扰他们迷茫的心智。连自己都无法认清的东西,他者怎么可能通过你去了解呢。师父因为即将要找到人生的定位,所以不再适合呆下去了。可他就像没有告诉我他自己是怎么加入的那样,也只字未提找到的人生定位是什么。

这一次阿玉发现的地方是个打印店,年轻夫妻两人挣到钱在学校周边开了一个小小的打印店。为了挣得多点,用的材料都是有害健康的,最近从他们那里打印书籍的学生都出现了注意力分散精神恍惚的现象,更有甚者出现自杀和暴力的倾向。阿勇根据这些情况发现,打印出来的书内容和应该出现的方式不一样,好像散着劣质油墨味道的字自己活了过来,可以自行组合,变成蛊惑人心的语句段落。一本一本书比较过后,发现带着怨气的油墨组合成不同的言情故事,让阅读的人在不知不觉中被故事左右。

大力利用所里的数据库,和自己工作前的渠道发现最近有几个女孩跳楼自杀,她们共同的特征是,年轻感情失意,以言情小说中恋情失败后的极端方式自杀。

“为什么要找这家打印店呀,师父?”

“拿健康生命去换暂时维持生活的钱财,就是一种牺牲的方式。那对年轻夫妇也是没有办法才在气味难闻的地方工作吧,他们对自己现在的健康放弃了,只是努力让自己不饿,为小孩创建希望。这就是一种牺牲。”

“所以怨灵就借着怨气跑到他们那里,然后融化在油墨里?”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村上,村上

  

下一篇:读书栏目

  

本文标题:猎尸者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7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