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关于写作

关于写作

作者:西贝 2016-02-04 01:01 来源:西贝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写作是痛苦的,是在和自己决裂,无法让人相信的是每一次写作都是内在死亡的过程。快乐也好,痛苦也罢,让自己满意的作品应该是向死而生的,如同雏鹰学
写作是痛苦的,是在和自己决裂,无法让人相信的是每一次写作都是内在死亡的过程。快乐也好,痛苦也罢,让自己满意的作品应该是向死而生的,如同雏鹰学会飞翔的过程,或者鹰第二次获得生命的过程。

我的文学导师,让我有机会认识自己的,是一位善良而倔强的女人。我所不能理解的事还有很多,比如手上的香烟,比如未曾经历的岁月。

我想,等到哪一天我可以和自己和解,我就可以客观的描述看到的世界,而不是现在这般看着世界然后说出的只是心里的想法。

我告诉喜欢摄影的朋友,我在经历着自我焦虑的过程,她传来了这组照片,说美总是残忍里开出的伤口。封面里的主人公让我想起很多个失眠的夜晚,幻想出的色彩。

当你没有办法掌握自己的时候,就去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吧。

我总是这么不自信,然后一点点努力地前行。

这丰富的痛苦让我痛苦的丰富起来。

文字的良心

作者 | 苏珊·桑塔格

我们为文字苦恼,我们这些作家,文字有所表。文字有所指。文字是箭。插在现实厚皮上的箭,文字愈有影响力,愈普遍,就愈像一个个房间或一条条隧道。它们可以扩张,或塌陷。它们可以充满霉味。它们会时常提醒我们,其他房间,我们更愿意住在或以为我们已经住在那些其他房间,可能存在着一些我们丧失居住的艺术或居住的智慧的空间。最终,那些充满精神涵义的容量,由于我们再也不知道如何去居住,于是被弃置,用木板钉上、关闭。

(作家是“深入浅出”)

我觉得,大多数人所说的“和平”,是指胜利。胜利在他们那边。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和平”;而对其他人来说,和平则是指失败。

原则上,和平是大家所渴望的,但是,如是和平需要放弃合法权利,如是这种不可接受的观念为大家所接受,那么最貌似有理的做法将是诉诸少于全部手段的战争。这样一来,呼吁和平就会让人觉得如果不是欺骗性的,也肯定是不成熟的。和平变成一个人们再也不知道该如何居住的空间。和平必须再移居,再开拓殖民地……

而我们所说的“荣誉”又是指什么呢?

荣誉作为检验个人行为的严厉标准,似乎已属于某个遥远的年代。但是授予荣誉的习惯——讨好我们自己和讨好彼此——却继续盛行。

授予某个荣誉,意味着确认某个被视为获普遍认同的标准。接受一个荣誉意味着片刻相信这是一个人应得的。(一个人最应说的合乎礼仪的话,是自己配不上。)拒绝人家给予的荣誉,则似乎是粗鲁、孤僻和虚伪的。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所不知道的

  

下一篇:陷落

  

本文标题:关于写作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6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