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同时有两条蛇进入刘晓娟的身体

同时有两条蛇进入刘晓娟的身体

作者:康若雪 2016-02-04 01:00 来源:康若雪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这是刘晓娟连续第五次坐这个车了。在五个星期之前的周末,除非有急事,刘晓娟很少去长沙。她宁愿待在湘阴,一个人听听音乐,看看书,或者是和关系较好的同事一起去逛超市,看电影。在这连续五次去长沙之前,她去长沙是为了去湖南大学参加一个会计考试。就是在考完试后待在咖啡馆的时间里,她遇到了林白。
  刘晓娟又看了一眼手表。时针指向3:58。这已经是她这个下午第六次看手表了。她轻叹了一声,发了会儿呆,接着站起身,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时,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她抹了抹眉毛,又捏了捏鼻子,然后对着镜子笑了笑。虽有些微皱纹在眼角留了下来,但自己仍是好看的,她愉快地回到了办公室的座位上。

  下班是在4:50。公司提前了四十分钟下班。刘晓娟快步回到了公司给自己安排的宿舍。她放下包,脱掉衣服,淋了个澡。把身体擦干净后,换上一条崭新的内裤,然后穿好干净的衣服。她在镜子前微微化了妆,然后背上挎包,关好门,走到公司门口。

  公司的大巴车正等在门口。那是公司为了周末要去长沙的员工所备的车。公司是大型公司,最近几年发展迅速,收益极好,听说已经筹备上市事宜了。刘晓娟所在的地方,是公司的一个分部,建在岳阳湘阴县,距离长沙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车上已经快坐满了公司的员工。没有一个人认识刘晓娟,她默默地走到倒数第二排坐了下来。湘阴偏,熟人少,这正是刘晓娟当初选择来这里工作的原因。和李峰的恋情结束后,她一心要找的就是这么一个算是隔绝的地方。

  这是刘晓娟连续第五次坐这个车了。在五个星期之前的周末,除非有急事,刘晓娟很少去长沙。她宁愿待在湘阴,一个人听听音乐,看看书,或者是和关系较好的同事一起去逛超市,看电影。在这连续五次去长沙之前,她去长沙是为了去湖南大学参加一个会计考试。就是在考完试后待在咖啡馆的时间里,她遇到了林白。

  车启动了,刘晓娟看手表,刚刚是六点。天边正是一抹残阳。已是冬初了,日头黑得早。刘晓娟给林白发了个短信:我出发了。几秒之后,她收到回信:好的,等你。

  刘晓娟看着短信,微微一笑,说不出是喜悦还是悲伤。这五次,她和林白都是这么同样的对话。甚至标点符号都一模一样。罢了,别多想了,等见到他之后,把要说的话都说了吧,刘晓娟这样安慰自己。然后她戴上了耳机听歌。当Damien Rice的声音传进来的时候,刘晓娟闭上了眼,把身子往背后的椅子上斜靠着。

  大巴车在长沙汽车西站停车,刘晓娟下了车,找到902路公交车。车等了三分钟才发车。车启动时,刘晓娟又给林白发了短信:我上公交车了。几秒之后,她收到回信:好的,我去公交车站接你。又是同样的对话,像是自动设置一样。

  公交车走了37分钟就到了锦绣潇湘这一站。刘晓娟走下公交车,一眼就看到了林白。他戴一顶鸭舌帽,正在抽烟。刘晓娟摘掉耳机。林白也看见她了,把还很长的一支烟丢在地下,用脚踩灭,然后向刘晓娟走过来。刘晓娟也走过去。两个人轻轻地拥抱了一下。

  “累吗?”松开拥抱后,林白问到。

  “还好。”刘晓娟答道。

  又是同样的对话。

  “这次到得要早一些。”林白说。

  “噢,今天四点多就没事了,就下班了。”

  “你身上好香。”

  “来之前淋了个澡。”

  “想吃什么呢?”

  “都可以哇。”

  这样聊着的时候,两人已经走到了天马小区门口。小区埃着湖南大学,因而有着各种便宜的餐馆。两人一边走一边看,最终一人吃了一份黄焖鸡米饭。吃完后,就回到林白租住的17栋的顶层小屋。

  林白打开门。两人走进去,关好门,就急不可耐地接起吻来。吻了两三分钟,林白的手开始游走在刘晓娟的各处。刘晓娟想忍住呻吟声,但还是没能够。林白听到她的呻吟声大了,就把她抱到床上,一边继续吻着,一边脱了刘晓娟的衣裤。

  林白进入时,刘晓娟又不可阻挡地想起了李峰的身体来。她闭上了眼睛。林白?李峰?林白?李峰?......就像同时有两条蛇钻入她身体里一样。她狠抓着林白的手臂,带着痛苦的快感,大声呻吟。

  两人完事后,林白坐在床沿抽烟。刘晓娟从欲仙欲死中活了过来,全身又渐有了些力气,她把身子挪了挪,把头靠在林白的大腿上。

  “这次,感觉怎样呢?”林白问她。

  “又更加舒服了。这样下去,可该怎么办呀?!”

  刘晓娟这样回答完之后,林白挠挠她的头。

  “这样,难道不开心吗?”林白问。

  “我也不知道。”

  “做爱的时候,还是总想着他?”

  隔了好几十秒,刘晓娟才轻轻嗯了声。

  林白把烟头按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

  “你呢,有想她吗?”

