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世界上最独特的爱情(完)

世界上最独特的爱情(完)

作者:康若雪 2016-02-04 01:00 来源:康若雪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2010年夏天,我行走在厦门,住进了朋友的‘花样年华’青年旅社。旅社近海,在环海大道边的一个巷子里。进旅社,到大厅,就可以看到墙壁上挂了
一:

2010年夏天,我行走在厦门,住进了朋友的‘花样年华’青年旅社。旅社近海,在环海大道边的一个巷子里。

进旅社,到大厅,就可以看到墙壁上挂了各种各样的图片。其中有科本·科特、阿尔·帕西诺、苏菲·玛索这样的明星,也有马尔克斯、王小波这样的作家,当然还有那些世界著名旅游胜地的风景照。在这些图片的正上方,还写有这样的诗句:

‘一生浮萍,此处为归程。’

而这家旅社的老板,即我的朋友,就是师城,和他的女友尹梦惠。

这是周围唯一一家以主题命名的旅社。主题是朋友热爱的那些小说。整个旅社一共有六十六个房间,每一个房间名都是一部小说的名字。比如《马丁·伊登》、《广岛之恋》、《夜色温柔》、《千鹤》等。其中,有四十六个大学宿舍式的房间,是上下铺,带单独的卫生间。另外有十五个情侣套间,五个单身小公寓似的房间。这家旅社的特色还在于情侣套间和单身小公寓的每一个房间的构造都是不一样的。这种不一样主要体现在床的构造上。床有各种不同形状,比如圆形、平行四边形、船形等。与此同时的,被子的颜色也各不一样。

尹梦惠安排我住在三楼的单身小公寓里,我选择了最外面近海的那一间(房间名为《琴声如诉》)。我的房间的床为船形。

二:

回忆起来,那是我整个行走旅程的第二个月了。我一路由南到北,在北京呆了十二天,又从华北平原南下,到达上海,然后沿着海岸线到了厦门。

在厦门的第二个星期,青旅住进来一个女孩。她穿灰色的T恤,淡灰的短裤,皮肤已经略微晒黑。由于戴一副墨镜,不能看清她完整的面容。当她走进来,要去到前台登记时,我刚好骑着山地车要出去。在青旅门口,我们打了一个照面。她背着青蓝相间的大旅行包,包里塞得鼓鼓的。她身上有古吉普赛人般的流浪气质。我和她擦肩而过,之后,忍不住又回头看了她一眼。

第二天是周六,那天夜晚,庭院里正在放安东尼奥尼的《云上的日子》。我从自行车店回来,然后跑去看电影。庭院里,除了一对情侣,一对母女,就只有女孩一个人。我坐在女孩旁边的藤椅上。我们两人默默地看完了整部电影。等电影放完,女孩仍旧那么静坐着。情侣走了,母女也走了,尹梦惠给我们打了招呼,把放映机收起来也就离开了庭院。

月华初上,照在庭院,留下斑驳光影。我转头,看见女孩淡雅的侧脸。那一刻她如月般安静。

“你还好?”我主动问她。

“恩,还好。”没有迟疑的回答。

沉默短暂如秋草。两个人,需要一种共同语言。

“我喜欢第一个片段。” 我说。《云上的日子》一共分为四个片段。

“我喜欢它的名字。也喜欢苏菲·玛索。”她答。

“名字也有叫做‘在云端上的情与欲。’”

“在云端上的情与欲。”她重复到。

“我也喜欢苏菲·玛索。”

“其实我也最喜欢第一段。”

我们有默契地微笑了一下,再没有说什么话。月色撩人,又有海风阵阵吹来。夏末的不知名的花香夹杂在空气里。我已经记不起自己那样坐了多久才离去。我离去时,女孩还是那样静坐着。

第二天凌晨,我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前台查看女孩的名字。还是将她的名字写出来吧:沐媛君。我轻易地想到了元稹的诗句‘半缘修道半缘君’。我念一遍,再念一遍。一字之差,但读法是一样的。媛君,再细细地读,她的称呼就进入了脑海,然后轻声呼唤她。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捐精记

  

下一篇:骑行滇藏线五六事

  

本文标题:世界上最独特的爱情(完)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5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