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边城我的爱

我的边城我的爱

作者:康若雪 2016-02-04 01:00 来源:康若雪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在湖南西北边界,有一座小县,叫做桑植县。县处于武陵山脉上,又有澧水发源于此。山连绵无尽头,水绕山,曲曲折折。山中多葱茏古树,也有奇形怪
一:

在湖南西北边界,有一座小县,叫做桑植县。

县处于武陵山脉上,又有澧水发源于此。山连绵无尽头,水绕山,曲曲折折。山中多葱茏古树,也有奇形怪石、山野小兽,水间则清澈透亮,鱼虾戏于其中。住在这山水中的淳朴人民,就或把木屋修在山间的丘陵上,或沿河修筑吊脚楼。

澧水从地底泉水发源,浩荡往东北方向而去,约一百公里后,就到了澧源镇,这里就是县城所在地了。整个县城沿澧水而修,只孤零零一条长街。长街上,布满了商店、酒楼、银行等,还有一家新华书店、一家转角报刊亭、一家‘桑植电影院’。在县城,唯一的1路公交车来回奔走,若是路上有乘客招手,司机就立马踩了刹车,乘客缓缓上了车,还和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些家长里短。

出租车也有,两元钱上车,乘客可以随意到县城内的任何地方。长街走完,过一座孤桥,孤桥左手侧,有一所新修的高中,叫做桑植一中。

在桑植一中的行政楼一楼的最右边,有一个书店。书店只有二十来平米,由两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开办。

书店里除了书,还卖一些文具和小饰品。书的大部分是和高考有关的试卷、资料等。剩余的,则是我的‘精神家园’。我第一次阅读到纪伯伦、亨利·米勒、纳博科夫、大江健三郎等作家的作品都是在那里。

二:

我叫南子。十五岁的时候,我就在桑植一中读高中。那时候,是2003年。

高一上学期将完的时候,天猛地就冷了,来书店一边享受空调的温暖一边看书的学生也多了起来。

我常常待在其中,后来,发现一个女孩也总是在那里。大多时候,她都蹲在墙角安静地看着书。偶尔,她会拿着笔,在纸上胡乱地写着些什么。

不多久,在教学楼的三层,我也看到了她的身影。

她从我隔壁教室欢闹地走出来,后面跟了好几个男孩女孩。她们打打闹闹,又进了教室。那时候,我在1班,隔壁就是2班。这之后,我向同学打听到了她的姓名,她叫兰诗雨。

后来有一次,我在教室外面的走廊的廊檐发呆,又看到了她,她也碰巧看到了我。我们惊奇地笑了笑。

再次在书店碰到,两个人会彼此打招呼,在教学楼的三层碰见,彼此也会微笑致意。她个子小巧,活泼好动,和她们班上的男孩女孩都玩得欢快,在走廊常常能看见她笑着闹着的身影。

有时候我在走廊,故意看她,她就害羞地扭着头,一径小跑就回到了她的教室。

到了高二,文理分科,我选了文科。按学校的安排,三个实验班分成两个理科班,一个文科班。理科班为1班3班,文科班则为2班。

于是,我就去了2班。当我走进教室时,我看到了兰诗雨。我心里喜了一下。她看到我,也回我以微笑。

而更加巧合的是,那天晚上,班主任分班,我和兰诗雨竟成了同桌。

就像许多学生时代的故事都从同桌开始,我和兰诗雨的故事也因成为同桌而快速往前了。我和她日渐亲密起来。我们还时而开些玩笑,打打闹闹。

不到一个月,两个人就熟如兄妹。

等我们从学业中空闲下来,我们就常常一起结伴去书店里看书。后来我读到李清照《金石录后序》里有写:“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

”,心中窃喜。这是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曾有的幸福生活。我与兰诗雨当然要简单的多。当时她16岁,我17岁。

我们既非情侣,也想不出‘赌书消得泼茶香’这样的戏。我们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起,痴迷一样地看书,等看累了就相互说书里的故事,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两人才匆忙往教室奔去。

我们还常常走很远,沿着澧水河岸散步。河两边并没有什么特定的风光,政府也并未修筑风光带,河岸沿途还有一些大石块或不好走过去的烂泥。

但我们就那么欢快地走着,笑着,直到日头落下来,就回到长街。我们去‘桑植电影院’看电影。电影院已经很破旧了,里面大约能待一百人。电影院会放一些上映了许久的新电影,没有影片可排时,就会轮番地播放老式的港片、经典的好莱坞电影。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坐在自己的湖泊上,想起你

  

下一篇:秋凉好读书

  

本文标题:我的边城我的爱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5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