  “偶尔有,”林白答道,接着又点了根烟,继续说,“真是该死啊!”

  “我先去洗个澡。”沉默了几分钟后,刘晓娟把头离开林白的腿,站了起来。

  “好。”林白说。

  刘晓娟赤裸着走进浴室。她开足了热水,任热水淋遍了自己全身。他想起了之前和李峰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时,她和李峰总是一起洗澡。李峰会很耐心地用沐浴露为她洗净身上的每一处地方。李峰是她大学同院的同学,大一的时候两人就恋爱。大一下学期,李峰成了她的第一个男人。这样一直到大学毕业,两人因为毕业后的打算问题,把之前积累的矛盾一下子全勾了出来,就分手了。

  后来很长一段日子,她白日里什么也不能静心去做,夜里就以泪洗面。直到去了湘阴,情况才稍有好转。

  想到这些,刘晓娟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那泪水,随着热水,从刘晓娟的身体流向地面。

  洗完澡,刘晓娟裹着浴巾出来时,林白又在抽烟。

  “给我一只,我也想抽。”刘晓娟说。

  “一个女孩,抽什么烟呀。”

  “你别管,给我一根就好了。”

  林白斜眼看了看她,还是递给了她一支烟。她点燃,含在嘴里,呛了一口,又继续抽起来。

  “没想到你抽烟的样子也这么迷人。”林白紧盯着她看。

  “有吗?哪里迷人了?”

  “像是上个世纪上海舞厅里的舞女。”

  “我可没有那么妖娆性感。”

  “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被你迷到了。”

  “你是说在雕刻时光咖啡馆里吗?”

  “是啊,你那么好看,却又那么孤单。”

  “如果我不好看,你是不是就不会主动找我说话?”

  “很有可能。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你那么可怜。我那时候也没打算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我自己的可怜。同是天涯沦落人,说的就是我们吧?”

  “也谈不上可怜。世界上失恋过的人到处都是。”

  “可是两个都失恋的人,每次见面做爱,都不停歇地聊前男友前女友这种事,总不会到处都是吧?”

  “孽缘吧,你觉得呢?”

  “我怕自己会爱上你。”

  “怎么可能。你明明还爱着她。”

  “你会爱上我吗?”

  “不要说这些哇。”

  “对不起。”他说。

  林白抽完了烟。

  “那我也去洗个澡,”他昂起头说。

  她点点头。

  他站起身,一边摇头,一边往浴室走去。

  刘晓娟看着林白的身影消失在客厅里,又听到浴室哗哗的水声。她一下子又想起林白和李峰的身体。林白是瘦的,一米七的身高,只一百零几斤的体重。李峰高大,一米八多点,一百八十斤。林白体寒,身上冷冷的。李峰体热,是她那时候的暖炉。其它呢?林白在床上更加温柔耐心,而李峰,多少有些急促。林白的技巧令人赞叹,每次都能让她获得高潮,而李峰,虽然也让她快乐,但总也冲不上那个顶峰。这可能和林白已经29岁了有关吧。他一定拥有过不少女人,刘晓娟这样猜想。但林白又是痴情的,不然又为何对他称为婷儿的女人总是念念不忘呢?

  刘晓娟第一次在咖啡馆见到林白的时候,林白也还沉浸在失去婷儿的巨大伤痛中。两个陌生人,在咖啡馆靠窗的座位上,聊了大半个下午,说得都是彼此失去的感情。后来天黑了,刘晓娟要赶回湘阴,林白就把她送到了汽车西站,并要了她的电话号码。之后,每到晚上,林白都会给她打来一个电话。直到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林白邀请她去长沙,去看他。那个周五,她没去。可是周六的时候,她还是去了。那个周六夜晚,林白成了她的第二个男人。他刚进入她的身体时,她想起李峰,一下子哭了起来。他有些惊慌失措,忙拔了出来,安慰她。后来,他一直抱着她。他们又说起了过去。她说她的李峰。他说他的婷儿。两人不厌其烦,甚至是痴迷般地说下去,直到半夜。第二天凌晨,两人才成事。一成事,林白就让刘晓娟全身痉挛。那个样子,让刘晓娟吓了一跳,后来她就忍不住地吻了林白。

  刘晓娟越这样想越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五周了,自己这五周来的生活好像都是为了来和林白睡觉。每次周日刚一回到湘阴,就在盼望着周五快点到来,然后在六点钟坐上两个多小时的车,来到林白的小屋。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她又想起自己在这次来之前的下午下定的决心:告诉林白自己要离开他。可是,真的能离开吗?会不会,自己爱上林白了?

  刘晓娟骂了一句自己,走到床边,从林白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燃,抽起来。

  浴室哗哗的水声仍旧响个不停。

  刘晓娟斜靠在床上,猛地抽烟。她又突然想起了大学三年级的春节。那时已经放假回家了。她和李峰在电话里吵了架,她气愤地挂了电话。五个多小时之后,李峰却出现在了她家门口,喊着她的名字。刘晓娟立马从屋内跑出来,李峰一看到她,就跪在她面前,抱着她的腿,带着哭腔说:“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离开我,都是我的错。”刘晓娟的父母也出来了。爱热闹的邻居也出来了。刘晓娟就把李峰扶起来了,说自己不生气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做完了,我活够了。如果还有力气,我会哭。我与你们告别。——波拉尼奥。

  

下一篇:被嫌弃的张雷的一生

  

本文标题:同时有两条蛇进入刘晓娟的身体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5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